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吃亏

    没等燕哀候说完,归不归突然重重的一拍大腿“啪!”的一声响之后,一脸懊恼的对着燕哀候说道:“广孝手里也有几件好东西的,早知道是他的话,我就把囚龙锁和天钉写竹简上面了。我就不信广孝会心疼这两件法宝……”
    “囚龙锁和天钉?”听到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已经微微皱起了眉头,翻眼皮看了看还在白活的归不归,抢先说道:“我怎么记得你刚才已经说过了?就在龙骨的后面,还有冲天尺,那个是不是火山手上用的?之前我见过广悌的发针,应该也就是你说的发尾针吧……”
    虽然归不归一个劲的向着吴勉使眼色,不过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也是他的记性好,一直将归不归说的那十几样法宝都重复了一遍之后,才闭上了嘴巴。
    “现在我有点可惜徐福没有把大方师的位子给你了”吴勉说完之后,燕哀候的目光停留在归不归脸上良久,最后才说道:“我是看到的,你是算到的。只不过不敢肯定这个‘囚榕’到底是谁的人,才把广仁他们几个人的法宝都说出来。也许谁头脑一热,真的就拿着自己的法宝来换那柄断政了。好心思,说说吧,你是怎么看出来破绽的……”
    被吴勉说破之后,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尴尬。冲着燕哀候干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也是瞎猜的,书简是广仁亲自写的没错。不过囚榕那小子嘴里只有大方师,除了自我介绍之外,自己的师父火山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有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广仁的亲传弟子,就算是给大方师传话的,怎么也要客气几句提两句自己的师父吧?这小子不尽不实的,我怎么也要试试吧?”
    燕哀候听了之后没有任何的表示,沉默了片刻之后,看了一眼身边的小任叁,说道:“当初徐福办错了,你这样的人怎么能囚起来呢?就算囚了百年又能怎么样……”
    听到首任大方师夸他,归不归呲牙一笑,正要说几句客气客气的时候,突然听到燕哀候那里话锋一变,继续说道:“这种人就应该直接送他下去轮回的,就算没有了术法,凭着这幅心智,也够广仁喝一壶的。小家伙,你是遇到好时候了,如果赶上我是大方师那会。现在你都不知道轮回多少次了。”
    “那你就提徐福抹了这个手尾吧”小任叁看了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的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奶声奶气的说道:“反正我看着他也不怎么顺眼,你直接让这个老不死的一老白了吧。省的你们方士一门最后在他手上倒个大霉……”
    “你们二位说错对象了吧?”归不归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液之后,慢慢的向着吴勉身边靠拢,嘴里继续说道:“现在要造反的是广孝,您不去收拾他,反过来算计着要弄死我。这笔账怎么也不应该这么算吧?怎么说我也做了几百年的方士,总不可能眼看着大方师被一个外人算计了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继续向着吴勉使着眼色。好在这次吴勉给出了回应,趁着归不归说话的间歇,他对着燕哀候的位置开口说道:“不过就算广孝现在知道了断政剑在我们的手上,他还能做什么?如果他还是方士的身份,说不定还可以用断政剑来威胁一下广仁大方师的地位。现在他也不是方士了,还能怎么办?不要脸去拜广义、广悌或者辈分更低的方士为师,恢复了方士的身份之后,再有断政剑去夺大方师的位置?”
    吴勉的话总算将燕哀候拉回到了正题,他沉默了一会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归不归的脸上,随后说道:“小家伙,你说说看,如果你是广孝的话,你会怎么做?不会真的要拜个小方士为师那么下作吧?”
    听到燕哀候的语气有些缓和之后,归不归咽了口唾液,这才陪着笑脸说道:“也不用那么麻烦,再说就算搬到了广仁,大方师的位置也不一定是谁的。弄不好还给广义、广悌做了嫁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断政剑直接送给广义、广悌的其中一人。埋下了种子之后,等着它生根发芽就行。徐福早就算过广孝早晚是要改投他教的人,广孝想的不是大方师的位置,他只要能捞到好处就成。当然了,这个好处自然是越打越好。”
    “我就说这个老不死的不简单吧”没等燕哀候说话,小任叁已经抢先说道:“你刚才问他:你是广孝的话会怎么做?这个老不死的现在可也不是方士,他自己怎么做也没有问题!”
    归不归想不到这个小娃娃会这么记仇,咂巴咂巴嘴之后,老家伙心里突然明白问题是出在哪了。当下转回头来,对着自己那俩徒弟喊道:“归莱归区!这几天山上的藏酒都喝完了是吧?喝完就不知道下山去买吗?买不着就抢啊,你们是土匪!这个是你们的本分!还有多少藏酒都从地里挖出来,喝下去的才是酒,埋在地里的是马尿!”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小任叁脸上才算是露出点笑模样。擦了擦流下来的口水,对着跑出去的归家哥俩喊道:“记得杀只鸡,我们人参不吃素……”
    安顿好了小任叁之后,归不归才算是松了口气。本来依着吴勉的意思,要马上下山拦截那个假囚榕。不过临走的时候却被燕哀候拦住:“算了,由他去吧……徐福既然把断政剑留在这里,就应该已经替广仁算好了结果。如果没了断政剑就丢了大方师位子的话,那广仁做不做这个大方师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这不是广仁的事”吴勉慢悠悠的摇了摇头,眯缝眼睛盯着燕哀候,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把我当成猴子耍,耍完了就走。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说话的时候,吴勉也不理会他这位老师兄。身子一晃已经消失在了燕哀候、归不归众人的眼前。看着吴勉消失的位置,老家伙归不归叹了口气,回头冲着燕哀候苦笑了一声,随后说道:“您真的不拦一下吗?这次你这位老师弟弄不好要吃个亏……”
    “那就吃个亏吧”燕哀候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起身带着小任叁向着下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现在亏点亏也好,总比再过两年吃个大亏把命搭上的好……”
    看着燕哀候和小任叁越走越远的背影,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低声说道:“这哪是吃一次亏能扳回来的……”
    归不归自言自语的时候,吴勉已经出现在了那个假囚榕的面前。这时候‘囚榕’已经到了山脚下,看见了这个辈分已经大到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好的吴勉,‘囚榕’愣了一下,随后带着怯意说道:“您老人家怎么亲自下来相送了,这让弟子怎么敢当?您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对你没什么可说的,等到广孝看到你的尸体之后,他会和我说的。”吴勉说话的时候,身体表面已经浮现出来无数道冒着火光的电弧。
    ‘囚榕’的脸色瞬间变得雪白,看着吴勉说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他没什么意思,只是看出来你露出来破绽了。”没等吴勉说话,就在‘囚榕’的身后,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人现身之后,不再理会‘囚榕’直接对着吴勉说道:“正好,省的我上去找你了……”

第九十二章 囚榕回目录 第九十四章 假囚榕(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