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灌无名的来历

    “有本事你从我的禁制里面冲出去。”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转回了头眼睛看在还趴在地上的吴勉,嘴里对着假囚榕继续说道:“你也可以再试试跟老人家我动手,不过别说我欺负晚辈。下次我老人家会还手……”
    归不归说完之后,空气中的假囚榕就好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归不归也不打算再理会他,老家伙对着脚边趴着的吴勉说道:“我说的你再考虑一下,只要现在你点点头,答应以后有什么事好好说,再不动手不动脚的。现在我就去把灌无名给你抓过来,随便你怎么处置。”
    归不归出现之后,吴勉索性放弃了自己起来的打算。就这么趴在地上,等到归不归说完之后,他突然没有征兆的笑了一下,笑声过后,吴勉看着这个老家伙说道:“现在答应你的话,我自己都不敢信,你敢信吗?而且你的术法被徐福封住了,现在靠燕哀候渡法给你。不过你就真的打算在这里靠燕哀候活下去吗?还记得吗,解开封印的方法在地图里面,只有我知道后面几处地图的位置。你还要和我走一段很长的旅程……”
    吴勉说完之后,归不归沉默了半晌。就在吴勉打算再说几句的时候,老家伙突然从地面上跳了起来。在半空中转过身来,对着身后的空气吼道:“灌无名!知道被你打倒的人是谁吗?别说是你了,就是你师父广孝看见他都要叫声老祖宗!你敢翻着辈的欺师灭祖!今天我就要替满天的神仙送你下去轮回……”
    话说到一般的时候,老家伙突然在原地消失。他消失之后片刻,吴勉身前十几丈的位置突然出现一道火光。随后一个人的身子从火光中重重的摔了出来,当这人挣扎着准备爬起来的时候,归不归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老家伙抬起一只脚从踩在这人的胸口。笑呵呵的看着这个人说道:“别说,之前你还我老人家都骗过了,面对面的都没有认出来。想不到广孝这次这么下本,连你都舍出来了。”
    归不归有意卖弄,他制住这人的位置正对着吴勉。老家伙脚下踩着的这人已经不是之前囚榕的相貌。他脸上虽然还有一些火烧过的伤痕,不过已经能看出这人的容貌。他三十多岁的年纪,长相并不出众。平平凡凡的相貌上却有着一头如雪一般的白发。
    相比这个叫做灌无名的白发男人,吴勉更对归不归的能力感到惊诧。这个老家伙跟着自己也有几年了,虽然知道归不归是和广仁同时期的人物,之前也看着他动过几次手。但是用老家伙脚下踩着那位丝毫没有还手余地的灌无名作比较,自己的术法和他比,真的是天差地远……
    不过看着老家伙脚踩灌无名时,一脸得瑟的样子。吴勉刚刚心生的一点敬佩之情,瞬间消失的荡然无存。
    “看见这个人了吗?他就是刚刚变化成囚榕的那个人,这人叫做灌无名,当年号称是徐福徒孙当中的第一人……”只不过现在这位第一人被归不归踩在脚下,浑身上下都被大汗湿透。白发一绺一绺的贴在脑门上,看上去说不出来的狼狈。
    虽然被归不归踩在脚下,不过灌无名还是有些不服不忿。他喘息了几口粗气之后,对着头顶上的老家伙说道:“归师叔,怎么说你也是我的长辈,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以大欺小?”
    “那么你刚才欺师灭祖怎么算?”归不归冲着脚下的灌无名笑了一下,脚下又加了几分力道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就许你欺师灭祖,我就不能以大欺小?灌无名,你以为好事都是你师父广孝一家的吗?不过话说回来,小娃娃你也有点胆量。换了一副面孔就敢出现在我老人家的面前,这个我着实没有想到。”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偷眼看了看吴勉那边的情况。看到他的眉头正一点一点皱起来之后,老家伙明白吴勉的心思,当下马上改了话题。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灌无名是被徐福那个老家伙钦点,在他身边学艺七年。他这一辈的弟子里面,除了火山之外,就属灌无名守着徐福的时间长了。不过火山的天资所限,无法承受长生不老药的药性。后来还是借了他师父广仁的力量才变成不老不死的体制,不过比起来正统的不死药,还是差了不少的……”
    说到这里,老家伙将目光对准了脚下踩着的灌无名。看了他一眼之后,归不归又继续说道:“不过这个灌无名就不一样了,他和你我一样,是少有能适应不老药药性的人。也是广字辈之下唯一的白头发,不过上次广仁从你手里拿了不老丹药,只怕现在又有新的白发已经出现了……”
    广字辈之下弟子中唯一的白头发,还跟着徐福学艺七年。凭这个就已经远超其他平辈弟子了,不过吴勉还是不明白,广孝家的祖坟冒了什么青烟,能收下这样的一个徒弟。
    没等吴勉开口,归不归已经主动开口解答了他这个疑惑:“当初灌无名拜师的时候,我还亲眼看见了。不过这个小娃娃本来想着拜徐福的,可惜徐福那个老东西说他在陆地上的师徒之缘已经缘尽,后来灌无名才阴错阳差的被广孝捡了这么一个便宜。这些年来广孝一直嚷嚷着要反出方士一门,跟有这么一个宝贝徒弟也有极大的关系……”
    “是啊,论弟子,广仁有火山,我有灌无名。就算反出方士一门,我们师徒俩也有本事能在创出一个新的门派……”没等归不归说完,对面的树林里面突然走出来一个人影。他向着归不归和吴勉的位置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归师兄,我替灌无名向你求个情,把他放了吧。”
    “我就知道这样的事情,你一定不会放心弟子们的……”归不归没有任何意外的看了外面那个人影一眼,随后说道:“之前广仁写的竹简,你应该已经看过了吧?现在也确定了断政就在我们的手上。现在是不是有点后悔了?如果你还是方士的身份,有了断政剑,大方师这个位置你还有可能和广仁挣一挣。现在就只有看的份,大方师广字辈的人都可以挣,只有你不行……”
    外面出现的人影正是不久之前,先反出方士一门,随后有被吴勉用储天珠差点打死的广孝。只不过好像出现了一道看不见的墙壁挡在了他的面前,广孝只能站在距离归不归几十丈的位置,冲着归不归行了一个半礼之后,他继续慢慢的说道:“一个大方师而已,有什么好挣的。你说的对,我已经不在方士了。比起大方师的虚头,我更有兴趣建造出一个门派来。”
    说到这里,广孝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对面还趴在地上的吴勉一眼之后。再次说道:“吴勉先生也是一位不世出的奇才,如果不嫌弃的话,这个新的门派我们两家一人一般如何?现在方士门中暗涌不断,我有把握在百年之内就能超过方士一门,从此之后,这世上只有我们的门派,方士什么的已经做古了。”
    这时候,吴勉终于咬着牙,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看了看远处的广孝之后,对着他说道:“你说我现在已经是方士的祖宗辈了,还会和你去创什么新门派吗?不过你想留在这里的话也可能,依着我算来,广仁的第二波人马也快到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