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总按大人的桃子

到了刘邦的帐下之后不久,正赶上刘邦爱妃戚夫人的旧疾复发,沛公派出人马找遍了附近的名医也没有医治好。而总管大人擅长的就是祈福和炼丹制药,服下了他亲自炼制的药石,总管大人又一连三天为戚夫人祈福。到了第三天的头上,老天爷还真开了眼,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戚夫人竟然知道了饿。米粥喂下去之后脸上也慢慢的有了血色。
调养了一个多月之后,戚夫人的身体总算恢复如初,沛公大喜,许了总管大人一个都尉的官职。想当初总管大人在秦皇宫里也是吃过见过的主,一个小小的都尉还没有放在他的眼里。他正筹划着是不是使点损招,让刘邦的正妻吕氏也病上一场,治好了小妾得了一个都尉,治好了正妻当初的方士总管是不是也快回来了?不过要是直接赌把大的,治好了刘邦会这么样呢……
就在总管大人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房门突然被一阵怪风吹开。房门打在门框上的声音吓了他一跳,转眼向门口看过去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衣的白发男人已经走了进来。
这人进来之后也不说话,拉了张椅子坐在总管大人的榻前,就这么一直盯着他,嘴角翘起,露出他那特有的冷笑,笑容里面夹杂着目空一切的表情。
勉!总管大人一眼就认出了来人。不过他三年多以前就已经死了,当时自己还亲手试过这人的脉搏,后来还亲眼看着军士把他埋了。过了三年多,这人应该已经化成了白骨。为什么现在会变了一头白发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他是鬼,来找我报仇的!他上看不到有阴气外泄,大概是因为这小子生前是方士出身,多少应该知道一点箍住阴气的法门。
总管大人心中给他定了性,不过他的脸上却表现出和这个‘结果’不一样的表情。他心中暗暗地嘀咕道:如果是人,当初害的人家那么惨,现在也许还会怕忌讳几分,但如果是鬼,那就算他倒霉了,方士爷爷什么都怕,还就是不怕这样的邪祟。
总管大人掐了一个法决,狞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小兔崽子,死的不服气是吧?想回来找总管爷爷报仇?可惜你忘了爷爷是干什么的,真是瞎了你的狗……”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对面这个白头发小鬼的手里突然浮现出来一道电弧的光芒,耳畔听到最后一句话:“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讨人厌……”随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总管大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这里黑漆漆的一片,完全辨别不了是个什么所在。总管大人被绑在一根柱子上面,绑着他的绳子有点邪乎。他尝试着挣扎了几十次,也没有挣脱绳索的束缚。
在这样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当中,时间一长,总管大人就越发的心神不宁。他越胡思乱想,心里越是心慌。最后索性大声的呼喊道:“有人吗?随便是谁,说句话就行!不说话出个声也行!哪怕过来打我一顿我都认了!”
这几句刚刚说完,总管大人的身前突然响起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早这么说不就得了?就等你这句话了”总管大人的脑门上突然一阵剧痛,随后眼前一黑,再次的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总管大人被一阵说话的声音吵醒。说话的是两人,其中一个熟悉而刻薄的声音说道:“还好你没有打死他,要不然我这口气就要落在你身上了。”
随后,刚刚听过那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这个准头我老人家还是有的,要不是怕他招人来,我也不想动手,你也知道,我老人家现在是有力使不出……不过话说回来,我也没有想到你能咽下这口气。要你命的人都能放了,这也不是你的性格嘛”
之前那个年轻一点的声音说道:“你好像很熟悉我的性格嘛“说到这里,年轻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空气中响起来一阵滋滋啦啦的声音,紧接着马上又响起来一阵快速的脚步移动声。总管大人偷眼一看,这时已经有了光亮,就见一个老迈的身影已经跑远,随后年轻的声音冷笑了一声,在他的身后说道:“你要装死到什么时候?”
这时,一股凉气直冲方式总管的脑仁,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转头的时候,正和一个早就该死了的白发男人对视了一眼。
那个叫做勉的男人冲着他翘了翘嘴角,眉毛一挑,说道:“总管大人,还记得皇宫怎么走吗?
总管大人这时的心已经突突成了一团,他现在明白过吴勉是个大活人,是回来找他报仇来了。只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小宫奴怎么会死而复生,而且还学会了这些惊人的术法。不过有一件事总管大人还是明白的,既然吴勉没有死,那么现在要死的就是他了。想到这里,总管大人浑身的肌肉就哆嗦了起来,张嘴想要求饶,但是话到了嗓子眼里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在问你的话,还记得皇宫怎么走吗?有点礼貌回答一句可以吗?”吴勉冷冰冰的重复了一句,看着总管大人已经哆嗦成了一团,要不是有绳子帮着,这时候他已经趴到地上了。
吴勉哼了一声,刚要开口再问。不远处突然又响起来归不归的声音:“问话也是一种学问,你继续这么问下去,这个小王八蛋早晚拉裤子里。就算你能憋着气不闻,那股味道也会粘在你的衣服上。想想那味道……”说到这里,归不归挤眉弄眼的做出一个恶心的表情。
归不归这几句让吴勉把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他扭脸看了老家伙一眼,看了半晌之后,突然说道:“你问他……”归不归怔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向着吴勉说道:“我问……问什么?”
吴勉在地上找到一根烧了一半的柴火,走到归不归的身前,也不客气,直接将老家伙衣服的前襟撕了下来。归不归一咧嘴,嘴里嘀咕道:“不用这么麻烦,你说一句,我自己就脱了”
吴勉也不理他,用柴火烧焦的一头在上面画出半幅地图。画完之后将这半幅地图交给了归不归,老家伙接过地图看了几眼之后就将地图在总管大人的眼前展开,说道:“来,看看,只要你能说清楚这是哪里,老爷爷我就送你回家……”
他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就见总管大人的嘴一咧,嚎啕大哭起来:“饶我一命吧……看在我上有六十多岁老娘的份上……我这些年攒的家底都给你们,只求能饶了我这一条贱命”就在他哭号的同时,空气中突然冒出来一股恶臭的味道。归不归捂住鼻子踹了总管大人一脚:“不是送你回老家!”
感觉到不对的时候,吴勉身子一晃,几道残影过后人已经到了屋子的外面。现场只留下他的声音:“老不死的,你继续……”
归不归很是纠结得回头望了望吴勉消失的位置,等他再转回来的时候,屏着呼吸在总管大人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刚刚开了个头之后,总管大人的悲声便已经止住,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吴勉现在的大概方向。归不归继续的说着,总管大人惊愕的眼睛就越睁越大。一直等老家伙说完,他才说道:“还真有这样的人?那徐……大方师还出海做什么?”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