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洞府

和归不归想的不一样,吴勉只是突然记得和归不归初次相见的那个片段。除了知道这个老家伙叫做归不归之外,他再没有想起来任何和这个老家伙有关的事情。归不归说到第四幅地图的时候,他甚至差一点就开口询问那是什么。
吴勉半躺在车厢之中,眯缝着眼睛看向归不归。他本来话就不多,这幅样子归不归也没有多想,老家伙一边架势马车,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他是怎么样费尽心思,扛着昏迷不醒的吴勉混出咸阳城。又花光了吴勉之前留在身上的两块金饼,才换了这架马车和吃喝。准备去阳山避战祸,老家伙得势的时候在那里修过一座洞府,本来已经弃了的。想不到过了一百多年能在用上。
不过随着归不归的白活,吴勉脑海中的记忆碎片竟然慢慢的连成了一片,等到两天之后,到了阳山脚下的时候,吴勉的记忆力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只是脱力之后,身体还是虚浮,看来恢复之前的身体状态,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归不归在阳山脚下的村落里,将马车贱卖换了够吴勉两三个月的吃食。随后二人一起上了阳山。
归不归的洞府修建在山顶之上,两人一起走了一天一夜。一百多年没有过来,归不归竟然忘了洞府的位置。他俩围着山尖转了大半天,就在吴勉累的快吐血得时候。归不归才算找到了找到了洞口。为了这个,吴勉开始琢磨这个老家伙是不是故意的,怎么那么巧,溜得他不行了才找到了位置。
归不归撤了隐藏洞府入口的禁制之后,一座布满青苔和藤蔓的山洞便显露了出来。“当初就是留了一个心眼,放着徐福那个老……大方师以后和我翻脸时,才没有彻底放弃这里。”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已经首先的进了山洞之内,吴勉跟在他的身后,等到一步跨进来之后,才发现这里的景象和外面看到的完全就是两个世界。进来之前只看到里面黑乎乎的一片中,到处都是乱石和兽骨,看着就是这虎豹之类猛兽的栖身之所。
但是进来之后,哪里还有什么乱石和兽骨?里面空间大的有些不可思议,被工工整整的分割成几个区域。石凳石桌石床的一应俱全,甚至在角落里还摆放着一组编鈡
归不归进来之后,有些显摆得指着洞内的摆设说道:“随便坐,千万别客气,就和到了自己家一……”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已经一屁股坐到了石床上,半躺半靠的对着老家伙说道:“床归我,你睡地上吧,地上凉快”“……”
吴勉十分自然的鸠占鹊巢了这座洞府,然后就是指使着归不归干这干那的。这虽然让老家伙恨得牙根痒痒,但是想想自己之后想恢复能力,还需要整个吃生米的小王八蛋来帮忙。想到这里,这口气也只能压下去,先把这个小王八蛋伺候好再说吧。
还在归不归不需要睡眠,吴勉在石床上睡觉的时候,老家伙就在石凳上面打坐。眼睛虽然是闭着的,但是洞府之内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这是归不归几百年来已经深入骨髓的习惯了。休息好办,但是饮食多多少少有了点问题。
归不归早就深入辟谷之道,完全不需要外界的食物补给。但是吴勉不一样,他饿极了会咬人的。
食物是买好现成的,紧吧点足够吴勉支撑三四个月的,不过饮水就多少成了点问题。本来这洞府里面就是有水源的,不过当年归不归离开的时候,怕水淹洞府,就运用术法改了水脉的走向。想不到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没了当初的本事,明明知道水脉的位置,可就是一滴水都取不出来。想用水就只有走个三五里的山路去挑山泉。当然,这种粗活指望不上吴勉,就只有麻烦他这个保持着一百四十多岁面容的老家伙了。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两个多月,吴勉的身体开始慢慢地恢复起来。他趁着这段时间,翻出来徐福留给他的绢帛,开始研究这里面徐福对这种方士术法的说明和总结。不过这四平经对于现在的吴勉来说,还是有些高深难懂。好在身边现成有一个对于术法有相当的研究,但就是使不出来的归不归。
开始这个老家伙还想来点师徒如父子的派头,但是在吴勉手指尖上闪过一串电弧之后,归不归也没那么多穷讲究了,都不用吴勉开口问,他已经仔仔细细的开始讲解四平经中的重点了。那种百问不厌、问一答十的劲头,恐怕就连大方师亲临都做不到。有了这么一个‘良师’在场,吴勉关于自身方术的融会贯通,有了一个相当显著的提高。剩下的就等着自己完全恢复过来之后,去寻找那第四幅地图的位置了。
本来归不归是自信满满,这个洞府不会有其他的人知道。只要吴勉在熬过几个月完全恢复了身体的机能之后,就是离开这里的时候了,但是想不到的时候,就在吴勉的食物即将要吃完的时候,突然发生了变故。
当初贱卖马车换食物的时候,归不归还得了一些银钱,就是预备着吴勉哪一天粮绝的时候,下山可以给他补充食物。看着预存的干粮越来越少,再支撑不到两天的时候。老家伙主动下了山,去给吴勉采办吃食。
归不归这一下山就是两天一夜,就在第三天的早上,他才提着装满食物的包袱回到了洞中。只是再见面时,老家伙的脸色不对,见到了吴勉马上开口说道:“我在山下见到广仁的人了,这是冲着你我来的”
本来吴勉的干粮前一天吃完,正因为断顿之后饥火难耐,想找点事情发泄一下的时候,听到归不归这么一说,当时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不过他还是先抢过老家伙手里的包裹,现在里面翻出一个杂粮饼子,咬了一口下肚之后,才说道:“你怎么知道是冲你我来的?”
归不归叹了口气,说道:“我也巴望着是我想多了,可惜不是,当时我听得真真的……”
这个老家伙下山之后,并没有着急去采购吃食,而是围着山脚下几个村落漫无目标的来回打转。老家伙存了要让吴勉断顿,要看他笑话的念头,当下不急不忙的想找一个茶馆酒肆消磨时间。但就是在他闲逛到当初卖给马车得那户人家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头发火红的年轻人,正拿着一张吴勉的画像,对着这户人家的主人说着什么。
这个红头发的年轻人归不归认识,他正是广仁的徒弟,好像叫做火山什么的。这个火山的年纪看着不大,实际上也是年过百岁之人。当年徐福亲自查过他的体质,这火山不适于长生不老地丹药。广仁又舍不得这个乖巧的徒弟步入轮回,便瞒着徐福用了禁术,替火山固颜续命。把自己和火山的命系在一起,托了自己师傅长生不老的福气,火山自此以后,也算是摸到长生不老的门槛了。
不过禁术就是禁术,徐福知道之后大发雷霆,无奈事情已成事实。如果要破了这禁术,广仁和火山都要身死。无奈之下,只能重重的责罚了这师徒二人。当时的大方师甚至还起了更换继承人的想法,可惜最后环顾座下众弟子,实在没有可以出于广仁其右者。虽然广仁铸成大错,但最后也只能不得已把大方师的位子传给这个大徒弟。
此事之后,火山对自己的师傅,更是百倍的言听计从在百年之前,自己的功法还没有被徐福封印,归不归根本都不会用正眼来看火山。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就只能绕着火山走了。
第三十二章 神识回目录 第三十四章 火山(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