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镇国祭坛

吴勉走到井边向下看了半晌,凭他的眼里,除了杂草丛生之外,再看不到任何可疑的事物。这时总管大人也乍着胆子凑了过来,他在另一边扒着井口看了半天,随后站起来,他没敢招惹吴勉,只能回头冲着归不归说道:“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长生不来的仙丹真藏在这里?”
而归不归正环抱着双臂没有搭理他的意思,这个老家伙似乎是对这口旱井的兴趣并不大,只是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吴勉,好像在等这个白头发的小家伙开口询问为什么找不到地图上面的入口。
但是吴勉也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看了一阵子之后,抬起头来将目光转向了归不归,就这么一直的盯着他,就是不首先开口询问。吴勉和归不归就这么一直对视着,两人都不说话,难为了趴在井口的总管大人。
总管大人左右看了看两人,看到他俩都没有说话的意思,最后忍不住说道:“那什么,天可是快亮了……”这句话说完之后,第一个说话的是归不归,他冲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你不问吗?”
吴勉挑了挑眉毛,回答道:“你不说吗?”说话的时候,他的身上隐隐出现了几道电弧都光芒,但是说完之后,电弧便消失不见。
归不归哈哈一笑,说道:“算了,抻不过你,我认了”说这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向着吴勉这边走过来,走到旱井边上看了一眼井下的景象,口中继续说道:“这里面算是徐福老家伙的手笔了,不过那个老家伙胆子也真是大,竟然敢把下面的镇国祭坛改做他的道房……”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总管大人的脸色就已经变了,他不由自主的插话说道:“你说下面的是镇国祭坛吗?不可能……当时我也在,那么大的场面我不可能不知道”
“你以为徐福的大方师是白叫的吗?不想让你看到的话,祭坛摆在面前你都看不到”归不归白了总管大人一眼,随后不再理会他,将注意力转到吴勉的脸上,继续说道:“三十三口水井,单单泄了这口井里的水,这就是破了三三无尽的术法”
说到这里,他突然转头看了看总管大人,呲着牙冲他一笑,说道:“把手给我,让你见识点好东西“说话的时候,他一只手伸进了怀里,好像要掏什么出来。
这是明摆要给他便宜的架势,总管大人没有丝毫的犹豫,陪着笑脸将手伸了过去。没想到归不归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的手掌拉到了井口的上端,还没等总管大人反应过来,就见归不归伸进怀里的手已经伸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归不归手中的正是当日林火留在吴勉胸口的那把匕首,只见刀光一闪,总管大人的掌心纵贯纹理被割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总管大人大惊之下想要缩手,却被面前这个老得不像话得的归不归死死攥住,不让他的手掌离开井口范围之内半分。
好在也不需要多少鲜血,片刻之后归不归就松了手。总管大人呲牙咧嘴的将手掌缩了回来,看了一眼归不归,又看了看吴勉,长出了口气之后,将已经到了嗓子眼里骂人的话又咽了回去。
归不归没有搭理他,重新看了一眼井下的景象,随后转回身来,对着吴勉笑道:“门我是替你打开了,至于走不走就看你的了”
吴勉侧头看了看井下的样子,就见之前下面的杂草已经全部干枯,露出来下面石台上的一串咒文。隐隐有黑气顺着咒文的笔画冒了出来,看完之后,吴勉抬头和归不归对视了一眼,随后转头看着总管大人说道:“你,先下去”
总管大人怎么说也是先朝皇宫里面的方士头目,就算比不得吴勉,但是也能马上就看出来井下的异象。按以往的经验来看,这种被大方士隐藏起来的所在,九成都暗藏着极强大的阵法机关。只要一个不留神误中阵法,命丧当场都算是好的,运气差一点怕是直接就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了。以后能不能长生不老先两说,起码现在可不能把命丢了。
愣愣的看了井底半晌,总管大人还是没有下去的胆子。他苦着脸转头看向归不归,盼望着这个老家伙能替自己说两句好话。没想到归不归就像算准了一样,就在总管大人转过头的同时,那个老家伙已经仰头看向夜空,还装模作样的手搭凉棚,好像在这满天的繁星中看出了什么名堂,一边对天仰望,一边嘴里自言自语的嘀咕道:“扫把星冲宫,今天晚上要出大事啊……”就在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一颗橘红色的流星划过漆黑的天空,一路向西最后消失在在夜空之中。
天空中突然出现的异象让总管大人更是心慌起来,他磕磕巴巴的说道:“其……其实吧……我那个方……方士总管是花钱买的,别指望……”
他的话还没有说,就觉得自己的脖子一紧,有人在背后掐住了他的脖子,总管大人的两脚腾空,背后那人竟然将他提了起来,随后响起来吴勉那冷冰冰的声音,说道:“不要叫,把眼睛闭上,马上就到了……”吴勉说这话的时候,他人已经站到了井沿上,掐着总管大人的脖子将他顺进了井中。
总管大人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后“咚!”的一声,人已经到了井下。好在吴勉不是大头向下将他扔下来,但是就这样也摔了总管大人一个人仰马翻,也是他的运气好,这井下还算宽阔,否则随便在那里磕碰一下,也能让总管大人头破血流。
不过就是这样也让总管大人懵了一阵,等他刚刚明白过来之后,就听见头顶上吴勉说道:“睡醒了吗?醒了就起来找入口……”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又响起来归不归那苍老的声音,说道:“别光看脚下,顺着井壁的石缝找,这种道房是预备着以后有人进来的,一定有什么可以进出的机关。不要碰凹进去的石头!你的术法阵法是师娘教的吗?那么明显的拘魂阵都看不出来吗?谁让你碰凸出来的石头了!你师娘没教过你那个叫做鳌阵吗?”
归不归在上面一通嚷嚷,让总管大人慌手慌脚的,根本找不到敢下手的地方。他左顾右盼想在井壁上想找一块既不凹也不凸的石头,可惜放眼望去,这下面哪里有那么一块规规矩矩的石头?
总管大人最后实在受不了,仰脸冲着井上面的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说道:“要不你谁下来一趟?我是真的眼花了,别没找到入口,在再引发了阵法机关。”
归不归大概是玩够了,笑了一声之后,对着井下喊道:“在离地三尺的高度范围内去找,徐福的习惯是阴阳相扣,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被石头挡住的,看着不对的地方?”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总管大人直接跪在地上,转了一圈之后,突然大声喊道:“有了!这里有巴掌大小的一块石头,不凹也不凸,光滑的就跟铜镜一样!”
趴在井沿上面的归不归有些显摆得看了吴勉一眼,冲着他做了一个鬼脸之后,又对着井底的总管大人说道:“就它了,你对着这块石头使劲踹一脚。记得小心点啊,别碰到上下左右的石头,可别说我老人家没提醒你,周围的石头叫做不世阵。把他们踹错了位置,你下辈子就别想投胎了,这一世就是你的终点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