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打赌

和归不归想的不太一样,归氏兄弟俩的山寨并不在山顶之上。只过了半天之后,归氏兄弟俩带着人就把他和吴勉带到了一处山洞旁。归莱指着黑洞洞的山洞口里面,说道:“到了,里面就是我们哥俩待得地方了。您和……这位先在里面休息,我们哥俩安排人去打野味。可惜这山上也没有什么出产,实在是拿不出来什么好东西孝敬您老人家”
虽然里面黑洞洞的,看着有些渗人。但是像归不归和吴勉这样体质的人,对里面的景象自然看的清清楚楚。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空间,看着地面上杂乱的摆放类似瓦罐,干草垫子之类的东西,就知道这里面只是住着喽啰。
山洞深处有一个通道入口,似乎通道里面还有另外的一个或者几个这样的空间。
看着吴勉和归不归的样子,归莱归区兄弟俩会错了意,以为自己的师父和这个白头发的看不清里面景象,所以不敢冒然进去。归莱冲着手下的喽啰喊道:“还不去拿火把?早跟你们说过了,在洞口这边藏几个火把的。说了多少次了,一直都没有准备。看看,这次连累到我师父了吧?”
归莱说话的时候,已经有喽啰进去在里面翻了半天之后,带着两只蘸了野兽油脂的火把出来。归莱有些卖弄的施展引火术,将两只火把都点着之后,才和弟弟归区一人一只火把举着,将归不归和吴勉让进了山洞之中。
归氏兄弟让着吴勉和归不归走到了通道口,归莱站在通道口,说道:“当初把这个山洞当做山寨,就是因为这里面大洞套小洞的。别看外面就是那么一块,但是里面大大小小三十多个内洞,而且算上我们进来的入口,明五暗七一共有十三个出入口,如果不知道底细,再没有专人带着的话。这几年时不时就有辽东辽西两郡的官兵过来围剿,有几次还打进了洞里,但是每次进来十个,最多只能出去三五个。后来几次,围剿的官兵到了洞外就不敢进来了”
说完之后,归氏兄弟俩带着归不归和吴勉二人在里面大大小小的内洞之中走了一圈。如果但从外面的洞口来看,绝对想不到这里面会像蜂巢一样,大大小小几十个内洞连环贯穿在一起。这一路走着,吴勉还好说,但是归不归就难得了,平时他话唠一样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自打进了山洞之后,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有几次在黑暗当中,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
将里面的内洞看了个遍之后,他们从其中的一个出口出去,转了一大圈之后,又回到了洞口处。这时候,吴勉和归不归对着归氏兄弟俩也没有什么避讳的,归不归先看了吴勉一眼,说道:“看出来了?”
吴勉点了点头,说道:“真不知道你这两位宝贝弟子的命好还是不好。这个洞子应该不是给人预备的吧?”
吴勉说这话的时候,归氏兄弟俩的脸色就已经变了。他哥俩很早就感觉这洞里面似乎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本来以为是之前围剿他们,最后被困死在洞里面的游魂。这哥俩不会安魂的法门,又舍不得这座山洞。只能咬住牙在这里面硬挺着。好在也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发生,想不到今天会被吴勉和自己的老师父发现。两人不敢出现出声,自能竖起耳朵,听他俩的对话。
归不归想山洞里看了看,咋吧咋吧嘴,说道:“说妖兽吧,却没有一点戾气。说不是妖兽吧,这感觉又太强烈了,甚至比起来吞獒和尹白它们娘俩都要强大的多”
说到这里,老家伙将头转了过来,看着自己的两个本家弟子,说道:“你们搬进这里之后,遇没有遇到过什么怪异的事情?”
归家哥俩相互看了一眼,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有!”但是下面的话却马上有了分歧“有人在山洞里面经常的看到一个小孩子满洞乱窜…”“我亲眼看见的,有一个白胡子老头一晃就没有了”
听到有两个不同的答案之后,归不归的眼睛马上眯了起来,对着那俩兄弟说道:“到底是小孩子还是白胡子老头?”
“小孩子,很多人都看到了”“白胡子老头,不止我亲眼看到,还有几个人也看到过”
这时,吴勉突然说道:“你们俩是在什么情况之下,看到那个小孩子和白胡子老头的?”
归氏兄弟俩愣了一下,想了片刻之后,归莱先说道:“不久之前,上任寨主死之前,弥留之际那个小孩子就出现了,不光那几个兄弟见过,甚至上任寨主也亲眼见到的,他好像对着小孩子说了什么,可惜当时的寨主已经病入膏盲,话说的谁也听不懂,说完之后上任寨主也一命呜呼了”
归莱说完之后,吴勉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归不归的眼睛就眯了起来。捋着自己下巴上面那二三十根白胡子,眼睛虽然是看着归莱归区哥俩,不过老家伙的眼神有些发直,明显是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归氏兄弟在一旁不敢多嘴,不过吴勉不管那一套,斜着眼看向归不归说道:“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这句话算是将老家伙拉了回来。归不归回过神来,眨巴眨巴眼睛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子,说道:“不是说还有野味吗?喝风不会也算一种野味吧?”
归家兄弟俩陪了个笑脸,他俩也看出来自己这位老师父这是有话要白头发说,两人当下很识趣去看野味准备的怎么样了。看到归家哥俩走后,归不归才笑呵呵的对着吴勉说道:“刚才我们在内洞里面感知的气息不是妖兽,要是我老人家没走眼的话,应该是人参、茯苓、何首乌之类的精灵“
吴勉听了之后就是一皱眉,人参之类的灵草吸收到日月精华,得道者可幻化人形这样的故事几乎所有人都听说过。但是吴勉却从来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除了神鬼故事之外,几乎所有有关方士方术的典籍里面都没有过这种花草成妖成怪的记载。类似吞獒、尹白这样的活物成妖还说的过去,但是花草成精不管怎么看都是在胡说了。怎么说吴勉也是正统的方士出身,对于这样花草成妖成精的传言重来都是不屑一顾的。
归不归说的活灵活现,根据以往以来的经验来看,这个老家伙八成又是在胡说八道了。吴勉哼了一声,要不是考虑到这里是他俩徒弟的地盘,多多少少也要给老家伙留点脸面,他现在早就一道电弧劈过了。
归不归看出来吴勉的不以为然,他马上明白问题是出在哪里。笑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看着吴勉突然说道:“打个赌吧,这个洞里面应该藏着类似人参、茯苓、何首乌这样的精灵。之前归莱归区哥俩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精灵“
看着归不归笑眯眯的样子,吴勉心中突然的动了一下,看样子这个老家伙好像知道不少他不知道的事情……吴勉不作声色的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赌什么?”
归不归咧嘴一笑,说道:“就赌你身上那几瓶丹液,如果你输了,那几瓶丹液就分我一半。要是我输了的话—”老家伙在身上摸了摸,将刚刚得手的那枚指环拿了出来,对着吴勉说道:“虽然知道你看不上这个小玩意儿,但是我手上也没有更值钱的东西了”
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手里面的指环,这个刚才还被他当做宝贝的东西,现在竟然拿出来下本了。吴勉的嘴角微微一翘,露出来口中几颗白得有些过了的牙齿,对着归不归一笑,说道:“好,我跟你赌,不过我赌洞里有类似人参、茯苓、何首乌这样的精灵“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