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另一位大方师

    “其实我也就是瞎猜,蒙没蒙对的您老人家多多包涵”归不归配了个笑脸,继续说道:“您在水池那里的留言只是障眼之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就是您羽化飞天的所在。当初这里是大周王朝为了您成仙才建的,您老人家应该已经达成了什么誓约,比如说,成仙之后,保大周王朝千秋万世什么的。
    但是您成仙之后,应该是悟到了什么。和那个老家伙徐福一样,都不想依靠自己的能力,来改变这个局势。又不想周氏王族来烦你最后索性藏在这里不出去。而辽西郡的那具仙尸,应该也是用来冒充您的,以证实您飞升之后才没有回来。
    后来就是我那两个徒弟的前任当家,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这地下宫殿的事情。想要来盗宝。后来您就索性化名邱彪,藏身于那位当家的身边。您应该是吓过他几次,那位当家一直到死都没敢下来。
    至于魂髦和节尸虫,也是用来吓唬人的。要不然的话,您早就把那位老当家扔下来喂虫子了。至于这里为什么大殿变桃园了……”
    说到这里,老家伙故意的拉了个长音,脸上做了一个老狐狸的笑容,随后说道:“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本来就是一半一半的,一半是大殿,一般是桃园。您只不过是换了个方向而已。”
    姬哀看着归不归微微一笑,说道:“可惜你的福缘薄了那么一点点,要不然的话,我倒是想看看,如果你做了大方师的话,方士一门会有怎样的前景。唉……可惜你的命中没有这个缘分”说着,这位首任的大方师还略显失望的摇了摇头,可能是不想众人见到他失望的表情,姬哀侧过身子,避开了众人的眼神。
    不过吴勉注意到姬哀摇头的同时,脸上的神色突然变得异样起来,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嘴角微微上扬,就像是想起来了一件好笑的事情。不过这表情转瞬即逝,只是眨眼的功夫,姬哀就又恢复了正常。如果不是吴勉所在的位置正好对着燕哀侯的面孔,那么这个表情也就不会有人看到了。
    就在吴勉诧异首任大方师脸上突现异样表情的时候,突然在空气中传过来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可惜了,归师兄这辈子都不会有成为大方师的机会……”听到这声音之后,现场除了姬哀之外,所有的人都是一愣,四处看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说话的人。谁都没有想到除了他们之外,还会有其他的人在这宫殿之内。
    而吴勉和归不归二人的表情更加愕然,这一老一少对视了一眼之后,归不归马上将目光转到姬哀的身上,说道:“这里还有其他的出口吗!”
    燕哀侯摇了摇头,说道:“除了你们进来的大门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出口”说到这里,姬哀顿了一下,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这一老一少,这才继续说道:“看样子,说话的这个人你们认识?”说着。他有些自嘲的笑了一笑:“今天是什么日子?要么几百年都没有人下来,要么一天之内,下来个几波人。我这个小小的所在竟然还热闹起来了。”
    归不归苦笑了一下,说道:“说起来也不算太远,您老人家是首任大方师,刚才说话的那个是现任大方师。可惜上一任大方师出海了,要不你们在世的大方师就算都齐了”说完之后,老家伙抿嘴笑了几声,只是现在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这笑声听起来就像夜枭在叫一样。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大殿外若有若无的响起来一阵细微的响动。听到响动之后,归不归先看了姬哀一眼,老家伙的眼珠在眼眶里面转了几圈之后,还是放弃了燕哀侯,几步就到了吴勉的身后。
    几乎就在归不归站到吴勉身后的同时,大殿之外走进来几十号人。这些人有老有少,都身穿方士特有的白色长袍。这些人里面除了为首一个红头发的火山,吴勉认得之外。其他的人都没有见过,不过站在他身后的归不归脸色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鼻洼鬓角已经有黄豆大小的汗珠流了下来。
    再看这些方士就像是训练好一样,鱼贯而行进到大殿之后,分别站在大门处两侧,让出了门口进出的位置。
    等到这些人各自站好之后,大殿外面再次有人走了进来。不过这次并排走进来三男一女四个人,正是上任大方师徐福座下的四大弟子—仁、义、孝、俤。
    进到大殿之后,第一个说话的是广孝,他冲着身边的广仁说道:“广仁师兄,我说什么来着—归师兄不会离开辽西郡百里之外,按着咱们这位老师兄的脾气,就喜欢藏在别人的眼皮底下。这就叫做灯下黑了”
    广仁冲着广孝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对准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辽西郡一别,归师兄和吴勉小兄弟,你们俩别来无恙啊。上次归师兄让我见识了破空的威力,让我至今难忘,说不得今天我带齐了几位师弟,还有座下那些不成器的弟子们,再来见识一下归师兄的神妙术法”
    说到这里,广仁突然顿了一下,目光从归不归的身上移开,先在面前众人的脸上扫了一圈,虽然见到任叁之时,现任大方师的目光充满了惊讶的表情,不过他的目光最后还是落在了吴勉的身上。他刚才说话的时候,心里突然一阵莫名的恐慌,这还是他接过上任大方师的道统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和已经和废物差不多的归不归没有关系,而眼前的这些人也不像是有这种能耐的,那么唯一能给他带来这种恐慌感觉的就只剩下吴勉了。能让上任大方师选中,还继承了那颗他做梦都想得到的种子,这就难怪会给现任大方师这样不愉快的感觉了。
    就在广仁盯着吴勉的时候,吴勉也没有任何顾忌,一脸冷笑着现任大方师对视了起来。这时候,老家伙突然对着空气喊了一句:“都是方士一门,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真的不出来报名号客气客气,让这些小王八蛋知难而退吗?”
    归不归刚刚说完,耳边就想起来姬哀的声音:“我的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如果方士一门中,有人飞升之后还能重返凡间的消息传出来的话。那么我们的方士一门就遇到灭顶之灾了。你们自己的恩怨,就还是你们自己解决……”
    看其他的人都没有反应的样子,似乎只有归不归听到了姬哀的话,而这边的人群除了归家哥俩大约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之后,剩下的众喽啰都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广仁他们那边。
    吴勉和广仁互相瞪的同时,火山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从下一代的人群里面走了出来。走到广仁的身后,在现任大方师的耳畔说了几句什么。听到火山说完之后,广仁愣了一下,随口问道:“你敢确定吗?”
    火山没有说话,只是坚定的点了点头。这时的广仁已经没有心思在搭理吴勉,他抬头向着桃林里面看了几眼,随后扭过脸上,对着身边的三位师弟师妹,说道:“你们还记得燕哀侯嘛?我们好像误打误撞的进了首任大方师的陵寝了”
    这句话说完之后,义、孝、俤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这三人前后左右的看了一圈之后,广俤先说道:“不是说首任大方师已经飞升了吗?这里怎么还有陵寝的事?”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