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遇故人

归不归陪着笑脸说道:“巫祖那个小娃娃不重要,他和你不一样。你有大把的时间成长,早晚会变成他连做梦都会吓醒的大人物。到那个时候你回来报着一刀之仇,比喝酒吃饭还要简单。现在头疼的是广孝,以那个小兔崽子的个性,吃了这么大的亏,一定会回来报仇。到时候看见巫祖和姓林的小子已经尸横遍地,按着他的思路想,一定是你杀人灭口的。那个小兔崽子是有点小聪明的,这个连徐福都是认得的。只要留下一点蛛丝马迹,他就能顺着找到你的行踪。说句不好听的话,你现在遇上他真的白给啊”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就一直冷冷的看着,等到他说完之后,吴勉才说道:“广孝回来一样会对付巫祖和林火,到时候他们也会把蛛丝马迹透露出去。”
“未必”看到吴勉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点,起码能听得他解释,归不归心里就多少有了点底。
再说话的时候也有了底气,他眯缝眼睛说道:“他们历代巫祖也不是白吃饭的,就为了防着这样的事情,刚才看到没有,那些苗人已经退到了瀑布后面的山洞里面。在山洞里面的祭坛中下了机关。里面有几道下了咒法的万斤石,真砸下来也够广孝喝一壶的。”
听了归不归的这番话之后,吴勉默不作声的看着面前老家伙怀里的铁疙瘩,看的归不归刚刚安稳得心又提了起来。半晌之后,吴勉突然说道:“那几条赢鱼呢?”
归不归眨了眨眼睛,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石槽我实在抱不动,里面的赢鱼被我顺着瀑布放到水潭中了。不过你放心,只要有水,赢鱼不管在哪里都没有……”
归不归的话只说了一半,吴勉已经走到他的身边,伸手在铁疙瘩上面摸了一下。就在吴勉的手接触到铁石的一刹那,他的手上浮现出来一道电弧。经由铁石的传导,归不归没有悬念的倒在地上抽搐起来。耳边传来吴勉慢悠悠的声音:“谁让你自己做主来着……”
两个月个月之后,距离此地千里之遥的军事重镇灞上,出现了一老一少两个怪异的人。说他俩怪异,是因为小的那个人也就二十多岁的年纪,但是他满头的发丝已经变得雪白。年纪大的那个已经看不出来岁数了,看上去满脸的皱纹,说他一百都是年轻的。
这两人的关系也有些琢磨不透,说二人是主仆吧,他俩的表情来看,只能是一位少爷带着一个老家人出游。但是老的那个实在太老,谁出门会带这样一个大半个身子已经入土的老棺材瓤子?但是说他俩是爷孙又不太像,当爷爷的反倒给孙子陪着笑脸,而当孙子的那个又理直气壮的给爷爷脸色看。
这怪异的两人正是吴勉和归不归。他二人得目的地是不远处的秦都咸阳,但是现在困在灞上进退不得。自打三年前始皇帝驾崩之后,整个大秦皇朝便成了一幅乱象。天下群雄并起,几年前还牢不可破的大秦朝现在已经摇摇欲坠。
现在灞上城外密密麻麻驻扎着沛公刘邦的人马,为防秦军细作,灞上城已经戒严,归不归和吴勉二人好容易才找到客栈,花了十余倍的房资才算住了下来。
如果只有吴勉一人还好办,随便找一天月飞风高的晚上,就能运用徐福传下来的术法离开灞上直达咸阳。但是身边有一个老拖油瓶,归不归现在除了一些简单的法阵之外,再没有任何的本事。由于他的拖累,吴勉也只能陪着这个老家伙,被困灞上城了。
就在两人被困在这里的第十天中午,客栈外面突然有人疾呼:“沛公进城了!大家都去看啊……沛公进城了,大家都去迎接啊,去的早有赏啊……”
归不归是个喜动不喜静的,听到沛公刘邦进城的消息马上就要拉着吴勉出去看景。依着吴勉的本意,本来不想出去招事。但是这些日子也是被憋得有些闷了,加上客栈中不断有人跑出去迎接沛公,心中也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能把大秦朝逼到这个份上。当下和归不归一起,走到城中主街之时,正看到有一大队人马正浩浩荡荡的向着这边走来。
在前后左右几队军士的簇拥之下,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骑在马上从迎接的人流中间穿过,看样子这人就是沛公刘邦无疑,几乎将秦朝灭亡的人这么看着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刘邦一边前行,一边和身后的部下说笑着。就在吴勉觉得无聊,准备回到客栈继续想法子出城的时候,刘邦一行人马中的中后部有一人现出了身形。
吴勉见到这人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趁着那人还没有注意到他,将外衣脱了下来,套在自己的头上,遮住了那一头醒目的白发。吴勉见到的这人一身方士打扮,正一脸媚笑的对前面的将军说着什么,全然没有注意到混在迎接百姓人群中,正冷眼望着他的吴勉。
吴勉的异常举动很快的引起了归不归的注意,他顺着吴勉目光注视的位置看去,看了一眼骑在马上的方士之后,凑到吴勉的耳边,小声的嘀咕道:“一个小方士嘛,看不出来有什么了不起的。怎么,你认识他?”
吴勉低着头,尽量不引起那个方士的注意,嘴里咬着牙回答归不归,说道:“当初我差点死在这个小方士的手里,要不是他,我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说到这里,吴勉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正从他身边路过的方士,等到方士走远之后,看着他的背影,说道:“想不到始皇帝的方士总管现在都投靠了沛公,看来大秦是真的不行了“
吴勉见到的这位熟人,正是三年多之前,差点用剧毒的丹药害死他的那位皇宫方士总管。想不到再见面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刘邦的人,看这人的样子似乎比以前比秦朝方士总管的时候也差不多。
当天晚上,在内城之中的一间偏营里,当初大秦皇宫的那位方士总管大人正躺在榻上盘算着下一步的出路。三年前沙丘城之变,始皇帝驾崩。赵高串通李斯秘不发丧,篡改了始皇帝遗诏,迫使太子扶苏自杀,立少子胡亥为二世皇。事成之后,赵高便开始大肆捕杀沙丘城之变的有关人士。
总管大人善于察言观色,在赵高动手之前便察觉到了危险。趁着秦二世登基有些混乱的场合,借机逃出了咸阳,找了一处偏僻的所在藏匿了起来。不久之后就群雄并起,天下大乱。总管大人不甘心就这么缩头缩脚的藏一辈子,审视了时局之后,他便考虑去投奔一方势力
本来一开始,总管大人是奔着西楚霸王项羽去的。谁能想到项羽那厮根本就不信方士之术,只把他当成了一个酒宴之中用来取乐的杂耍儿。每次楚霸王喝的微醺之后,都会把他喊出来:“来,变戏法的。给本王变些果子醒酒……”弄得总管大人每次去见楚霸王之时,袖子里不塞十几个桃子,心里就没有底。
这样的日子过了不久,便是项羽、刘邦两军会盟。在当晚的酒宴上,总管大人遇到了他日后的金主—沛公刘邦。相较项羽而言,刘邦倒是对方士之说非常的感兴趣,又听说这位在酒席宴间变桃子的就是当年秦皇宫里面的方士总管,当下借了几分酒意遮脸,开口向项羽要了这位总管大人。几杯酒下肚,楚霸王也好说话:“都是自家兄弟,要就带走,不就是几筐桃子的事儿嘛……”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