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任叁

这话出口之后,小娃娃的脸上没有一点归不归想要看到的表情,反而一脸迷糊像的看着老家伙,说道:“燕哀侯是哪个?长得什么样子?”
现在老家伙反而愣了一下,他活的虽然长久,但是也没有久到燕哀侯的那个时代,加上燕哀候生性孤僻,也没有什么画像留下来,除了知道他是将大方师的位置禅让给他的大弟子之外,剩下的就连燕哀侯是何年何月亡故,享年多少他都没有地方打听去。
归不归眨巴这眼睛想了一阵子之后,才磕磕巴巴的说道:“燕哀侯嘛,就是一个白胡子老头……也可能是花白胡子……可能养颜有术是黑胡子也不好说。年纪看着应该有五、六、七,八、九十吧,也可能看着向我这样,老成一点一百出头也有可能…”
老家伙还要继续往下编的时候,被人参娃娃拦住,他学着归不归的语气说道:“好了,你别说了,就当我没问过,要不一会你就要说那个燕什么候的长得可能是圆脸,也可能最近饿的瘦了,变成尖下巴也说不定,怎么样?老不死的,我学的像吧?”
这句话说完,归家哥俩还能看在自己师父的面子上,强忍住了笑意。但是给谁面子这样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在吴勉的身上发生过。吴勉哈哈大笑起来,笑了一阵子之后,才看着归不归说道:“燕哀侯,就是首任的大方师吧?”
老家伙开始被吴勉笑的,还有点臊眉耷眼的。不过听到吴勉知道燕哀侯就是首任大方师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反倒有些惊讶:“这个现在应该没有几个人知道了吧?想不到你年纪不大,还知道这么多的事情”
吴勉没有理会老家伙的马屁,他低下头,看着还坐在地上的人参娃娃,说道:“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人会信,说吧,这下面到底是怎么回事?除了这个大殿之外,其他的都是一些什么地方?”
小家伙对吴勉有些畏惧,低头扭扭捏捏的想了半天之后,才抬头对着吴勉说道:“说实话,我在这里的年头虽然多,但是这里很多地方我也是不敢去的。有几处不用进去就知道里面凶险无比,还有几处虽然看着没有什么,但要不是我们人参有特殊遁法穿墙的本事,我的小命早就留在这里了”
他说完之后,归家哥俩实在是忍不了,抢在归不归和吴勉的前面说道:“有能藏人的地方吗?能藏得住四十多人的那种,有吗?”
小娃娃歪着头,想了半天之后,说道:“能藏人的地方多了,不过还是我刚才说的那样,有几处连我都不曾去过,里面是什么样子我可不敢说”
“那就一处一处找吧”知道了这里跟燕哀侯牵扯上关系之后,吴勉的兴趣就更大了。他看着人参娃娃说道:“狼狗什么的成妖之后都有名字,你不会没有吧?”
“名字—我好像还真有一个…”人参娃娃想了一下,说道:“以前有个老家伙给我起了一个名字,叫做任叁,不过除了那个老家伙也没有人这么叫过我。你们想叫就叫我任叁,反正我也不一定答应”
“任叁,带路吧,你能去的地方,都带我们转一遍”归不归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笑眯眯的看着任叁说道:“顺便说说给你起名字的老家伙,他长什么样子?多大年纪?是圆脸还是尖脸……”
“老家伙就是老家伙,哪有那么多说的”任叁头一扭,不再理会归不归,将目光对准目光,小白牙一呲,说道:“先说好了,我捡能走的地方就带你们走一圈。只走一圈啊,转的多了,我们人参也会晕”
任叁说完,蹦蹦跳跳的向着大殿出口的位置走去,吴勉没有言语,背着双手跟在小家伙的身边。归家哥俩担心那四十多个手下的安危,当下也顾不得归不归,这哥俩紧紧的跟在任叁的身后,生怕一个不留神,跟丢了这个小祖宗。
归不归走在最后面,可能是长生不老药下了肚之后,老家伙的心里面有了底,也不再像刚才那么紧张。离开这里之前,他突然抬头看向装饰着明珠的天棚,虽然还是看不到什么异常的地方,但是归不归的嘴角却露出来一丝古怪的笑容,对着天棚上嘀咕了一句什么,随后也跟着出了大殿。
出了大殿之后,小娃娃任叁直接对着左侧第二个出口走了过去。还没等他进去,吴勉指着左侧第一个出口说道:“按着顺序,也是先从这里走吧?”
任叁停住脚步,扭脸看了一眼吴勉,做了个鬼脸,说道:“都说了,捡我能走的地方带你们转一圈。这里面都是虫子,也许你们人不怕。不过这些虫子是我们人参的天敌,上次好容易才逃出来,我可没有本事再进去一次”
“虫子……”吴勉盯着任叁脸上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慢悠悠的说道:“想不到你也会有怕的东西,不过既然都到门口了,不进去看看好像有些说不过去吧”
听了吴勉的话之后,小任叁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他向后退了几步,说道:“你们谁爱进去谁进去,总之别算上我。要不你们有本事就把这些虫子都弄死,只要别让我看见活的就成”
“不就是虫子吗?”归区嘴里嘟囔了一句,随后伸着脖子向黑洞洞的出口望了一眼,这里面是宫殿之中很少没有油灯的区域,里面漆黑一片,凭着他的眼力,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归区转回头,看了一眼任叁,说道:“踩几脚的事,至于那么麻烦吗?”
听了他的话之后,小任叁露出那一口小白牙,咯咯一笑,晃着脑袋说道:“踩几脚?也可以啊,只要你能把里面的虫子都踩死,我就带着你们在这里,直到找到你说的那四十几个人为止。不过这里面的虫子也是不少,少不了你要多踩几脚”
小家伙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带出来一种嘲讽的语调。让一个光屁股娃娃奚落,这还是让不让人活了?如果不是事前已经动过了手,知道自己哥俩绑一起都不是这个小娃娃的对手,现在已经过去抽这个小王八蛋的嘴巴了。
这口气实在咽不下,不就是虫子吗?再多能多到哪去?归区哼了一声,从身边的墙壁上拔下来一盏油灯。随后端着油灯走到出口边,借着这点的光亮,探头向里面看去。就见里面宽宽阔阔的一条路,路的尽头还是一个出口,只是他现在距离太远,实在是看不清楚前面的出口通向哪里。归莱看着自己的弟弟,本来想拦他,但是看着已经从大殿里面出来的归不归都没有阻拦的意思,也许这里面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凶险,归老大这么一愣神的功夫,事太就已经出了变化。
“那有什么虫子……”归区嘀咕了一句,说完之后,他伸腿迈进了前面的区域。就在这只脚脚落地的一瞬间,突然,这里面响起来一阵“西索…”的声音,归区条件反射的将另一只腿也迈了进来。不过这时他也看清楚这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左右两面墙,连同地面和天棚在这一瞬间竟然都动了起来。归区这才看清楚,是无数只像小蛇一样的虫子潮水一样的向他涌过来。这些虫子有巴掌大小,看着像蛇,但是身上却布满了黑色的鳞片,这些鳞片支棱着,显得这种好像蛇一样的虫子的体型比实际要大得多。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