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囚摄之法

看着又在继续四处张望的归不归,吴勉忍不住说道:“你这一把仍的是什么?连吞獒都受不了”归不归一伸脖子,说道:“沙子,我迷它眼……”
这时,石屋顶上的广俤突然怪异的笑了一声,说道:“归师兄,你装傻子究竟要装到什么时候?早就听说你的功法被大方师封印了。现在封印已经解开了,你还在装傻—对那只畜生不至于,那么就是挖坑等着我跳了?”
虽然吴勉隐约猜到归不归的封印八成已经解开,但是现在被广俤亲口说出来,还是让吴勉有些许的震惊。想不到归不归不咸不淡的说道:“广俤,有琢磨我的功夫,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说到这里,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之后,对着广俤再次说道:“话说回来,你在这里出现,是为了这个畜生呢,还是为了这里的仙塚?”
“能找到这座仙塚,算得上是意外之喜吧”广俤淡淡的一笑,刚想要继续向下说的时候,突然察觉身体四周的风向不对。当下顺着改变风向的位置,将披在背后的长发一甩,百十道银光一起对着那里飞了过去。
空气中又传出来吞獒的哀嚎叫声,几声哀嚎之后,地场面又恢复了平静。这时广俤才有心思继续说道:“七十五年前,我就重伤过这只畜生,但可惜的是,当时大意了,被这只畜生跑掉了。这么多年以来,我时时刻刻的都在关注这只畜生的下落。直到最近几年才听说这闹鬼的传说,本来是进来撞撞运气的。想不到能在这里能给七十五年前的事情收尾之外,还能发现这座仙塚。”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俤顿了一下,随后就将注意力对准了吴勉,说道:“归师兄,跟你的小兄弟说一下。吞獒的两个儿子,几乎都死在他的手里。吞獒现在本来有遁走的机会,但是现在还留着这里。就是为了你的小兄弟”
广俤的话说完之后,空气中有又想起来吞獒的吼声,似乎它这就是在赞同广俤的话。
本来以为归不归和广俤的叙旧已经差不多了。但没有想到的是,广俤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总觉得这个畜生和七十五年前不太一样。毕竟已经吸收了七十五年的仙灵之气,可能有什么变化,它自己都没有察觉”
“那就更不能让它出去了”归不归说道:“这种脱影之法维持不了多长时间,时间一到就看你的了。我们俩给你站脚,放心,需要帮忙的话还有他”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还刻意的指了指吴勉的位置。
广俤哼了一声,不再打理归不归和吴勉。她从怀中取出来一个小小的陶瓶,顺着石屋上面扔了下来。没有任何的意外,小小的陶瓶被摔得粉碎。里面一股墨绿色的液体四溅,这时,空气中突然传来一次长啸。紧接着,一个黑影出现在陶瓶碎片的旁边。
黑影就像是被定住一样,一动不动的盯着溅到地上的绿色液体。这黑影四脚着地,从身形上看应该是吞獒无疑,只是不明白它为什么会突然现身。而广俤和归不归也没有马上动手的意思。两人几乎是一个表情,都在冷眼的盯着黑影,似乎是在等待着黑影下一步的动作。片刻之后,吴勉看出了门道。对着归不归说道:“这是定妖的法器吗?”
归不归眼睛还在盯着吞獒的反应,老家伙咧嘴一笑,说道:“算不上法器,不过也差不多。这是用来画定妖符专用的油墨,当年你们大方师得到过传说中赵公明坐骑的皮囊,用这只虎尸油脂制作造出来的油墨。一般在画定妖符的时候,这种油墨是要用香油稀释的。也就是广俤的手笔大,舍得整瓶的扔出去。”
听了归不归的解释之后,吴勉反而有其他的事情,没有想通。他看了一眼还站在石屋顶上的广俤,说道:“刚才不是有囚摄之法吗?再囚住吞獒一次不就行了嘛,何苦要浪费一瓶那样的油墨?”
听了吴勉这话,归不归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瞟了一眼还在石屋上面的广俤之后,老家伙说道:“囚摄的限制太多,事前要摆阵,不是说囚就能囚的。那样的机会浪费一次就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就在归不归说完的一瞬间,从桃林外面突然窜出来一道白色的影子。吴勉只是觉得眼前一花,还没等他他反应过来,这道白色的影子就已经将吞獒撞开。
几乎就在白色影子出现的一刹那,一直没有说话的广俤突然动了。她的长发乱舞,数不清的银光从广俤的身后飞出来,对着白色影子出现的方向电闪一般飞了过去。
“唔……”一串惨叫之后,白色影子倒在了地上。这时次看清,这不就是早上装死骗过吴勉的那只尹白吗?现在的尹白一身血红,已经看不出来本身毛发的颜色、就在它倒地之后,还挣扎着向前挪了挪,用自己的身体盖住了油墨。
这时的吞獒也恢复了正常,见到撞开自己的就是尹白之后。吞獒一声长啸“嗷!……”随后身子猛地向前一窜,眨眼之间,已经到了尹白的身前。吞獒趴在自己孩子的身上,用舌头舔了舔尹白身上的伤口。舔了几下之后,尹白本来已经闭上的眼睛又再次睁开,抬起了头,向着自己的母亲摇了摇尾巴之后,又无力的趴到了地上。
本来现在是对付吞獒的绝佳时刻,但是广俤竟然犹豫了一下,还将已经放出去的银光又再次收了回来,其中还有埋在尹白体内的银光,尹白脸上的痛楚大减,又对着吞獒摇起了尾巴。归不归在旁边一个劲儿的鼓动:“还等什么?广俤,现在定不住它了。再不动手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广俤根本没有理他的意思,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身子竟然慢慢的消失在空气中。她整个人消失前最后一句话,说道:“算了,由它去吧—”话音落时,广俤已经彻底的消失在空气当中。
“别由它去啊,那我们俩怎么办?”归不归向着广俤消失的位置大声喊道,但是已经不可能再得到回应。
“别管她了”这时吴勉的身上再次浮现出无数道电弧,他看了一眼老家伙,随后对着已经抬头看着他俩的吞獒一扬下巴,说道:“还是先管眼前吧,这个畜生好像并不怕我的雷电,而且这里在地下,我招不到天雷。老东西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虽然明知道归不归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但是这么长日子以来养成的毛病,还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归不归就好像没有听出来吴勉不太尊敬的语气,他看了一眼已经开始在低声吼叫的吞獒,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就算你有种子,也要最少再过一百多年,或许能有机会和吞獒打个平手。不过现在还是不要多想了,我们想办法先出去。好在这里面有吞獒替你看着,就算再过几百年,一般的人也是有来无回。”
“你好像把你自己忘了”吴勉盯着已经开始慢慢回身,也正在冷冷看着他和归不归看的吞獒。顿了一下之后,口中继续说道:“封印既然都打开了,就下场活动活动吧。你这都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再不活动活动,恐怕就要砸了你们大方师的招牌,成了长生不老之后死的第一个……”
第四十六章 吞獒回目录 第四十八章 仙灵之气(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