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归不归

开始还只是偷偷摸摸的小范围传播,后来看到大方师不跟他一般见识,归不归便直接添油加醋的见人就说,不管是真是假,甚至有些他自己的事情都按在了徐福的身上。终于,徐福被惹毛了,大方师将归不归踢出了方士的门墙。就这样归不归索性破罐子破摔,虽然出了方士的圈子,但是他也有大把的徒子徒孙孝敬。衣食不愁之余,他竟以败坏徐福的名声为终生职业,开始大规模的造谣散布不利于大方师名声的事情。
在这之后不久的一天,归不归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于离家万里之遥的苗疆。他穿着睡觉的衣服,光着脚站在一座山上。他尝试着运用遁法离开这里,但是这时才发现术法竟然使不出来,身上的力量在他睡着的时候已经被封印了起来。这么多年来,归不归用尽了各种办法,也还是无法破解这个封印。要不然也不会挨了吴勉这两个耳光。
归不归也明白这个徐福在惩罚他,无奈之下,也只能咬着牙一步一步的走回去。但是就在他走到山脚的时候,另外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归不归竟然无法从这座山里走出去。山脚周围都有一层看不见的墙将他限制在山里的范围之内,归不归围着这座山转了一圈,最后都被这层看不见的墙挡了回来。
就在归不归围着这座山转悠的时候,也遇见了几个苗人,不过这些苗人就像是看不到他一样,任凭归不归摆出什么古怪的姿势,苗人们都没有一点回应。到了这个时候,归不归终于知道徐福是被他惹毛了,竟然运用神通,将自己囚禁在这座大山中的另外一层空间中。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归不归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凭他自己的力量出山的想法。只盼望着有一天徐福会自己消了气,重新把他放出山来。就算原本的本事找不回来了也无所谓,只要能重获自由,就谢天谢地了。
不过转眼之间,一百多年过去了,归不归就这么一直耗在这座山上。终于有一天,还是在他在睡梦之中,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悸。惊醒之后,就看见徐福站在他的身边,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归不归。
这时归不归虽然醒了,不过身体却被禁锢住了。眼睁睁的看着徐福,想开口乞求放他出山,但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现在给你两条路走,”徐福看着归不归说道:“一是你继续待在这里,反正你的寿数没有尽头,继续待在这里,再看上千八百年的花落花开,磨磨你的性子也好。二是等几年之后,我让一个人过来,那个人会继承我那颗种子,有那颗种子作媒介,他就会把你放出去。但是出去之后就要一直跟着他。我会给他几幅地图,也许还会把解开封印你的法子也藏在几幅地图里面。怎么样,想好选几了吗?”
说到最后几句话的时候,徐福身后在归不归的脸上抹了一把。虽然身体还是动不了,但是归不归已经感觉到说话不是问题了,当下生怕徐福会后悔,可着嗓子大吼了一个字:“二!!!”这个字喊出来,硬生生震得大方师退了一步,而始作俑者也被自己这一嗓子吓了一跳,他再次一睁眼,天上月朗星稀,哪里有什么徐福的影子?
刚才是做梦?现在的归不归就连是真实还是梦境都分不清楚。但是就在他准备要起身的时候,归不归猛地发现旁边的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双清晰的鞋印,他睡觉之前还什么都没有的。
自此,归不归算是信了,他天天的在山上来回的徘徊,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个能把他救出来的人早点来到。直到吴勉上山,他那一头雪白的头发一眼就吸引住了归不归的眼球。不知道为什么,归不归竟然按耐住了出去的冲动,躲在自己的空间里面开始观察起白头发的年轻人来,当然,为了这个最后换回来两个大嘴巴。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还是有点事情想不通,他看着归不归说道:“那么大方师给我的地图呢?为什么地图上的位置我根本就找不到?是我记错了,还是这几年这里的地形发生了什么变化?”
归不归打了个哈哈,贼兮兮地对着吴勉说道:“地图本来就是假的,根本就没有那个位置,你拿什么去找?你要做到的只是到达这片区域,然后再由我考虑,你是不是能把我救出去的那个人,现在看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吴勉看了一眼这个老得不像样子,还不着调的归不归,用他那特有的声调说道:“现在呢?要怎么才能出去?需要我做什么吗?”
“现在暂时什么都不做”归不归眯缝着眼睛看向空间之外的‘林火’看去,嘴里同时说道:“这个附在别人身体里面的贼骨头差不多也到了强弩之末了,等他坚持不住回到苗寨之后,我再告诉你怎么离开这里的法子”
几乎就在归不归说话的同时,‘林火’那边也出了变化,他的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差一点摔倒在地。虽然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但是鼻洼鬓角已经见了汗。而且手脚也不由自主的抖动了起来,嘴角不停的流出来白沫子。
“废物!废物!”‘林火’对着空气大吼了一阵之后,继续说道:“再坚持一会,你只要再坚持一个火把点起来的功夫,我就能马上找到他!”可惜这个身体已经不由他控制了,话音刚刚落下之时,他突然猛的张嘴“哇”的一声,将胃里的东西吐了一个干干净净。吐完之后‘林火’的身子突然倒地,不由自注的颤抖起来。
和吴勉之前猜想的一样,林火的身子和巫祖的魂魄开始剧烈的排斥起来。片刻之后,‘林火’的身体里面分离出来了一个薄薄的人影。影子有些恋恋不舍离开了林火的身体,又围着大榕树转了一圈之后,才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影子消失之后不久,林火的挣扎着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犹豫了一下之后,不再理会巫祖要求继续找吴勉的下落。身子一转,跌跌撞撞的顺着来时的道路跑了下去。
“成了,碍眼的家伙都走了”归不归看着林火的背影,嘴里面对着吴勉说道:“你先出去,然后把我拉出去就好了”
按着归不归的法子,吴勉先出去,随后将拉着他的胳膊,老得不像样子的老家伙拉了出去。
重建天日之后,归不归对着天空一阵狂笑。吴勉一直等着他笑完之后,才斜着眼看着对归不归说道:“发泄完了吗?现在我去找林火和巫祖算算这笔账,你是跟着我一起过去呢?还是要在这里再发泄一会。”
归不归呲牙一笑,说道:“你去哪里我不拦着,但是现在你最好哪里都不要去,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吴勉不解的看着归不归,没等他开口,归不归指着地面某处的水洼说道:“先找个水洼当镜子用,看看你的相貌之后再说吧。”
吴勉皱着眉头看了这个老家伙一眼,说到:“关我的相貌什么事?你到底想说什么……把话说清楚……”
看着吴勉莫名其妙的眼神,归不归反而愣了一下,有些心虚挠了挠头皮,眨巴眨巴眼睛说道:“你就没觉得这身体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比如疲惫劳乏什么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