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相争

    吴勉脚边的土地瞬间瞬间出现了无数道裂缝,随后这些裂缝瞬间开始扩大,露出深不见底的黑洞,将吴勉和归不归孤立在一个五尺左右的地面上。片刻之后,一股浓烈的硫磺味从缝隙里面飘了出来。伴随这股味道的是喷涌上来炽热的岩浆,赤红色的岩浆好像海浪一样向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拍打过来。
    眼看着岩浆就要打在二人身上的时候,吴勉冷笑了一声,直接迎着扑面而来的岩浆走了过去。在一阵炙烤的声音中,吴勉竟然穿过了岩浆瀑布,随后脚下踩着不用向上冒出来的岩浆,一步一步的向着燕劫的方向走了过去。
    穿过岩浆瀑布的瞬间,吴勉的身上再次浮现出来几十道电弧。不过这些电弧只是将岩浆和他的衣物隔离开,他穿过岩浆瀑布出来的时候,才不至于光着屁股。不过就是这样,吴勉身上没有被电弧笼罩到的位置,还是出现了严重的烫伤,有些地方的血肉已经被岩浆烧掉,透过这个位置都能见到里面白森森的骨头。
    不过从岩浆中走出来之后,燕劫和他后面淮南王众人清楚的看到,吴勉身上的伤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愈合着。燕劫的目光凝聚在了吴勉的白头发上,沉吟了片刻之后,他喃喃的说道:“徐福这丹药还真是奇妙,可惜了……”
    吴勉走出岩浆的范围之后,闪身拦住了黑衣人上山的去路:“此路不通!”说话的时候,他伸出来自己被雷火缠绕着的两只手,对着黑衣人他们抓了下去。对面黑衣人不敢硬接,身子一闪消失在了吴勉的面前。
    就在黑衣人消失的一瞬间,燕劫出现在了他消失的位置上。见到燕劫出现之后,吴勉索性直接对着他的胸膛抓了过去。就在吴勉的手接触到燕劫胸口的时候,一股浓烟从他的衣服里面冒了出来。随后,燕劫身上的衣服着了起来。片刻之后,他身上的衣服便被烧的干干净净,露出来里面和岩浆一摸一样的身体。
    吴勉手指接触到燕劫身体的一刹那,他已经感觉到了有问题。当下急忙将两只手撤了回来,随后见到和岩浆融为一体的燕劫,确定了这不是幻术之后,吴勉身子猛的向后退去。就在吴勉身退的同时,燕劫突然张开了双手,身子跳起来腾空向着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扑了过去。他身体离地的一瞬间,这个好像岩浆一样的身体突然散开,好像一张巨大的包袱皮一样,紧紧的将吴勉包裹在了里面。
    随后就见这个岩浆包袱皮中的吴勉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不过他的挣扎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作用,随着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空气当中传来了燕劫的声音:“就算你服用了徐福的不老药又能怎么样?把你化成一堆白骨,还有复生的本事吗……”
    他的话音未落,一个老态龙钟的归不归出现在了岩浆包裹前。不过他好像并不着急解救吴勉,只是笑眯眯的看着面前这个因为挣扎变得扭曲的包裹。看着里面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这个老家伙才装模做样的开口说道:“你忍耐一会,老人家我马上就把你救出……”
    归不归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突然有一只血肉模糊的手穿破了岩浆包裹,从里面探了出来。随后就见这只手反着抓住了还在不停涌动的岩浆包裹,一层一层的将这层岩浆‘皮’扯了下来。随后一个血肉模糊,已经看不清相貌的吴勉晃晃悠悠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指着地上的岩浆包裹说道:“从里面能看到外面……”
    归不归就好像脸上被人打了一拳一样,冲着吴勉尴尬的笑了一声之后。猛的转过身去,对着一边的空气大声喊道:“燕劫!你欺人太甚!老人家我跟你拼了!”这句话说完,老家伙的身体从原地消失。片刻之后,空气中穿了一阵连续不断、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过后,归不归和燕劫同时出现。两个人身上的衣衫褴褛,燕劫的双腮一片绯红,左右清晰的巴掌印还留在脸上,顺着嘴角和鼻孔不停的有鲜血流出来。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他的左脚呈现出来一种诡异的变形,看着应该也是归不归的手笔。
    老家伙这边伤的更严重,他的前胸被烧出来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因为是烧伤流血并不是很多,不过看起来也是瘆人的很。除了这个窟窿之外,归不归身上大大小小还有十几处烧伤,有的伤口还有一缕淡红色的烟雾飘出来,看着也是诡异的很。
    两人的伤势似乎是归不归更重一点,不过老家伙身上的伤势正以肉眼能见到的速度愈合着。而燕劫身上始终保持着受伤后的样子,这样再看两个人的高下瞬间扭转了过来。
    看着归不归慢慢在恢复成刚才的样子,燕劫深吸了口气,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之后,说道:“这一百多年不见,你术法的路子变了,竟然颇有古风的味道。是被徐福囚的时间太长了,你又参透了什么?还是你的术法原本就一直被他封印起来。有人给你渡了术法……你之前说的,那个小朋友是燕哀候师弟的事,我现在有点相信了。”
    燕劫也是极有心思的人,从归不归术法的变化,竟然可以分析到之前他们交谈的真伪。不过归不归并没有搭理他,这个老家伙退到了吴勉的身后。陪着笑脸看了他一眼之后,说道:“老人家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之后就只能指望你了。不过他的术法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元气好的话我们还有一拼之力……”
    这时候吴勉已经恢复如初,刚才就在归不归和燕劫缠斗的时候。吴勉已经抢了跟随黑衣人中一个护卫的衣服,现在他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如初,全身上下看不到还有一点伤势。
    看着归不归干笑的样子,吴勉用眼白看了看他,说道“燕哀候渡给你的术法都用干净了?”
    老家伙陪着笑脸点了点头,说道:“燕劫比我想象的更难对付一些,要是老人家我的术法还在,那也没有什么。只靠燕哀候给的这点,实在事……啊、啊、啊……”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一道闪电从吴勉的手指尖窜了出来,直接打在老家伙的身上,归不归瞬间倒地,开始抽搐了起来。
    吴勉没理会倒在地上的归不归,看了一眼对面的燕劫。刚刚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燕劫从怀里面掏出来一个小小的蜡丸,将外面的蜡皮捏碎之后,燕劫将药丸直接吞了下去,药丸下肚片刻之后,他的脸色才算好了一点。
    “刚才我看走眼了,没有认出来你那个用岩浆变化的傀儡。”吴勉一边走着,一边继续对着燕劫说道:“归不归说你的术法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那样的傀儡你还能再变化出来吗?”
    “燕劫先生没有那个机会了……”吴勉的话刚刚说完,还没等燕劫答话。空气当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后一个白衣白发的男人凭空出现在了几个人的眼前。看着几个人笑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冲着燕劫说道:“燕劫先生,感谢你替我管教了那个犯了门规的弟子。顺便还有件事请教,死在咸阳的六个方士又是那里做错了……”
    来人竟然是大方师——广仁。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