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藏私露拙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没等归不归说完,燕劫已经抢先打断了他的话。看着面前的老家伙终于住了口之后,燕劫才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当初就有人说你是九曲玲珑心,徐福把你关了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有把你的心窍堵上?堵上一曲两曲的也好。”
    看到燕劫和归不归说起来个没完,后面淮南王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起来。忍耐了半天之后,再次对着燕劫说道:“燕先生,你这两位同门此时出现有些过于的巧合了。难保他们不会和齐王串通,现在拖延住我们等待齐王后续的刺客感到……燕先生,此事不得不防。”
    和之前吴勉想的一样,今天淮南王以身犯险,本来就是打着一石二鸟的主意。其中解决掉项羽还是次要,引出来齐王的刺客王牌由燕劫负责击杀。随后趁着齐王的后方空虚,由早就安排在齐王身边的刺客将其刺杀。本来事态完全按着淮南王的计划进行,想不到的是眼看着就要成功的时候,突然杀出来这一老一少。而自己花了大气力请来的大方士燕劫,竟然和这两个人说起来没完没了。自己亲身犯西险实施的计划,可不能因为这两个人功亏一篑。
    听的淮南王催的急了,燕劫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没有理会吴勉,直接对着归不归说道:“既然我们都被踢出门墙,也不同说什么同门之谊。你们不肯交出来项羽的魂魄,那我就只有自己来拿了……”
    “你早就应该这么说了!”话音落地之时,吴勉突然顺手对着燕劫的位置挥了一下。当他的手和燕劫处于一条直线的时候,一条被赤红色焰火包围着雷电之龙从吴勉的手心中窜了出来。一声长啸之后,冲着对面的燕劫扑了过去。
    如果按着以前归不归形容的那样,这一下子就算不能解决掉燕劫,也会让他手忙脚乱的无暇分身。当初临下山之时,燕哀候渡给归不归的术法还有大半。加上这个老家伙的一旁协助,对付一个差点被灌无名打死的燕劫,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过让二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见到雷火之龙向着自己扑过来的时候,燕劫冷冷一笑,竟然迎着雷火之龙的方向走了过去。他没有作出任何多余的动作,当燕劫和雷火之龙撞到一起的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中,那条雷火之龙好像纸扎的一样,瞬间被撞的粉碎,化成了无数个电火花,片刻之后消散在空气当中。
    这个变故不止是吴勉,就连归不归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当初燕劫被灌无名揍的时候,自己就在现场。只是当时自己躲在暗处看笑话,没有露面而已。这才几百年不见,燕劫的术法怎么就精进到如此地步了。现在的燕劫,实力虽然比起广字辈的那四个人还是略有不及,不过比起火山、灌无名之流,已经强大的太多了。如果自己的术法满溢,对他还有胜算,现在归不归开始后悔这几个月糟蹋的术法了。
    瞬间撞散了雷火之龙之后,燕劫停住了脚步。看着吴勉冷笑道:“糅合了雷火之术,加以灵兽的魂魄为瓤。小家伙,你的术法也算是不错了。不过这样就说是首任大方师的师弟,这个还是有点太牵强了吧?就算比起火山、灌无名这样的小辈,也是不如。”
    没等吴勉答话,归不归抢先说道:“那比起燕师叔来,他还是差得多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老家伙的脸上露出来一丝带着苦涩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谁又能想到和前任大方师徐福同辈的燕劫会藏私露拙?您老人家也是不容易,被一个孙子辈的小方士追着揍。打的满脸血不说,还是被自己的师侄救了。几百年前就隐藏实力,不知道您老人家到底想干什么?想趁着谁不注意……”
    说到这里,归不归有些浑浊的眼睛突然一亮。随后深吸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看着燕劫继续说道:“我入门的时候,听说您是妄议大方师,才被赶出门墙的。不过你退出门墙的同一时期,方士门里面好像还有一件大事吧?我那位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师伯——鹤啸暴亡,应该就是您老人家的手笔了吧?”
    当年燕劫和鹤啸二人在入方士之前,就结下了杀子深仇。不过鹤啸的术法强过燕劫太多,正面交锋燕劫完全没有胜算。但是杀子之仇不能不报,最后燕劫索性藏私露拙。隐藏自己的术法,在旁人面前装出来一副方士门中最弱一人的样子。甚至还隐藏身份去主动挑衅灌无名,直到有一日趁着鹤啸没有防备之下,全力一击击杀了这个杀子的仇人。
    这件事时候被徐福看穿,不过那位前任大方师早就知道了两人之前的深仇大恨。加上早前徐福修得大神通之前被仇人追杀,还是燕劫救了他一命。最后徐福替燕劫遮挡了过去,说是鹤啸大限已到暴病而亡的。但是这样燕劫也不能继续待在方士的门墙之中了,徐福找了个妄议大方师的理由,将他逐出了方士的门墙。
    不过这件事天下只有燕劫和徐福知道缘由,现在被归不归说中了七八成,如果不是知道面前这个老家伙被徐福囚了百多年,燕劫都会以为这是徐福故意告知他的。
    “鹤啸……事情过的太久,你说的什么我都记不得了。”燕劫截断了这个话题之后,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头顶的山包之上,说道:“刚才看走眼了,以为藏在你身体里的魂魄是霸王,原来你使了个障眼法,项羽的魂魄还在山上。”
    说话的时候,燕劫回过头来指着小山包做了一个手势,随后就见另外一个套着斗篷的黑衣人带着两个护卫向着山包冲了上去。
    吴勉见状皱了皱眉头,他迎着那三个人走去。不过走了没有几步,就见燕劫的身子一闪,人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冲着吴勉冷笑着说道:“你的对手是我,归不归刚才说你是首任大方师的师弟。对我已经是以大欺小了,还要欺负更小的吗?”
    “反正也是以大欺小了,那也不在乎多我一个人吧?”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占到了吴勉的身边,看了一眼这个白发年轻人身体出现的雷火之光之后,对着吴勉说道:“向我燕师叔这样的大方士,使用五行方术就是在浪费术法。术法置于其身,以身为器攻之才是王道。”
    吴勉慢慢的扭过脸来,盯着笑容有些尴尬的归不归,说道:“你为什么不早说?之前那么多次都是等着看我的笑话吗?”说话的时候,他身体表面浮现的雷火之光消失,不过说话的声音当中却出现了隆隆的雷声。
    还没等归不归答话,对面的燕劫突然拔腿向着两个人这边走来。吴勉这才放过了老家伙,学着燕劫的样子,面对面的想着他走去。看着吴勉走出去之后,归不归才喘出来这口气,看着吴勉的背影小声的嘀咕道:“没有术法怕他,有了术法还怕……我这是做下病了?”
    吴勉和燕劫二人相差四五丈的时候,两个人同时停下了脚步。燕劫冲着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归不归说我是晚辈,那就晚辈先来吧……”最后一个字落地的时候,吴勉的脚下剧烈的晃动起来,随后发出来山崩地裂一般的声音。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