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报复

“刚才那次不算,这才是第一次!老不死的,你等着,这事儿还不算完”就在归家哥俩将归不归扶起来的时候,他们身后的地面上冒出来一个胖乎乎的小脑袋,一边骂着,一边抓起身边的石块向着归家祖孙扔过去。
“没完了是吧!”等到归家哥俩拼着挨了几石头块,将绑在脚面上的野草拔掉之后,老家伙一声大吼,就向着人参娃娃露头的位置跑过去。可惜他晚了一步,就在他马上就要揪到人参娃娃小辫子的时候,小家伙的脖子一缩,整个人瞬间消失在地面上。
归不归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对着自己的两个孙子辈徒弟喊道:“去拿镐头、铁钎!挖地三尺也要把这个小王八蛋给我挖出来!这次也不制什么药了,直接劈成两半,你们哥俩一人一半!你们俩还摆什么姿势?抄家伙去啊!”
归家哥俩手下的喽啰本来就没有几个人,还把一大半都派到附近的郡城中采办药材。现在自己的老师父发话了,又不敢不听从。可怜这哥俩亲自带着三四个喽啰扛着镐头,对这间内洞的地面山一顿猛凿。整个山洞都是天然形成,从上到下都宛如花岗岩一般的坚硬。每一镐头凿下去都是一串火星乱冒,这地面上还没怎么样,归家哥俩连同那几个喽啰浑身的肌肉已经开始没有规律的乱颤了。
归不归将脸上的血迹擦洗干净之后,闲这里乒乒乓乓的吵闹,远远的找了一间内洞,严严实实的关好了门之后,躲在里面休息了起来。归家哥俩也真实在,熬了一宿之后,拼着手下的四个喽啰都吐额白沫,才勉强将那间内洞的地面翻了一遍,不过到最后还是连人参娃娃的头发都没有找到。
天亮之后,哥俩哆哆嗦嗦的去向老师父禀告,但是在附近的几个内洞之中,都找不到归不归的踪影。无奈之下,两人只能拖着疲惫至极的身体,一间一间内洞去找自己的师父。眼看着就要走到归不归藏身的内洞之后,突然看到吴勉从对面走过来。
问清楚了是来找归不归之后,吴勉很难得的替他们进到内洞里面看了一眼。出来之后,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师父不在这里,换个地方去找吧”
虽然和吴勉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从自己师父那里已经看出来,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极端的不好惹。客气了几句之后,哥俩拐了弯,向着其他的内洞一路找了过去。只是这哥俩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俩转身的时候,吴勉冷冰冰的脸上突然浮现出来一个怪异的笑容……
围着整个内洞转了一圈之后,归家哥俩还是没有发现自己师傅的下落。无奈之下,哥俩只能又转了一圈。这次兄弟俩一遍喊着师父的名讳,一遍再次一间一间内洞的找。
一直走到了刚才吴勉替他们看过的内洞,归莱推开内洞的门,一眼就看见了被绑的像粽子一样的归不归,他嘴巴里面塞满了烂泥,外面又用藤蔓绑了几道,老家伙连将烂泥吐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归家哥俩吓了一跳,急忙过去给自己的老师父松了绑。重获自由的归不归吐尽了嘴里面的烂泥,就在归家兄弟俩出去找水给归不归嗽口的时候,内洞的门突然被打开,吴勉从外面溜溜达达的走了进来。
见到吴勉的时候,归不归的脸色涨得通红,从地面上跳起来,对着他大声喊道:“刚才你进来看见小王八蛋整我的时候,就那么干看着?不想动手动动嘴也成啊,你吓唬吓唬他,小王八蛋就吓跑了,也用不着我老人家受这个罪吧?”
一直等到老家伙说完,吴勉慢悠悠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那是你们俩的私事,我不参与。再说了,之前你绑他的时候,我也没有绑他。你们俩的事情我不管,自己看着办”
说话的时候,吴勉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将一把不知道什么植物的根须扔到了他的面前。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不紧不慢的说道:“别说我白住你们师徒的山洞,这个是房钱”
见到根须的时候,归不归先是一愣,但是马上就看明白吴勉扔过来的是什么东西。他将这些根须小心翼翼捡起来之后,抬头再想问吴勉是从哪里得到这些根须的时候,才发现吴勉趁着他的注意力都在根须上的时候,已经离开了这间内洞。
片刻之后,归家兄弟俩端着水盆回到这里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这位老师父手里握着一把植物的根须。见到这兄弟二人之后,归不归先是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也是你们的运气好,刚才你们师父我运用了点些许的计谋,就将那只人参小娃娃骗了来。将他身上的参须都剪了下来,等你们的手下带齐了药材回来,我就能给你们哥俩延寿千年……”
归家兄弟俩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就是一愣。他俩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归莱的心眼多,看着不对头也没有多嘴,只是不停地眨巴眼睛想自己师父话里面的意思。归区的城府差点,他挠了挠头皮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么您老人家被捆起来,还有嘴里面的烂泥是怎么回事?”
归不归深吸了口气,随后对着自己俩徒弟说道:“障眼法—障眼法都看不出来吗?你们俩的心智都被闭塞住了吗?我那是为了迷惑那个小王八蛋,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你们哥俩又怎么能捡到这么大的一个便宜?”
归莱归区哥俩陪着笑脸奉承自己的师父:“那种高深的障眼法哪里是我们兄弟俩能看明白的,还是师父您老人家手段高强,这么小小的手段就拔了那个小娃娃的参须……”“是,师父您老人家的术法高强,您使得障眼法就不是一般人能看得穿的。刚才您那烂泥吐得就跟真的一样,我这脸上都被溅到不少。有空的时候,您得教教我这本事……”
归区拍马屁的话听在归不归的耳朵里,显得格外的扎耳。就着归区还一直说个没完,老家伙装作咳嗽才混了过去,摆了摆手之后,说道:“好了,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我老人家斋戒沐浴之后,就等着那些药材采办回来,给你们兄弟俩制那延寿千年的药剂了”
说完,他本来是想打发走这哥俩的。但是转念一想,怕再着了人参娃娃的道。他突然变了主意:“算了,沐浴不沐浴的等那些药采办回来再说吧。你们的光阴匆匆不敢耽误,这样吧,趁着这段时间,我叫你们几个方士门中几个粗浅的术法。也省的你们以后再用引火术那种不入流的术法蒙人了”
归氏兄弟俩听了之后,赶忙退后了几步,留出空间来让归不归施展那几个‘粗浅’的术法。不过这时的归不归哪里还有本事施展什么术法?看出来自己这俩徒弟的意图之后,老家伙的脸上微微一红,顿了一下之后,他说道:“方士一道,传承者可言传也不可身教。我教授你们心法口诀和咒术,至于你们自己能领悟多少,就看你们哥俩的造化了”
说着,归不归原地盘腿坐下,对着自己这俩重孙子辈的弟子说道:“就你们俩的引火术来说,本来可以集火迅速,在电光火石之间发出火球。可惜你们俩只有心法口诀,而不得要领。记住了,施引火术者,必要集阳气于双掌,收阴气于肚腹,二者不可相冲相撞……”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