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十面埋伏之前

    看到项羽的魂魄一时半会醒不过来之后,归不归才回过身来对着村长两个人说道:“你们家霸王一直都这么不讲理吗?他都是怎么想的,合着他喝多睡了,以为他老婆就去找我去聊天,说了两句话就自杀了。这脏水泼我身上,这辈子我还能说明白吗?那什么,他媳妇到底说什么了……”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方士方士总管说的,说的这个跟了归不归几年的魂魄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你老人家真给我面子,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变戏法的。平时让我给他变俩桃子解解闷,您老人家猜猜,霸王夫妻俩的私密事会不会和一个变戏法的说。”
    就在归不归、方士总管在琢磨霸王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的时候。吴勉慢悠悠的走到了项羽魂魄的身边,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霸王之后,对着村长两个人说道:“现在项羽的魂魄已经找到了,如果你们打算让他魂归故里的话,那个老家伙会交给你们方法。”
    听到吴勉提到了自己,归不归也跟着点了点头,配合着说道:“找一个霸王一个属相的人那女不限,我把霸王的魂魄封在这个人的身体里,你们只要昼伏夜出就要避开三光,哪怕是走个一年半载也没有问题。对了你们家霸王这情况一年半载的也投不了胎,这样,等他清醒之后你们问清楚了他媳妇死前到底说了什么。等我们有缘再见的时候告诉……”
    看着老家伙没完没了,吴勉冷不丁的打断了他的话:“她说别人家的事情不要瞎打听……”
    村长两个人连声道谢,正打算回去喊人的时候。就听见倒在地上酣睡的霸王,身体突然抽动了一下。随后他睁开了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满天繁星。呆楞了半天之后,他的嘴巴微微的一张一合好像在说着什么。不过这个声音实在太小,距离他最近的方士总管都听不到霸王嘴里在说什么。
    不过这个时候,归不归却“咦……”了一声。随后他伸手将村长叫了过来,趁着村长不防备的时候,突然抓住他的左手,用利器割破了他的食指指尖。老家伙将村长的指尖血滴落到了项羽的身上,本来魂魄是没有实体的,想不到的时候,这几滴鲜血非但滴落到了项羽的身上不说,随便好像水珠滴落在热锅上一样,这几滴鲜血开始沸腾起来。片刻之后,便好像蒸汽一样的被蒸发掉,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看到了鲜血被蒸发掉之后,归不归的眉头瞬间便皱了起来。他低着头喃喃自语道:“好手段,术法的痕迹隐藏着这么深。老人家我都差点看走眼……”
    吴勉在一边陪着老家伙一起皱眉,虽然这些年来他的术法精进了不少。不过遇到这样的事情还是经验不足,等了一会之后,见到归不归还没有要说出来实情的意思,当下用他招牌一样的刻薄语气说道:“是啊,真是好手段,我们这些人也只有老人家你能看得明白。你看明白就好,不用说,我可以自己猜……”
    听到了吴勉话里的凉气,老家伙回头冲着他笑了一下,抓了抓自己没有几根头发的光头皮,说道:“如果老人家我没有看走眼的话,霸王应该是中了针对心智的术法。施法的人手段很是巧妙,施法的位置没有留下来一点痕迹。如果不是刚才魂魄彻底的放松下来,老人家我都发现不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伸手指着霸王心口上一个黄豆粒大小的印记。吴勉看得清楚,这个印记之前还没有出现,应该还是霸王昏睡的时候突然出现的。当下,就听见老家伙继续说道:“霸王把堵住了心窍,还被封了天海。我说怎么十六年都没招回他的魂魄,一个什么都感觉不到的二傻子,怎么可能会那么听话?”
    “堵住心窍,还封了天海……”吴勉重复着老家伙的话,他的眼神慢慢的从项羽转移到了归不归的身上,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个是方术……手段能让你差点看走眼的,应该是广字辈的那几个人吧?”
    归不归耸了耸肩膀,呲牙一笑之后,说道:“左右躲不开他们那几个人,不过方士一般极少会参与到国事中来。而且徐福担任大方师以来由为严厉,想不到他刚走了没有几年,就会有人参与国运。”
    吴勉、归不归二人对话的以后,方士总管也凑过来查看了项羽心头的印记。他好像发现了什么,突然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等他发觉捂住嘴巴的时候,吴勉、归不归两个人已经看到了他的异常。
    两个人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归不归笑呵呵的走到了方士总管魂魄的身边,眼睛盯着他说道:“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忘了和老人家我说了?没事,想起来就好,早说比晚说强,晚说比不说强。”
    现在自己的下辈子出路还攥在这一老一少的手里,方士总管不敢得罪。当下对着两个人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事有关系,当初霸王把我送给沛公之后,齐王——就是那个叫做韩信的找到了我,他给我看了一个叫做十面埋伏的阵法。韩信说这个阵法并非没有漏洞,如果阵中之人执意要逃也不是逃不了,只要渡过江这大阵就没有了用武之地。他向我询问有没有某种方术,可以扰人心智,断了阵中人渡江求生的念头。不过还没等我想到,就被你们俩掳走,回到秦皇宫做鬼了……”
    “韩信瞎了眼向你问道?”归不归哈哈一笑,不过转瞬之后他的脸色就变的怪异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好在你被我们带走了,要不然的话楚汉相争还真不知道谁输谁赢。不过要破了这个术法多少要花点时间,没有多久天就要亮了。这样,带着霸王的魂魄先走吧,等到明晚再给他破了这个术法,到时候我们可能就知道虞姬娘娘死前说什么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他有意无意的走到了吴勉身后。两个人背靠背的站着,守着还痴痴看着夜空的项羽魂魄。片刻之后,总管大人的魂魄也变得怪异了起来。他曾的一下窜到了霸王的身边,眼神有些惊恐的看来看去,就好像夜色当中隐藏了什么饿鬼,随时都能扑出来一样。
    村长两个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两个人陪着笑脸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村长说道:“老神仙,不是说要要带着霸……”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那里已经长出了口气,随后对着身后的吴勉说道:“走远了吧?我这点术法要省着点用,弄不好就靠它救命了。怎么样,能感觉到走远了吗?”
    “已经感觉不到气息了”吴勉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说道:“确定是方士无疑,这个距离能感觉到,但不知道是谁的……方士一门里面,加起来应该不会超过三个人吧?”
    “本来还应该是四个人的,不过有个人已经彻底的没了嫌疑。”归不归呲牙一笑,也不理会身边张口结舌的村长二人。顿了一下之后,轻轻的踹了踹还有惊魂未定的总管大人,说道:“看不出来你也能感觉到这个人的气息,以前还真有点小看你了。嗯……吓晕了?”
    归不归说了一半的时候,就见总管大人的魂魄已经瘫倒在了地上。他的两只眼睛上翻,眼睛里面白花花的一片,看不到一点黑色的眼仁儿……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