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宫殿

归区看了看地面上那两只有点孤单的油灯,随后对着自己的师父说道:“不是说留着七盏灯吗?现在剩两盏怎么算?还有,您刚才开的是什么条件?”
归不归顿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说道:“这件事情完了之后,你去找牛羊各百头,就在这里生祭。然后还有百两的金箔,一起在这里化了。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说到百只牛羊的时候,归家哥俩就瞪大了眼睛。等到百两的金箔说出来之后,这哥俩的嘴巴就已经合不拢了。归老大低着头嘀咕道:“要是有那么多东西,我们还用出来打家劫舍吗?别说金箔了,就连牛羊最多我也只能凑出来十头八头的”看着归不归的脸色不好,归莱又苦着脸解释道:“就算我带着人去抢,那也得有啊。大的郡城不敢去,小的村子有两头羊就不错了”
归不归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这个怕什么,你们活的那么久,慢慢攒慢慢还啊。又不是让你们一次都拿出来”说完之后,他不再理会自己这俩重孙子。这时老家伙也缓了过来,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大门前,两手在门上摸索着。归家哥俩在他身后小声的嘀咕,归老二先说道:“不能就这么简单吧?几只牛羊几两金箔就把燕哀侯打发了?堂堂一国之君,首任大方师这么没见过世面?”归老大担心归不归听到,连忙用胳膊肘捅了捅自己的弟弟,用极低的声音说道:“闭嘴—一会进去的时候小心点,不对头就跑……”
两扇大门就像纸扎的一样,轻飘飘的被他推开,露出来里面一个巨大的地下宫殿内部。在宫殿外面的墙壁上,有无数只青铜所制的油灯灯盏,这些油灯里面也不知道注入的是什么油脂,遇风之后竟然无故自燃,将眼前景象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就见目光所能触及之处,无不是金碧辉煌。他们的位置距离宫殿之间是一座不知什么木头打造的小桥,这座木桥打造的极其精美,虽然是木头打造,但是桥面上却铺满玉石,虽说不是一块整玉打造,但就成色来说,比外面地面上的要好太多了。而且桥身上也满是用金玉宝石打造的飞鸟走兽,随便哪一件拿出去,也够几辈子享用不尽了。
这座木桥下面是一条清澈无比的地下河流。借着小桥上面地油灯发出的光亮看过去,能看到时不时有巴掌大小的鱼一群一群游过。桥那边就是宫殿的正门,但是宫门紧闭,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样子。
这些人里面除了归不归之外,谁见过这样的场景?一个一个都是目瞪口呆的,过了半晌之后,还是多少见过点世面的归家哥俩先缓了过来。归老大好容易将眼神挪到了归不归的身上,说道:“是不是搞错了?这里怎么看也不像是燕哀侯的墓室。燕国的王宫早年我去过几次,论起奢华来都比不上这里”
归莱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还在眯缝着眼睛,看向宫殿外面的景象。等到归老大说完之后,老家伙才扭脸看了看自己的大徒弟,说道:“错了?就是因为这里这样,才能证实燕哀侯就在这地宫里面……”
这时,众喽啰的目光都被归不归的话吸引过来。事到如今,也没有瞒他们的必要,加上老家伙为人师的老毛病又犯了,索性当着众喽啰的面继续说道:“燕国国君本是大周王室一脉,没有裂土封爵之前,是负责问卜、祭祀的天官。就算后来成了一方诸侯,每逢祭祀之类的日子,也要回周朝都城主持。要不然后来也不可能出现燕哀侯这样的人物”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目光重新回到对面的宫殿,嘴里继续说道:“燕国是没有能力建出这样的宫殿,但是如果是大周出钱出力那就不一样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座地宫应该是为了给大周举行某种祈福仪式才建成的,只是不知道为了什么会建在地下。能为大周做祭祀的地点,自然就是万中无一的福地。换做是我,也鸠占鹊巢作了离世之地”
他这话刚刚说完,宫殿的方向突然传出来一阵声响。冷不丁的有声音响起,众人几乎都被吓了一跳。顺着声音看过去的时候,就见刚才还紧闭的宫门竟然打开了。但是里面没有灯光,除了归不归隐约能看到一点景象之外,其他的人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片。
就在众人诧异宫门自己打开的时候,里面突然火光一闪,和刚刚进到这里时一样,宫殿里面的油灯相继自燃。也就是片刻的功夫,宫殿里面也变得灯火通明起来。
众人的目光都盯着宫殿里面,半晌都没有人说话。最后还是那个小头目,忍不住对着归不归说道:“这是不是让我们进去的意思?”
宫殿大门没有征兆的突然打开,归不归除了门口的景象之外,其他的竟然什么都感知不到。现在他的心里也开始没有底了,不过,现在这些人拿他当做老神仙供着,不多少做点什么出来,这台阶还就下不来了。
“想进去还不容易?等着”归不归叫做替他背篓子的喽啰,先在里面找出来另外一付笔墨,只是这次的墨汁变成鲜红的朱砂。老家伙端着笔墨走到木桥边上,对着宫门的方向找出来一块空地之后,用毛笔蘸着朱砂在地上画了一幅古里古怪的图案。
归不归先是画了一个没有收口的圆圈,没有收口的位置对准了宫门方向。随后在这个圆圈里面写了一连串谁都不认得的文字。写完之后又在圆圈的四周,各自画了一种动物。老家伙的绘画水平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只能大概看出来画的是三只走兽、一只飞禽。但是直到他忙活完,也没有人能认出来画的到底是什么飞禽走兽。
写完画好之后,老家伙又在篓子里面找出来一只淡紫色的长香。归不归将长香点燃之后,又见了几快石头,将长香固定在圆圈的中心。就见一缕青烟徐徐的升到了半空之中,这烟雾竟然久聚不散,没有尽头的向空中升上去。估算到差不多之后,归不归嘴里开始嘀嘀咕咕的说几句什么之后,话音落地的同时,伸手顺着青烟轻轻的划了一下,青烟竟然在空中变向,横着向着宫殿大门的方向飘了过去。
看着这缕青烟源源不断的飘进到了宫殿里面,开始归不归的脸上还挂着他那一付高深莫测的笑容。但是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眼看着这根香烧的越来越短,宫殿里面依然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动静。老家伙的笑容也凝固在脸上。
论起来这套阵法还是归不归独创的,那根长香也是用采办回来的物品他自己制成的。本来将烟雾引到宫殿片刻之后,这烟雾会从里面再次飘出现,根据烟雾的变化来推断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以前这套阵法是万事万灵的,但是现在眼看着长香就要烧尽,还没有看到烟雾飘出来。这样的情形老家伙也是第一次遇到,现在只能咬着牙挺着,只要多少有一点烟雾飘出来,他就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但是事态偏偏不向归不归预计的方向走,直到长香彻底烧完,也不见宫殿里面有一丝烟雾飘出来。
看眼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看着这位老神仙只是随便划了一下,这烟雾一条线的飘进了宫殿之中。包括归家哥俩在内,旁边的众喽啰都是一脸崇敬的目光看着归不归。没等归神仙说话,有点二愣子的小头目先陪着笑脸说道:“老神仙,这香都烧完了。现在怎么办?”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