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燕劫

    看着中年方士的头颅砍下来之后,白须老者假黄平才算松了口气。先是深吸了口气,随即卸掉了手上凝聚的黑气,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小的竹筒。将竹筒里面的药粉都倒进了自己的嘴里,生生咽了下去之后,他这口气才算缓了过来。
    缓过来的假黄平对着淮南王的位置行了个礼,说道:“殿下,刺客已经被老朽劫杀。为防还有刺客还有同党,请殿下及早回到封地……”
    “那也别去了,我们说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没等假黄平的话说完,山包上已经走下来一个老得不成样子的老家伙,正是在上面看了半天戏的归不归。看着有些发愣的假黄平,老家伙冲着他嘿嘿一笑,随后摆了摆手,说道:“别那么看我,没说你。如果你有昨晚那人的一成本事,现在也不用好像烧猪一样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转过身子,面对着淮南王说道:“要不是刚才最后一下漏了底,我也想到你会藏的那么深。怎么,已经这样了,你还要继续装下去吗?”
    “不得对淮南王殿下无礼!”假黄平见状之后,对着归不归一声大吼,随后一股黑气从他的掌心出冒了出去。和刚才一摸一样,黑气变化成一柄铜剑的样子握在假黄平的手中。就在他举着黑气铜剑要冲着归不归劈过来的时候,空气中传来一个刻薄的声音“听说你怕雷又怕火……是吧?”
    这个声音落下的同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炸响。就在假黄平全神贯注在防备天上下来旱天雷的时候,归不归的身后突然出现了那个白头发的年轻人。之间他随随便便的对着假黄平挥了挥手,一道手腕粗细被无数道火花缠绕的闪电从他的手心中打了出来。
    假黄平之前只见过有人运用术法将天雷引下来的,这样横着打出闪电的,别说见了,他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当下假黄平都来不及做出来防御的动作,就被这道闪电打中。整个人倒着飞出去十几丈之后才掉落在了地上人事不知。
    吴勉动手的时候,归不归看都不看,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对面淮南王这些人。看到这些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来惊恐的表情之后,他才笑嘻嘻的说道:“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还是那么爱演戏。这出戏已经演砸了,还要继续演下去吗?”
    归不归说完之后,淮南王轻轻的叹了口气,对着面前这个老家伙说道:“这位老先生,你又何苦这么苦苦相逼呢?本王……”
    淮南王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身边两个身披斗篷的黑衣人其中一个说道:“殿下,这老儿是在和我说话。”这句话说完之后,黑衣人已经分开了众护卫走了出来。他一边走着一边解下了套在自己头上的斗篷,露出来一个满是麻子的光头。这光头看着归不归说道:“想不到你的贼眼睛还是这么灵,我已经是收着术法拘住那个小方士的。想不到还是被你发觉了,好了,既然你都看到了,那我也不用瞒着了,归不归,看到长辈你还不施礼吗?”
    “就知道是您老人家。”归不归呵呵的笑了一声,不过他却没有一点要行礼的意思。回头冲着吴勉最了一个鬼脸,随后说道:“这位就是我们昨晚遇到,附身在霸王魂魄的那个人。这位老人家混方士的时候叫做燕劫,论起来我还要叫他一声师叔……”
    之前两个人已经怀疑是徐福平辈之人,这时吴勉也没有怎么吃惊。上下打量了这麻脸秃子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就是你那个差点被灌无名打死的师叔吗?灌无名为什么打他来着……”
    燕劫本来还大马金刀的站在两个人对面等着他们俩对着自己施大礼,没有想到大礼没有等来,这两个人竟然还一唱一和的讥讽起自己来。归不归这位师叔当场就沉下了脸,一双眼睛冷冰冰的盯着这两个人,他不知道吴勉的底细,只对着归不归说道:“你们也要消遣我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以这位燕劫为中心,几百丈范围之内的地面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吴勉和归不归脚边的土地开始龟裂,片刻之后,他们周围已经找不到能完整放下两只脚龟裂的土地了。
    这时,吴勉的心里才有些吃惊。单看这一手,完全不像之前归不归所说的那么不堪。
    见到两个人终于住了口,燕劫冷哼了一声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这一百多年没有看见你,后来听过你被徐福拘起来了?怎么。是你那位师尊良心发现,临走之前把你放回来,还是有人去把你救出来的?”
    说到这里,燕劫顿了一下,他歪着脑袋看了看吴勉,随后继续说道:“按着徐福的脾气不会主动放了你,那么说就是这个小朋友把你救出来的?不在一定要我开口询问,你才会介绍这位小朋友吗?说吧,他是徐福收的关门弟子吧?就算我已经不在门墙之内,不算是方士也是你们的长辈,见到长辈没有相应之礼m`?”
    “不是我不说,说出来怕你老人家不高兴……”归不归呲牙笑了一下,虽然话说是怕燕劫不高兴,但还是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你这位小朋友是首任大方师燕哀候的弟子,算起来……你老人家看着叫吧……”
    归不归虽然是属于老不正经的那类人,不过他倒是从来没有在辈分上乱过。不过燕劫不管怎么看,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都不像是首任大方师的门下弟子。就在燕劫迟疑的时候,背后传来淮南王的声音:“燕先生,此地不可久留。齐王没有得到本王已死的消息,必定会派后续的人马过来。后面的事,还请先生早做打算……”
    燕劫回身冲着淮南王行了个半礼,随后对着他说道:“殿下,这二人和在下有些渊源。而且这次祭祀的根源就在这二人身上。请殿下容些时辰,在下处理了项羽之后再走不迟。请殿下放心,齐王的食客在下看来平常无奇。还算有点道行的温良已经丧命,剩下的人就更不足惧了。”
    看样子淮南王还有忌讳燕劫,听他说完之后也没有再催促的意思。说了一句有劳燕先生之后,就带着手下的众护卫又后退了几十丈。生怕一会两方动手,再伤到他这个淮南王。
    看到了淮南王躲远之后,燕劫才回过头来,看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不管小朋友你是燕哀候还是徐福的弟子,现在把项羽的魂魄叫出来。只要这个魂魄交给我,这里就没有人能伤害你们一根汗毛。”
    “我记得当年您就是诸侯王走得太近,才被徐福踢出门墙的。想不到这么多年不见,您还是改不了这个老毛病。”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脸色已经沉下来的燕劫,继续说道:“看来您是铁了心要保淮南王了,这次祭江就是为了让齐王的刺客现身,那么项羽呢?一个被迷了心智十六年的魂魄,为什么一直要留他到现在才动手?”
    看着一脸冷笑的燕劫没有回答的意思,老家伙嘿嘿一笑,继续说道:“那我来猜猜看,当年应该就是你迷了霸王的心智。他才自刎乌江的。不过没有收了项羽的魂魄,还一连拜祭了十六年。这也不是你的一贯做法。那就只有一种解决了,项羽的魂魄里面有什么东西,让你们一直放心不下……”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