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收徒

    “你搞错了,我是看戏的”归不归冲着火山做了个鬼脸之后,不再理会他。直接对着广仁的位置说道:“要不还是你来吧,火山是老家人我看着长大的,揍他我老人家也没有露脸的地方。”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呲牙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我就不一样了,虽然你也叫了我老人家几百年的师兄。不过算起来你入门最早,论起来老人家我应该叫你师兄的,比起小火山来,揍大方师还多少能有些成就……”
    “那我揍师叔岂不是更露脸!”这句话喊喝出来的时候,火山的身上已经出现了一层红得发紫的火焰。他先是向后退了半步,躲开了归不归的指头之后,双手手心分别吐出来一柄布满火焰的量天尺,对着归不归的头顶打了下去。
    就在这两柄量天尺对着归不归打下来的时候,老家伙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直接一拳对着火山的脑袋打了下去。
    “嘭!”的一声,在量天尺打在归不归头上的前一刻,老家伙的拳头已经打在了火上的脸颊上。这个红头发的男人瞬间被打飞出去,飞出去二三十丈远撞到了大殿上之后才摔倒在了地面上。
    “都说揍你不露脸了,你还闭着眼往前凑……”话虽然是对着飞出去得火山说的,不过归不归贼兮兮的眼睛却盯着已经没有了笑意的大方师。这时候,广仁身后的一半弟子已经到了火山倒地的位置。查看了伤势之后,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回过头来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火山师兄无碍,只是晕倒了……”
    听到了门下弟子的话之后,广仁的脸色才算恢复了正常。他没有理会归不归和吴勉,转过来头对着自己三个师弟师妹说道:“吴勉先生铁了心不愿归流,那么也不便勉强。之前我和三位师弟商议的事情就此作罢,既然没了同门的情分,师弟们再要对此人如何,我这个大方师也不好横加阻拦了。”
    本来都以为广仁会亲自出手,没有想到他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将这件事推到了广孝三人的身上。
    这时候,广仁的门下弟子已经将还在昏迷状态中的吴勉抬了回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弟子之后,广仁开口说道:“起来吧,火山,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倒在地上的火山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的脸色灰白就像死人一样,直勾勾的看了自己师尊一眼之后,突然“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口鲜血喷出来之后,火山的脸上反而多少有了一丝血色,挣扎着站起来之后,站到了广仁的身后。
    见到了火山醒过来之后,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继续对着广字辈的其他三个人说道:“吴勉先生不愿归流是我身为大方师的失察,我将会带门人回去自省——三位师弟,我们就此别过……”说完之后,广仁也不理会有些愕然的三个广字辈师弟,带着自己的门人和百济的尸体向着大殿之外走去。
    广孝三个人谁也没有想到广仁竟然会说走就走,不过少了最大的一个竞争对手,三个人只是默不作声的相互看了一眼,谁也没有开口阻拦大方师离开的意思。眼看着这位大方师就要离开的时候,吴勉身后有人叹息了一声,随后一个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就走了吗?看来徐福之后,方士一门再无中兴之人。可惜籛铿创方术以来两千多年,方士还是难逃消亡的厄运……”
    这话还没有说完,站在大殿门口的广仁回头,将目光对准了说话的那人身上。说话的是不显眼的中年汉子,这人手里牵着一个光屁股的小娃娃。广仁的记忆当中并没有这样的一个人物,微微笑了一下之后,大方师慢悠悠对着那汉子说道:“那么阁下呢?阁下担任大方师的时候,看出来方士一门要消亡了吗?”
    在广孝三个人惊异的眼神中,广仁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看着化身为邱彪的首任大方师姬哀继续说道:“之前得知这里是首任大方师的飞升之地,我已经有些怀疑。刚刚见到这神鬼莫测的渡法之术,我可以肯定阁下贵姓姬。本来按着方士一门的规矩,在场所有的人都应该向首任大方师大礼参拜的。不过可惜了……”
    “广仁,你说他是首任大方师?”没等大方师说完,广义忍不住直呼其名,倒退了两步之后,盯着对面那个不显眼的中年汉子,嘴里对着广仁继续说道:“不对!如果说他是首任大方师燕哀候的话,那么成仙的那位是谁?”
    “也是燕哀候大方师”广仁对这位师弟的无礼毫不为意,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看着那位首任大方师接着说道:“成仙的是本尊,现在给我们教诲的是他老人家在飞升之前,藏在一个凡人皮囊里面的一丝魂魄。如果我猜的没错,这里应该藏着一个需要我们这位前任大方师亲自看管的宝物……”
    到底是徐福之后大方师的继任者,广仁所说的就连吴勉都没有想到。他回过头来看了还在嬉皮笑脸的归不归一眼,有带着凉气的语调说道:“看来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我就说你怎么对这里这么好奇,原来还真是藏了私货的。”
    归不归讪笑了一下,冲着吴勉说道:“这个你误会老哥哥我了,这样的事情是方士一门的不传之秘。像我这样一个被踢出门墙的老家伙怎么可能知道?”吴勉闭着眼也能猜到这个老家伙还有什么在瞒着自己,只是现在这样的情形不好发作。
    就在吴勉瞪了一眼归不归的同时,广孝突然怪笑了一声,他和广体一样,都不在称呼大方师,直接点名道姓的说道:“广仁师兄,知道方士一门的开山之祖就在这里,还要让我们这几个人给你断后吗?好算计啊,等到我们和首任大方师两败……”
    “谁说占了一个凡人皮囊的魂魄,还可以被称为大方师的?”没等广孝说完,广仁很难得的打断了他的话。这位大方师眼睛盯着燕哀候,淡淡的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魂魄再无身前之位,这还是首任大方师立下的方士之规。既然燕哀候只剩下了魂魄,那这里也就只有一个大方师了。我等众人追回遗落在外的本门重宝,怎么说都不为过吧?”
    说到这里,广仁将目光转移到了吴勉和归不归的身上,随后继续说道:“说句不恭敬的话,今天这里只有一个大方师,方士一门以我为尊。就算燕哀候本尊此时将世临凡,也不能再干涉此事。既然吴勉先生不肯归流,那么就请归还本门遗失在外的重宝吧……而且既然我们这些晚辈到了,这里所藏之物自然有我们这些晚辈来看管,燕哀候也可以收了这丝魂魄,成就仙界大圆满的功德。”
    广仁的言下之意已经说得明白,这次不但要吴勉从徐福那里得来的方士重宝,还要燕哀候留下这丝魂魄看守的宝物。而且碍着方士一门的规矩,就算是燕哀候这样过了气的首任大方师,也不能对抗现任大方师的法旨。之前给吴勉和归不归二人渡法,还可以装糊涂掩盖过去。不过现在已经亮明了身份,就算他是首任大方师的魂魄,也不能强加干涉了。
    “你是第二个用大方师的名头来压我的,不过你比小徐福更让我厌恶。”燕哀候似笑非笑的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随后突然怪异的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可惜了,斗心眼你也不是首任大方师的对手,小吴勉,来,给我磕个头。今天大方师我的心情好,收你做个看门的小徒弟…….”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