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香房

“你真的不想说点什么吗?”归不归笑眯眯的说道:“你说外面的人要是知道你私藏保命符,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送死。你猜,他们会怎么想?听说外面一大半当初都是大牢里面的犯人,你可以试试给他们讲理,就看他们听不听了”
说到这里,吴真似乎已经能看到他已经被那些犯人撕成了几块来泄愤。几个月来他一直被巨大的恐惧所威胁,现在已经到了崩溃的临界点。在归不归威逼之下,他再也没有选择,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符链是郡守大人给我的,也是他让我守在这里,替郡守大人看着这座府邸。”
吴真口中的郡守大人姓姬名器,本来是燕国宗亲。自打辽西建郡以来,姬器的历代祖先就一直镇守在这里。传说当年燕国城破,燕王喜躲到辽东深山。就是这个姬器向秦将王翦告密,王翦才能进山活捉了燕国末君。秦统一七国之后,姬器又花了重金贿赂赵高,才让自己这个敌国宗亲继续的镇守在这里。
大概是半年之前,郡守府中突然开始死人。和坊间传闻不一样的是,在出事之前,姬器已经连夜带着家人离开了郡守府。当时因为走得匆忙,别说金银细软之类,就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来得及带出来。当时实在是因为太晚,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居住,最后只能住在了军营之中。也就是当天晚上,姬器进了军营之后,马上就点起五百人马围住了原本自己的府邸。过了没有多久,郡守府中便开始有人暴亡了。
当时的吴真还身在郡守府中,本来他也算得上是姬器身边的一个心腹,加上他为人圆滑,懂得处于事故,一直深得姬器的重用。但就是这样,姬郡守从府邸里面逃出来的时候,也没有说带上他一起走,在姬器的眼中,像吴真这样还算忠心且会看主人眼色的家奴,虽说不多,但也不是找不到。
虽然姬器没有带他走,但是吴真自己却看出来了一些门道。这次姬郡守带着家人走的匆忙,似乎其中有些隐情。本来吴真还没有往之后发生的厄事上面想,他只是以为不知道中原的哪路诸侯要打过来,郡守大人守不住,准备弃城而逃了。这座郡守府就也成了是非之地,姬器前脚逃离郡守府,趁着大兵还没有调过来的时候,吴真后脚也跟着离开这座大宅子。
吴真的命也好也不好,就在他跑回到自己在辽东郡的住处,取了自己的积蓄开始向城门的方向一路奔去的时候。正赶上姬器调配的军士向郡守府那边跑过去,吴真正和他们撞到一起。领兵的官长认得吴真,搁在平时早就下马过来打招呼了。但是这次他接到姬器的命令是团团围住郡守府,如有敢擅自逃离者,立即射杀。凭着这一条,就够了要吴真命的了。
好在这位官长平时和吴真的关系不错,当时只是把他抓了起来,交由郡守大人发落。再次见到吴真之后,姬器并没有把他怎么样,而是先好言抚慰了几句,让吴真跟在自己的身边,寸步不离。
就在天亮之后,郡守府中传出来有人横死的消息,府中惊慌失措的人出了涌出大门,准备四散奔逃的时候,围住郡守府大门的军士射死了最前面的几个人,将后面的人又逼了回去。
就在吴真看的目瞪口呆的时候,姬器把他带到了临时的军帐中,姬郡守掏出两条不知道什么兽骨串成的手链,让吴真带上。吴管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是郡守大人的命令又不敢不听,带上手链之后,姬器才看着他说道:“你也算是我府上的老人了,今天有件事情还需要你帮忙”
郡守大人哪得的这么客气和吴真说话,但是这时吴管事的心中正砰砰直跳。外面围了宅子还射死了好几个人,刚才那些人冲出来的时候,还一直在喊闹鬼了。到底里面出了什么事情,郡守大人这么客气,八成就没有什么好事。
姬器接着说道:“现在郡守府里面出了点异事,我需要有人把里面每天发生的事情传出来。刚才我还在犯愁这件事该怎么办,正好遇到了你,这就是老天爷的旨意,非你莫属了”
吴真可不是傻子,刚才郡守府里面冲出来的人都跟不要命似的。里面还不知道已经死了几个,现在让他回去,跟送入虎口也没有什么区别。他当场就给姬器跪下了,求郡守大人开恩。不过求回来的只有这么两句话:“你现在进去,不一定会怎么样。但是如果你不进去,想怎么样就由不得你了”
吴真伺候姬郡守这么多年,对他的脾气了如指掌。现在姬器是真动了杀人的心,万般无奈之下,吴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先回去看看府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再说吧。好在姬器又说他带的两条手链是当年燕国的宝物,带上之后能百邪不侵,就算郡守府里面有什么邪祟,现在也害他不得。
吴真装作冲出郡守府之后,被守门的军士抓住,又把他扔了回来。重新回到郡守府中之后,吴真每天都会传出去一封竹简,将郡守府中当天发生的事情传了出去。姬器在外面,再根据吴真传出来的信息,决定什么时候向郡守府中增加人口。随着府中原有众人陆续惨死,新人补进来之后,慢慢的吴真也就成了现在的位置。
听到吴真说完之后,归不归咯咯一笑,说道:“都现在这样,你就别留点什么了。一次都说出来,抽签和献神是怎么回事?这个不是你们郡守大人搞出来的吧?”
在归不归的面前,吴真也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了。他长叹了口气之后,抬头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说道:“当初我刚刚回来的时候,也是天天都担惊受怕的。不过日子一长,还真像姬郡守说的那样,郡守府中大多数的人都死了,单单就是我没事。等到新人补充进来之后,日子久了,我也发现了一个规律,一般只有在酉时之后,落单的人才容易出事。我也是怕新补充进来的人造反,才定了这个规矩”
“死的人都是七零八落的,酉时之后,落单的人出事……”归不归眯缝着眼睛重复了一边吴真的话,随后扭脸看向吴勉,说道:“怎么样,听出点什么名堂没有?”
归不归一冲大辈,吴勉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他下巴一仰,用鼻孔对着老家伙,说道:“有话就说,没事就别瞎显摆”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归不归有些讪讪的说道:“闹事的不是鬼魅,是妖祟……”
归不归接着解释道:“死人都零碎就不用多说了,鬼魅多半会在子时前后现身,但是妖祟只要天色一黑就会出来。至于落单的就无所谓了,好欺负呗,这样的便宜不见才是王八蛋”
老家伙说完之后,吴勉像是想起来什么,看了一眼吴真之后,说道:“整个郡守府里面,什么位置最容易出事?”
吴真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仰着头想了半天之后,说道:“一开始几乎所有的位置都出过事。但是后来开始抽签、献神之后,好像出事的地点就不是那么分散了。嗯——郡守大人的卧室和前厅出过事、郡守大人的香房出过事,库房那里出过事,大门前也出过事。不过出事最多的—是香房”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