第八章 林火

从那天起,每过一两个月,老亭长的白发小哥就会下山,到山脚下唯一的饭馆里面白吃他一顿,再带着几十斤的干粮肉食回山。直到两年之后,一连等了三四个月的老亭长却再没见到白发小哥的踪影。
就在老亭长以为白发小哥死在了燕山上,半是唏嘘半是窃喜的时候,吴勉已经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苗疆。两个月之前,他就将所有竹简上面记录的术法融会贯通,决定离开这里,去寻找下一个地图之前,吴勉心中略有不安,再次检查了这个山洞之后,竟然在装着竹简的最后一个石洞里面,又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瓷瓶。里面装着四颗鸽子蛋大小的蜡丸。捏碎了一个之后,露出来里面黑色的药丸。
吴勉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长生不老的丹药。但是不明白徐福把丹药留在这里是何用意,不过既然发现了,就没有不带走的道理。吴勉又翻查了山洞,再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事物之后,便带着几块金饼和长生不老的药丸离开了这里。
第二张地图的位置在当地的一片森林当中。吴勉已经在这里转悠了七八天,还没有找到地图上面标注的位置。
这里常年雨水茂盛,一些不常走的路已经被新生长灌木覆盖住,和吴勉脑中记忆的地图完全对不上号。吴勉带的干粮已经吃完,一两天之内再找不到地图上标注的位置,就只有先回到外面的乡镇,补充食物之后再来了。
一想到这里,吴勉的心中便有些浮躁,没有注意到脚下。跨过一道裸露的树根之后,突然脚下有了异物感,随后就听见“咔吧”一声,一个巨大的扑兽夹从地面翻了起来,吴勉的注意力寻找地图上的道路,完全没有防备之下,夹子两端的铁齿死死咬住了他的小腿。
虽然吴勉现在是长生不老之身,但是身体受伤之后带来的痛苦却一点也没有减弱。被夹住的小腿已经一片血肉模糊,就在他忍着剧痛,准备将铁夹子掰开的时候,身后响起来一阵脚步之声。
吴勉心里猛起了一个念头:难不成这是匪人设的机关来图财害命?随着身后的脚步声音越来越近,吴勉索性靠着树干坐在地上,装作受伤之后不知所措。暗中防备,要看看身后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
身后跑过来的是三四个赤裸着上身的精壮汉子,为首的一人四十多岁的年纪,见到吴勉被扑兽夹咬住血淋淋的小腿,就是一皱眉。当下跑到吴勉的身前,两只手握住铁夹子的两端,用力掰开一道可以将小腿伸出来的缝隙。
这人先是冲着吴勉喊出一串唔哩唔图的言语,见到吴勉听不明白,才改了有些生涩的官话说道:“你,腿出来”
吴勉摇了摇头,‘虚弱’的说道:“腿上没有知觉,动不了”
这人又是一皱眉,对着自己身后几人喊了句吴勉听不懂的话。马上又有一个人跑了过来,将吴勉的腿从扑兽夹里面抬了出来。
为首的汉子查看了吴勉的伤口之后,对他说道:“伤得重、你、我们那里养伤、好了、再走。”说完,也不等吴勉答不答应,直接把他背起来,他们在这片森林里面是走惯了的,东拐西拐的走了大半个时辰,隐约的听到了一阵流水声,越往前走这声音越大。当穿过一片灌木丛之后,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几十丈的瀑布出现在吴勉的面前。
在瀑布下面的水潭旁,为首的汉子给吴勉简单清洗了伤口。吴勉使了一个小小的幻术,在这些人的眼里,他腿上的伤势没有丝毫好转的态势。顺着水潭一路向上游走去,走了没有多久,穿过了一片竹林之后,便到了一座山寨之中。
见到这几个汉子回来之后,村寨里面的男男女女都出来和这几个人打了招呼,只是见到吴勉腿上的伤口,都是一脸惊讶的神色。
将吴勉安置在一座竹楼之后,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被带到了这里。看样子老头子算是当地的大夫,查看了吴勉的伤势之后,老头子冲着带头的汉子说了一大串吴勉听不懂的话,带头的汉子答应了一声,随后连说带比划的对着吴勉说道:“大夫说、没有大事、上药、半个月就好了”
带头汉子说话的时候,老大夫在自己背着的竹篓里面扒拉出来几种草药。放在嘴里嚼碎了之后,糊在了吴勉腿上的伤口之处。这草药冰冰凉凉的,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看着老大夫留下几种草药之后,就离开了这里。带头的汉子才指着自己的胸口,对着吴勉说道:“我、林火、你住这里、吃的、我、送来”
吴勉看着带头的汉子,说道:“你叫林火?刚才伤了我的那个夹子,是你们的人埋的?”
林火官话说的虽然不好,但是听懂却绝对不是问题。他一边比划一边说道:“套野猪的、不是套人的、人不用夹子、直接打死的……”
既然短期之内找不到地图标记的入口,吴勉索性就留在了这里。他所在的村子连同附近的几个村落都是苗人居住的苗寨,苗人平时的生活也很简单,除了耕种之外,就是组织村子里的男人上山打猎。所捕获的猎物归全村所有,由村里的长老平均分成若干等份,除了敬神的之外,会按着每户分给全村的人。
当地的苗人对吴勉还算不错,每次捕获的猎物加上地里的农作物都会算上他一份。村子里的长老亲自来过寻问起吴勉的来历,他只推说是给大矿商找矿的,上山迷了方向才到了这里,结果还被林火他们设的扑兽夹所伤。吴勉自小是方士出身,对矿石草药的知之甚详,从他的话里也找不到什么纰漏。
吴勉‘养伤’的日子里,林火几乎天天的过来看他。一来二去的,这两人到交上了朋友。因为是他误伤了吴勉,林火对吴勉很是有一份愧疚之情,加上对有些官话的词义不太明白。所以吴勉平时说话带出来些许的尖酸刻薄,林火倒也没怎么在意了。
林火的官话是跟着往来这里的汉人货商学的,当初就是为了讨价还价用的。接触了吴勉这段时间,他的官话水平已经有了显著的提高。
吴勉是按着伤筋动骨一百天来计算自己的康复日子,在教林火说官话的时候,他也询问过关于第二张地图的位置。想不到林火自己不知道也算了,他帮着吴勉问了村子里上了年纪的老人,就连这些老人也没有听说过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吴勉是彻底的没有了办法,只能先在苗寨里面待着,反正他的时间有的是,在附近转悠几年,总有发现蛛丝马迹的机会。
转眼间,三个多月过去,吴勉给外人的感觉是好的差不多了。就在他想怎么样才能说服林火,继续的在村寨里多待几天的时候,林火先是风风火火的跑到吴勉的竹楼里,对着他说道:“吴兄弟,准备一下,今天晚上是我们十三家苗寨迎巫祖的日子,按规矩,只要在苗寨的人,不管是主是客,都要去的。弄不好你可能就是下一代的巫祖!”
关于巫祖的事情吴勉多少知道一点,这是苗疆一代所奉信的神明。巫祖和中原宗教的神明不一样,它是活人成神,生前指派好下一代的继承者。在肉身死亡之前,魂魄会和指定好的继承人合为一体,从而诞生下一代的巫祖。这和中原宗教的夺舍还不一样。是两个魂魄合体,衍生出来一个新的魂魄,接着继承者的肉身存活而已。
吴勉本来没有心思看这个热闹,但是林火是本着一定要把人拉去得目地来的。为这还带着自己的外甥,一个叫做杨枭的年轻人一起来的。吴勉被缠的实在是没有办法,最后索性答应了林火,晚上去看看巫祖长得什么样子。
第七章 弑虎回目录 第九章 巫祖(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