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急转直下的广孝

    归不归只是一味照着广孝的要害死缠烂打,虽然几乎不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不过这也生生的将广孝绊住,让他抽不出身来照顾自己的徒弟。
    那边的火山和灌无名也打在了一起,虽然两个人的实力相差不大,不过灌无名之前已经被归不归打伤,又被那个老家伙踩在脚下半天。片刻之后,两个人便分出了高下。火山双尺砸下来的时候,灌无名脚下慢了一拍,被尺尖扫到,整个人飞出去七八丈远,最后被归不归布下的禁制格挡住才摔落到了地面上。
    倒地之后的灌无名当即晕倒,趁着他人事不知的时候,火山再次挥动双尺,扑倒了归不归和广孝那边。一个归不归已经让广孝头疼不已,再加上好像下山猛虎一样的火山,三个人缠斗在了一起,俩打一个让广孝应顾不暇。
    “等一下!”这一声大喊出来的同时,广孝的身上再次出现了那种白色的光晕。归不归和火山两个人被这光晕推开,广仁这时才有机会喘了几口粗气。对着面前的老家伙和火山说道:“看来今天被算计的是我……你们两个人已经暗通了消息,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广悌和广义的身边有大方师的人。我在他们那里刚刚离开,广仁便已经得到了消息。然后他去吸引广义、广悌,你趁着这个机会过来……我说的没错吧?”
    火山冲着呼呼带喘的广孝冷笑了一声,随后说道:“大方师稍后便到,广孝,他让我留下你,有话要亲自问你……”
    “连师叔都不叫了?”归不归走到了一边,笑嘻嘻的看着火山,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替你师尊解决掉这么大的一个隐患,他没说要怎么答谢我老人家吗?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
    “等着大方师到了,你就知道了。”对归不归,火山的态度多少要好一点,不过他眼里出了广仁之外谁都不认,还是能听出来一股桀骜不驯的味道。
    不过归不归丝毫不以为意,他笑嘻嘻的看了火山一眼,说道:“算起来你师尊也差不多该到了,广义、广悌他们俩都不是傻子。把断政剑送到他们面前还好说,就凭一张竹简的托本就想让他们俩造反?弄不好广仁这一路上连只蚂蚁都没有踩死一只。”
    归不归说完,本来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的广孝也沉默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远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灌无名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这次我认栽了。不过这次是我,什么时候会轮到你?你也是被踢出门墙的人,早晚会找回被封印的术法。你说广仁会不会趁你尾大不掉之前,集中力量解决掉你?只要你不在了,吴勉身体里面的种子就是广仁的了。谁知道以后他会不会发现有什么办法,能炼化那棵种子的。”
    “挑拨的好!我终于知道徐福那个老家伙断定了你要改投他教的。如果你不走的话,那方士一门不打群架才怪。”归不归冲着广孝拍了拍巴掌,随后扭脸看着火山,说道:“你师尊平时没和你说要怎么处理我吗?有什么你只管实话实说……”
    “归师兄要客气了,广孝那样的人说话当不得真……”没等火山回话,禁制外面突然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不用看光听声音也知道这是大方师广仁到了。听到了广仁的声音之后,广孝的脸上瞬间变得死灰。现在形式瞬间急转直下,看来今天自己和灌无名真是难逃一劫了。
    说话的时候,禁制外面已经出现了广仁的身影。不过他并没有穿过禁制过来,只站在外面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归师兄和是前任大方师一个时期的人物,论资历整个方士一门也没有几个人能赶得上归师兄。今天得归师兄相助,才没有让奸人得逞。感激师兄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再有二心……”
    广仁一直站在禁制外面说话,用意已经十分明显。这是让归不归撤掉禁制,否则就算是他这样的人物,也要一步一步得走进来。不过归不归就好像没有发觉一样,嬉皮笑脸得看着还在禁制之外的广仁,说道:“那么大方师倒是说说看,你打算怎么谢我?不是感谢一下就完了吧……”
    “如何感谢,大方师自有安排。”这时候,火山终于忍不住盯着归不归说道:“现在撤了禁制,请他老人家进来,后来的事情大方师自然会给你交代。”
    “扯了禁制……”归不归摸了摸他没有几根白头发的秃脑袋,咂巴咂巴嘴,说道:“你看看。年纪大了就是误事,这个禁制要怎么撤来着?我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对了,刚刚我是怎么放你进来的?坏了,怎么这么短的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归不归的样子很是做作,一副想进来就自己走,要不然我也没办法的样子。看得后面靠在大树休息得吴勉一阵有些放肆得大笑,笑的惹得火山对着他怒目而视。吴勉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好一阵子之后才止住了笑声,对着前面还在挠头的归不归说道:“如果实在想不起来的话,就让大方师自己走进来吧。就这么几步路,大方师应该也不会在意。”
    就字眼来看本来挑不出来什么毛病,不过经过吴勉这天生的刻薄语气说出来,和骂人也没有什么两样了。火山当场就对吴勉瞪起了眼睛,刚刚想要发作的时候,听到广仁在禁制外毫无世间烟火气的声音:“多谢吴勉祖师的提醒,弟子广仁原本就是要走进来的……”
    说话的时候,火花再次闪耀了起来。广仁已经迈腿走进了禁制当中。虽然大方师走的并不算快,不过比起来刚刚广孝的速度,这已经算是健步如飞了。而且这几步一气呵成的走了下来,中间没有丝毫的停歇。
    片刻之后,大方师已经再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几乎比广孝的速度快了一倍有余。现身之后,广仁冲着吴勉的方向行了个半礼,随后说道:“弟子职位所限,不能对祖师大礼参拜,还请吴勉祖师见谅。”
    吴勉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对着广仁点了点头,说道:“好说,我也不给什么见面礼了。”
    又客气了几句之后,广仁将目光转移到了归不归的身上,说道:“归师兄,这次你帮了我的大忙。如果不计前嫌的话,重入方士门墙可好?我可以效仿首任大方师代师收徒,从今日起你还是前任大方师的座下弟子,自我已始,广字辈中门人继续称你师兄,如何?”
    广仁说完之后,归不归叹了口气,看着大方师说道:“你不是打算这样就把我打发了吧?当初徐福把我从方士门墙里面踹出来的时候,亲口说以后再不许我踏入门墙之内,当时你就在旁边,应该也听到了吧?再有,谁说老人家我想再入门墙,就一定还要拜徐福那个老家伙为师的?你把山上那位首任大方师忘了吗?我直接拜他,那又是什么成色……”
    几句话将广仁堵了回来,好在大方师的修养极好,他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将话题引到了广孝的身上,遮过了拜师这件事:“这个不急,不管拜何人为师,怎么都是我们门内的事,当前大事是这个人——广孝,听说你已经反出了方士一门。既然都不是同门了,你还要继续生事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