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最后一击

可惜,时间已经容不得吴勉多想,众活尸再次向他围拢过来。而且就在吴勉看着唯一一具陶俑愣神的功夫,已经有活尸拦住了通往甬道那边的去路。转瞬之间,四周围的活尸再次冲着他扑了过来,而这次吴勉已经不可能接着电弧脱身,也没有时间给他使用遁法。
眼看着潮水一样的活尸就要把吴勉吞没之时。吴勉突然跳了起来,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对着唯一的陶俑位置,将手中的匕首甩了出去。几乎就在匕首出手的一刹那,已经有活尸将他拉了下来,随后吴勉便淹没在几百具活尸之中。
吴勉已经看不到匕首出手之后的结果,就在他以为这次断无生理的时候,耳轮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嘣!”
众活尸层层压摞,转眼之间,就像一座山一样将吴勉埋在了最下面。吴勉已经做好被撕咬的准备,但是和他预想的不一样,这些活尸在一瞬间突然变得僵直起来,都保持着呲牙咧嘴的表情,却再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吴勉试探着触碰了一下压在他身上最近的活尸,那感觉和触碰到普通的死人没有什么区别,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看来是最后的那一下子有了作用,这时吴勉才算长出了口气,看来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本来这时候吴勉应该从活尸堆里爬出来,但是现在的他已经完全脱力,别说是爬出来了,就连翻个身都做不到。就只能盼着甬道外面的归不归能看清这里面的情况,让这个老家伙来把他拖出去了。
吴勉被压在活尸堆里没有多久,就听见一阵脚步声响。本来以为这是归不归过来救他的。但是想不到这脚步声在他周围转了一圈之后,竟然越走越远,最后似乎是停在一个什么位置上,彻底的消失了。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这时早已经开始呼救,但是吴勉的性格,就算死在当场,也做不出来主动喊人求救这样的事情。
但是过了半晌之后,再没有听见还有什么异常的响动。就在吴勉的耐心消失地差不多,准备开口骂人的时候,他周围的位置突然多了一些响动。随后,吴勉身上的压力开始慢慢减轻。终于在半柱香的时间之后,吴勉身上最后一具活尸被人一脚踹开,一张老脸对着他伸了过来,嬉皮笑脸的说道:“我来的及时吧,怎么样?把刚才的帐抹了?”
吴勉斜着眼看了看归不归,缓了一口气之后,才说道:“你还想让我这样躺多久?你最好有点思想准备,我躺了多久,你以后就要躺多久”
归不归咧了咧嘴,苦笑了一下之后,将吴勉搀扶了起来。他嘴里嘀咕道:“你这是知道我不敢得罪你,就吃定我了”
现在的吴勉浑身上下就像散架了一样,还在不停的打着哆嗦。如果不是有归不归在搀扶着,他连爬都爬不起来。看着吴勉的样子,归不归说道:“你这是耗力耗得太猛了,没什么大事,不过也要修养一阵子才能复原过来”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环顾了一圈满地都是被吴勉肢解的活尸残肢之后,才再次说道:“不过这样也说得过去了,这里起码有一半的活尸都被你解决掉了,最后还破了阵胆。不是我说,再过几年,恐怕就连广字辈的那几块料也不是你的对手了”
归不归说这话的时候,吴勉正在盯在刚才最后那一具陶俑。这具陶俑的大半部分还在地面上杵着,陶俑的头部连同里面的活尸脑袋已经一起爆开,如同墨色一般的黑血放射性得喷了满地。
吴勉本来还想要过去看看清楚,但是却被归不归拦住,老家伙说道:“没什么好看的,用作阵胆得活尸都是灌了尸毒的。就算毒不死你,难受个把月也是跑不了的。没事的话,还是不要过去招惹的好”
吴勉知道归不归还不至于在这件事上骗自己,现在听他的,避一避的好。在这个老家伙的搀扶之下,吴勉开始向着祭坛中心走过去。这片区域里面空空荡荡的,一般的祭坛里面设置的祭台,神像之类的这里统统都没有。
吴勉看了一眼正扶着他的归不归,联想到之前听到的异常响动,心里基本上猜到了这个老东西刚才都干了什么。快走到祭坛中心的时候,吴勉突然停住了脚步,伸手在归不归面前一摊,说道:“拿来吧……”
归不归愣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吴勉,说道:“你要什么?起码也要说明白吧?”
“你刚才忙活了半天,就是去找大方师留下来的东西了吧?”吴勉看着归不归一脸不解的样子,继续说道:“刚才这一路上,除了这些陶俑活尸之外,基本上你都猜对了。这世上最了解大方师的,恐怕也就是你了。所以他才把你留在第二幅地图里面,让你给我做向导,方便我找到后面几幅地图的位置”
吴勉说完之后,老家伙归不归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道:“除了第一句话之外,基本上你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但是谁说—徐福会把留下来的东西放在这里了”
看着吴勉眉头深锁的样子,归不归又是哈哈的一笑,接着说道:“不过这事也怨不得你,像镇国祭坛这样的高深阵法,平时你也接触不到。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就简单和你说几句。这个阵法是一吞六的格局,明白了吗?镇国祭坛镇的不是大秦,而是其他六国,这个位置算起来,应该就是楚国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松开了搀着吴勉的手,他自己捡起来一块陶俑的碎片,又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了几步,停下脚步之后,回头看了看吴勉,说道:“刚才也是那个小方士的命大,走了一半就被活尸逼回来了,要不然现在给他收尸都没有机会”说完之后,只见归不归将手中的陶俑碎片扔到了前面七八尺的位置。惊异的一幕出现了,这块碎片竟然慢悠悠的沉入到了‘地下’。
吴勉也是极聪明的人,归不归说到这里镇得是其他六国的时候,他就隐约猜到了是什么情况。现在看到陶俑碎片沉入‘地下’,他本来紧缩的眉头反而舒展开来,看着已经恢复平静的地面,嘴里向归不归问道:“水银……以水银筑地,这里面埋得是什么?”
吴勉的话让归不归有些措手不及,他本来已经想好了词,要在这个小家伙的面前显摆一下,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吴勉只看了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归不归有些惊讶的看着吴勉,说道:“看不出来你的眼这么毒……不错,这一丈见方的下面,都灌注了水银。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水银里面埋着得是楚国的王鼎。王鼎不见天日,秦就会永远压楚……”
归不归还没有说完,吴勉突然想到了什么,马上打断了老家活的话,说道:“你刚才说这里是一吞六的格局,也就是说,还有五个一模一样偏坛?”
“哈哈哈,孺子可教”归不归干笑了一声,说道:“镇国祭坛的主坛在中间,其余六个偏坛环绕四周。不过这个阵法被广仁那个小王八蛋改造过,具体被改成什么样子,要走一圈才能知道”
听了归不归的答案之后,吴勉就觉得脑仁一个劲儿疼,有些无奈的说道:“那么大方师留下来的东西呢?会放在那个祭坛里面?”
第二十七章 无皮人回目录 第二十九章 主祭坛(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