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下山

    “胜诸侯,败贼寇而已,我认……”广孝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广仁,随后慢慢的向着灌无名倒地的位置走过去。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我们俩做了几百年的师兄弟,也明争暗斗了几百年。你拜了师尊的第一天,就注定了要继承大方师的位置。我呢?我连方士做的都摇摇欲坠……什么叫做早晚要另投他教?”
    说话的时候,广孝已经走到了灌无名的身边。看到自己这位弟子无大碍之后,他继续说道:“广义和广悌就算挣不到大方师的位置,也会成为方士一门的名宿。你的大方师做腻了,还可以传给火山。我呢?我只能另投他教……”
    说到这里,广孝顿了一下,他伸手在灌无名的脸上抹了一下。就见他这位弟子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清醒过来之后身子一翻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在广孝的身边,看着对面广仁、火山师徒俩。
    “别那么紧张,败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广孝看了脸色铁青的灌无名一眼,随后继续对着对面的大方师师徒俩说道:“主谋是我,杀了你徒弟囚榕的是徳源。现在他人已经入轮回,替囚榕偿了命。灌无名只是尊我的号令行事,这日之事罪在我,希望大方师看在曾经在前任大方师座下学艺的情分上,放过了灌无名。”
    “今日之事原本就不会迁怒他人”广仁迎着广孝的目光看过去,两个人对视了片刻之后,广仁继续说道:“不过广孝你要跟我回去,看在都是前任大方师一师之徒的份上。我也不会难为你,只要你面壁思过百年。百年之后赎清今日之过,我还是可以放你下山。”
    “不奢求了”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大方师不送我入轮回,那就让世人看看我这个谋逆大方师之人的榜样吧。是不是还要消除我体内不老药的药力?”
    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看着广孝说道:“我刚刚说了,要你思过百年的。没有了不老药的药力,你怎么能熬过这百年?百年之后,只要你能真心悔过,还是可以下山,只是没有了方士的名号了而已。不过虽然不老药的药力不能消除,但是你的术法我要封印出来。百年之后你真心悔过之后,这术法自然还会给你。”
    “等一下,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大方师的话刚刚说完,归不归突然一脸诧异的对着广仁大声喊道:“什么叫做消除不老药的药力?我被关了这一百来年,你们竟然已经能消除不老药的药力了?”
    “有因就有果,这有什么稀奇的。”广仁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当初前任大方师渡海之前,已经找到了消除不老药药力的法子。只不过当时没有印证而已,这还是前任大方师渡海之后的第二年,我才印证了这个法子。消除了不老药的药力之人,会像一般人一样,过完他几十年的余生……”
    “徐福那个老家伙刚走第二年,你就印证了消除不老药的法子……”归不归古怪的冲着广仁笑了一下,扫了对面的广孝、灌无名师徒俩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个是不是有点急了?你这边急匆匆的找到了消除不老药的法子,也难怪其他的白头发会害怕了。要是我老人家还在方士一门墙里面的话,弄不好第一个造反的就是老人家我了。”
    “只是凑巧而已”广仁微微笑了一下,随即马上改变了话题,要带着广孝离开。当下回过身来冲着懒洋洋的吴勉再次行了个半礼,说道:“已经不早了,弟子不敢打扰祖师休息。这就带着广孝回去面壁思过,之后祖师只有派人传个话,弟子一定随叫随到……”
    说完之后,广仁有何归不归客气了几句,随后带着火山,押送着广孝离开了这里。他们离开之时,灌无名本来打算跟着走,陪广孝面壁。不过他还是被广孝几句话打发走:“你跟着我有什么用?做你自己该做的事情。百年之后我们师徒再见之时,希望你会送我一个门派作为见面礼。”
    最后一句话才算拦住了灌无名,不过就在广仁几个人要离开的时候。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吴勉终于忍不住了,冲着广仁的背影喊道:“那么断政剑呢?你也不要了吗?”
    “不需要了,前任大方师本来就是要我舍弃它的。”广仁回过头来,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之前太拘泥于形式,过于优柔寡断。有了断政剑我是大方师,没有了这把剑难道我就不是了吗?如果之后有人来要断政,祖师只管给他就是。匹夫怀其重宝,未必是一件好事。”
    广仁说到这里,吴勉总算明白了这其中的奥秘。沉默了片刻之后,吴勉对着马上就要离开的广仁众人说道:“从头到尾你都没有想过要这柄断政剑,之前我还疑惑为什么只派了一个囚榕这样的小人物来传递书简,原来你的心思本来就不再断政剑上。死一两个无关紧要的徒弟也不算什么。只是想通过这柄剑将图谋你大方师位子的人引诱出来……是吧?”
    吴勉说到这里的时候,广孝惨然的笑了一下,回头对着广仁说道:“最后引诱出来这样的一个傻瓜,大方师真是好算计。不过广义和广悌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两个人应该也不会就这么放过吧?”
    “路是你自己选的,没有人逼你。”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不再理会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转身和火山一起,将广孝带了出去。灌无名在后面犹豫了一下之后,并没有跟上去。而是看着他们三个人的身影消失之后,从另外一条路离开了这里。
    看着几个人消失的身影之后,归不归这才对着吴勉说道:“到底是徐福那个老东西的徒弟,他师父那点整人的本事,广仁也学了七八成了。听见刚才他那句话了吗?路是你自己选的,没有人逼你。当初徐福也这么说过我,然后老人家我就在苗疆待了一百多年,这师徒俩还真是一摸一样。”
    吴勉冷眼看着这个还在白活的老家伙,一直等他说完,才冷冰冰的说道:“你早就看出来这都是广仁的计谋吧?这么上心帮他,真打算回去再做他的师兄吗?”
    “做了他几百年的归师兄,他不烦我也烦了。”老家伙冲着吴勉呲牙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广义和广悌也真能沉得住气,如果这次真的像广孝谋划的那样,广义、广悌两个人拦住广仁,最后这结局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吴勉没有搭理归不归,看了这个老家伙一眼之后,转身向着山顶上走过去。归不归有些纠结的叹了口气之后,紧紧的跟在吴勉的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山洞之中……
    两个月之后的一天中午,两个大人带着一个光屁股的小孩子从这里向山下走去。两个大人正是吴勉和归不归,小孩子是人参的精灵——小任叁。三个人的表情都不怎么愉快,尤其是归不归,他一边下山一边对着小任叁说道:“都说让你少喝点了,看,还是喝多了吧……你喝多就喝多吧,也别耍酒疯啊,至于一把火把山洞都烧了吗?”
    小任叁本来低着头向前走,听着老家伙说的烦了,当下他奶声奶气的冲着归不归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山上的那把火是我们人参放的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