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路匪

老家伙一边动作着,嘴里一边说道:“刚才我说的话多少还有点道理,天下万物包括方术功法在内都是相生相克的。也就是你走运,精通雷电之术的人太少,与之对应相生克制雷电的人物也不多,如果真遇到那样的人物,你就算是遇到克星了。你们大方师给你的种子是五行通用的,这样的机会万万人中也没有一个。不多精通几路可惜了的……”
就在归不归白活的时候,吴勉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他眼睛看着老家伙,脚尖上突然浮现出来一道若隐若现的电弧,脚尖一点地,这道电弧从地脉中无声无息的窜到老家伙的脚下。
归不归还在不停的白活,只觉得脚下微微一麻。他在极度的兴奋之中,反应也慢了一拍,顿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出了什么事,不过这时候作出反应也晚了。随着他“啊”的一声,老家伙人重新倒在了地上开始‘抽搐’起来。
吴勉没有理会他的动作,冷冷的说道:“说吧……你是从什么时候,才是免疫我的雷电之术的?”
这时归不归也觉得有些没意思了,他停止了抽搐,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白沫,看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进辽西郡之后吧,你的雷电术就不怎么太管用了。不过其实也算不得免疫,只是被你的雷电打得多了,身体多多少少开始适应了。说实话,现在要是有几天不给你电几次,我还真有点浑身不舒服。”
“你这算是在安慰我吗?”吴勉有些失神的说到,就在归不归打算再说几句的时候,吴勉已经将手伸了过来,老家伙嘿嘿一笑,抓住他的手就要借力起身。就在这个时候,吴勉的全身突然浮现出来几十道电弧,这些电弧顺着吴勉的手一直延伸到了归不归的身上。
“咦咦咦……”归不归头上仅剩的几撮白发瞬间立了起来,他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电弧在上面窜来窜去,不停的有泡沫从嘴里冒了出来。
看着归不归的反应,吴勉的嘴角微微上翘,说道:“其实每次照顾你的时候,我也是留着量的”
老家伙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一早的事情了,比起来上一次被电晕之后,被吴勉抓住脚脖子拖着走,这次的情况要好的太多了。归不归是被颠醒的,睁眼的时候,他正趴在吴勉的肩膀上,随着这个不怎么讲理的家伙一步一步向前走,老家伙的脑袋就不停地颠着。
归不归醒过来之后,吴勉马上就察觉到了。他的肩膀一抖,老家伙就从他的肩头掉了下来,重重的掉在了地上。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归不归才看清楚,吴勉把他带到了一条官道上。辨明了东南西北之后,才看明白这事在向着北方走去,但是具体走到了什么位置就说不上来了。
归不归迷迷糊糊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摸了摸藏在胸前的那颗指环还完好无损的,才对着吴勉说道:“你这是准备把我带到那里卖了?”
吴勉慢悠悠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自己找面铜镜照照,谁瞎了眼会买你这样得老不死的?”说到这里,吴勉顿了一下,眼睛向着官道的尽头望去,随后说道:“我们回阳山,借你的洞府再住几年”
这句话说的归不归就是一愣,说道:“阳山,我们不是刚刚从那里出来的吗?不是那么巧,你们大方师把下一幅地图的位置留在阳山了吧?”
吴勉看了老家伙一眼,说道:“你的外宅就在阳山上,你们大方师怎么可能选那里?不怕便宜你吗?”说着,吴勉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停顿了片刻之后,他才再次说道:“你昨天说的话也有那么一点道理,我是应该找个地方在好好想想,除了雷电之术以外,还能再有别的什么术法更适合我吗?”
吴勉的话刚刚说完,还没等归不归答话,就见官道两侧各自跑下来五六个人。两边一围,竟然把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围在了当中。
开始还以为是广仁带着门下弟子杀过来了,但是看到这十来个人都是脚步虚浮,跑下来之后都是气喘吁吁的,和修道之士没有一点联系。吴勉将马上就要浮现出来的电弧又收了过去,和归不归一起,看着这十来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这两边各有一个为首之人,其中一个胖乎乎的年轻人,上来之后便直接说道:“你们俩的好日子到了!识相的自己动手,先把值钱的宝贝都扔到地上,然后再把衣服扒干净了。爷爷看着你们俩光屁股的样子,也许觉得好笑,心里面一软就把你们俩放了,饶了你们两条狗命!”
说到这里,这人突然住了口。就在吴勉被气得不停冷笑的时候,他背后有人突然说道:“如若你们想逞英雄的话,可别说爷爷们不警告你们俩,爷爷们可都是方士,一旦施展起来玄妙的术法,那你们俩可就连下辈子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说话的是和刚才男子有七八分相似的一个汉子,看他俩的相貌八成是一对至亲。
“哈哈,我们俩都是小地方来的,就听说方士都是变戏法、变桃子的。说不得方士爷您的玄妙术法让我们哥俩见识见识把”吴勉被气得乐了起来,随后就像看着白痴一眼的看着说话的两人人。
其中一人被看的急眼了,大吼了一声:“那你就等着万劫不复吧!”话音还没等落下,说话的人已经退了一步,在怀中掏出来一张黄麻制作出来的符咒,随后口中开始念念有词,只是有点丢人的是,眼看着一段咒文就要背完的时候,这人突然停顿了一下,好像是忘了词,随后,他脸上表情有些扭捏的说道:“那什么,这次不算……”
好容易一段咒文磕磕巴巴的背完之后,这人手中的黄麻符突然无火自然起来。这火越来越大,转瞬之间,黄麻符就变成了一个火球。念咒之人双手平推,将这个火球从空中平着推了出去。
火球在这人的催动之下,歪歪扭扭得向着吴勉的面门飞过来。这火球眼见着就要接触到他的前一刻,吴勉突然从嘴里喷出来一口气,硬生生的将火球吹灭。随后,看着这几个莫名其妙的‘方士’,说道:“这么巧,当初我也学过一点方术,正要找几个明白人讨教一下的”
说话的时候,吴勉身上的电弧再次浮现出来,四面八方的向着这十来个人打了出去,这十几个人应声倒地,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起来。
就在吴勉准备再来这么一下子,要了这些人性命的时候。老家伙拦住了他,说道:“先别着急下手,我看刚才那个小娃娃的引火之术虽然磕磕绊绊的,但是路数看着眼熟,弄不好还真是那个广字辈的徒子徒孙。还是先问明白之后再动手吧”
这个吴勉倒是没有意见,他将两个当头的提到了一起。手上的电弧再次闪过,两人一哆嗦之后,竟然恢复了正常。
这两人恢复了正常之后,第一个动作竟然是同时向着吴勉跪了下来,口口声声说要拜在吴勉的门下,学他那精妙无比的术法。
还没等吴勉一人给他们一脚,归不归突然说道:“拜师不着急,不过你们有件事情要明白。按着方士门中的规矩,你们如果转投他师的话,必须要经过以前作师的同意才可以。否则以前的作师会要了你们的小命”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