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回到大殿

询问了他们是怎么进入水池的时候,这三十多人都支支吾吾的,任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多数人像是失去了这一段的记忆,只有几个人隐约的想起来,他们进到宫殿之后就分散开来,各自寻找值钱的宝贝。但是走了没有多久,和归老二几个人一样,也见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跟着眼前就是一黑,莫名其妙的睡着了。等到做梦打雷,被电醒的时候,就发现已经身在水池底部了。
还是没有什么头绪,不过这时候的归不归似乎对这个也没有了兴趣。归家哥俩询问的时候,他只是在旁边听了几句,最后将目光转到吴勉的身上,眼珠在眼眶里转了几圈之后,老家伙溜溜达达的走到了吴勉的身边,呲牙一笑,说道:“我突然有个感觉,可能不久之后,我们就能再遇到一个以前去过的地方”
吴勉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以前去过的地方—你想说哪里?”
归不归说话之前先低头看了看一脸天真烂漫的小娃娃任叁,也冲着这个小家伙笑了一下之后。又将眼光再次对准吴勉说道:“再等一下看看,也许是我想多了”这句话说完,对着吴勉又是古怪的一笑。
这时候,归家哥俩也凑了过来。归老大恭恭敬敬的对着归不归说道:“都问了一遍,谁都说不出来是怎么钻到水池底下的。”
看着归不归一脸怪异的表情,这哥俩理会错误,还以为是自己的这位老师父有所怀疑。归区接话说道:“您放心,他们都是粗人,让他们打家劫舍没有问题,但要是让他们说大话骗人,这些人里面,还没有谁有这种见识。他们这些人,最少也跟了我们哥俩五六年。算是知根知底的”
“那就是着了别人的道了”归不归扫了归家哥俩身后的众喽啰一眼,犹豫了一下之后,接着说道:“本来想让你们哥俩带着他们上去的,但是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让你们回去我又不放心”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低着头犹豫了半天之后,才再次说道:“这样吧,你们回去问一下,看看他们自己的意思,是跟着我们继续往前走呢,还是就到这里,先一步回去,起码回去的路不会像这里这么凶险。”
归家哥俩答应了一声,回去把这些喽啰拉到了身边,把归不归的意思说了一遍。不过老家伙好像是小看了这些喽啰的义气,开始他们只是沉默了片刻,但是有人问起归家哥俩是怎么打算的侍候,归莱归区马上表示,身为弟子,当然要守在自己老师父的身边。归不归人在哪里,他们哥俩就跟在哪里。
听说自己的两位老大都不走,这些人马上坚定的信心,纷纷表示要跟着归家哥俩,最后竟然连一个想要离开的人都没有。
看到没有人有要走的意思,老家伙点了点头,随后呵呵的一笑,低头对着小任叁说道:“人多了一点,不影响你认路吧”
小任叁做了一个和归不归一模一样的笑容,盯着老家伙的眼睛,小家伙说道:“人越多越好,多了热闹。就算把你爹妈——我的大哥大嫂子都叫来也没有问题”
这种小孩子占便宜的斗嘴仗,归不归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他还是一脸笑呵呵的摸样,抬头环顾了四周之后,再次对着小任叁说道:“这里面除了这个水池之外,再没有什么了。前面也没有路了。我们是先回去呢?还是你想想办法,变出一个内室、通道什么的”
任叁翻着眼皮看了看归不归,说道:“我是人参!不是地耗子!你见过谁家的人参会给你们人修内室,开通道的?这里面就这样了,想要继续在这宫殿里面转,就先出去,到外面再选一条路。”
吴勉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看着归不归,心中却在疑惑,按着他老狐狸的性格,不转几圈怎么可能会放心?
归不归好像对这片区域完全失去了兴趣,任叁说完之后,他就让归家哥俩组织那四十来个喽啰,开始向进来的方向退了出去。
大队人马再次回到几个出口的起始点之后,小人参娃娃指着第三个出口说道:“这里面我只进去过一次,里面…”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突然插嘴说道:“等一下,那里面不着急。刚才我有点东西,落在大殿里面了,我们先回大殿那里,等我找到了那件东西,再往前走也不迟嘛”
老家伙说这话的时候,小娃娃任叁突然愣了一下,脸上出现了一种和他表面年纪不相符的纠结表情。小任叁没有想到归不归会提出这个要求,一时之间也找不到理由拒绝他。而老家伙正笑眯眯的看着任叁,看样子任叁的这种表情已经在他的意料之中。
没有在给任叁反应的机会,老家活马上又说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吗?是不是要说大门已经关上了,要你先进去才开锁进……”
这句话算是给任叁提了醒,没等归不归说完,小家伙突然一转身,向着大殿正门的位置跑过去,眼看着他就要‘穿门而过’的时候,突然,任叁的脖子一紧,一只大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脖子,顺势将他提了起来。
抓住任叁的正是白头发的吴勉,他抓住任叁之后,顺势对着大门就是一脚。就听见了“嘭!”的一声,大门再次被吴勉踹开,露出来里面的景象。再次看到大殿里面的景象之后,吴勉怔了一下,差一点把抓住任叁的手松开
现在大殿里面的景象,已经完全的变了摸样。里面凭空出现了一片桃林。这里的景象竟然和不久之前在辽西郡的郡守府中,见到的那片桃林一摸一样,没有丝毫的不同。甚至在桃林中心也有一座一模一样的石屋,这场景就像是将当初郡守府中的那一处地下桃园,原封不动的搬来了。唯一有所区别的,就是没有了那浓雾一般的仙灵之气。
“你刚才说的就是这个吗?”吴勉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继续说道:“之前的景象不是幻术,这个我敢肯定,也敢肯定现在的景象也不是幻术。你是不是说几句,解释一下?”
吴勉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凑过来,向着大殿里面望了一眼。见到正如他预言的一样,老家伙变得有些兴奋,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归不归说道:“有些事情我也说不好,下,进去看看吧,也许进去之后,就什么都明白了。不过这里兴许有点什么好东西,也说不定。”
说完之后,老家伙也没让吴勉,自己已经跨腿过门槛,再次进入到这座大殿之中。见到自己的老师父已经进去,归家哥俩连同身边的众喽啰也都跟了进去。大殿里面看上去除了场景大变样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很难得的,吴勉带着小任叁是最后一个进去的。
进来之后,归不归轻车熟路一般,也不管身后的归家哥俩和众喽啰。穿过桃树林,径自走进了石屋之内。等到众人赶到石屋的时候,老家伙正从里面出来。他眯缝着眼睛的看向走在最后的吴勉,对着他说道:“和郡守府里面一模一样,连里面石床的纹理都一样”
吴勉和归不归对视了一眼,不过他没有进去的意思。将任叁放开之后,他眼睛看着石屋,嘴里却对着归不归说道:“现在能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