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老术士

    “谁都不能走!”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亭长老爷心里自然不能甘心。说不得使劲的拍了一下桌子,从坐榻上跳了起来,看着对面的几个术士说道:“欺人太甚!就算你们是术士又怎么样?什么时候小小的术士可以欺负朝廷的官吏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亭长老爷看到卫尉带着他手下的一队军士从远处经过。看着样子这位卫尉大人是要回郡守那里复命的,当下亭长老爷好像看到了救兵一样。直接冲到了大门口,冲着远处的卫尉喊道:“大人!快些过来,这里发现几个犯上的逆贼!”
    胖亭长和卫尉的关系不错,平时给的孝敬也不算少。冲着从他手里拿的那俩钱,卫尉带着手下的军士走过来,将小小的饭铺团团围住。
    卫尉走进饭铺之前就把自己的佩剑拔了出来,进来之后一顿乱比划:“犯上的逆贼在哪?敢在此地生乱惹事,项上的人头要还是不要了?”
    那一对夫妻见状吓得脸色惨白,抱着孩子躲到了墙角中。倒是几个术士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笑呵呵的举杯喝酒。这个突然冲进来的卫尉大人倒好像是席间助兴的名伶小丑一般,卫尉大人没有料到吓不住这几个术士,呆愣了一下之后,回身冲着带过来的军士喊道:“都进来!将这几个术士带回官衙,他们都是犯上的逆贼,如有反抗者格杀!”
    当下守在门口的十几个军士一轰而入,哪有什么抓人的动作。直接握着手里的枪戟向着还无动于衷的几个术士扎了下去……
    这里山高皇帝远的,这些人本来就是半兵半匪。平时在兵营当中吃皇粮,时不时的结伴出去也做几趟买卖。沿着乌江一路走下去,看见走单行路的客商直接杀人越货,尸首扔了乌江当中喂鱼。这样的买卖干过多少年,每次抢来的钱分给卫尉大人一份。谁能想到这些军士会是杀人越货的强盗。
    今天卫尉大人已经发了话,有了官长撑腰,不干一票就是傻子。看着这些术士身上都带着玉玦、金器之类的饰物。干了这一票比得上几年的买卖。
    眼看着几个术士就要命丧当场的时候,刚才给了掌柜一块碎金的方士突然一声冷笑。抬手凭空抓了一把,瞬间这些握着枪戟的军士同时感觉到有一支大手死死的掐住了他们的脖子。随着这个术士手上加力,这些军士的脸都成了绛紫色。已经有几个翻了白眼吐出了舌头。
    “你敢使用妖法!”卫尉在郡守府当差的时候,见过几个不入流的方士,从他们的嘴里,听说过如何破解妖法。放下把心一横,打算咬破舌尖血。打算一口血喷出来破了着术士的妖法,就在他咬破舌尖的一刹那,听到那个术士说道:“当我是恶鬼吗?既要咬舌头,那就索性咬的大一点……”
    这术士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卫尉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好像被一个钳子夹住了一样,猛的被拽了出来。随后这一嘴牙齿也不受自己的控制,猛的一咬……伴随着一阵钻心的疼痛,嘴里的鲜血好像喷泉一样的涌了出来。随后,半块舌头和鲜血一起被他吐到了地面上。
    当场鲜血四溅,别说外面看热闹的人,就见亭长老爷也吓傻了。扑通一声,胖亭长脚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几个术士还是没看到一样,那个年纪最大的术士正打算再喝一杯的时候。卫尉嘴里喷出来的鲜血有一滴溅进了他的酒杯当中,见到那滴鲜血消融在酒水中之后,老术士的眉头一皱,将手里的酒杯扔到地上,哼了一声之后,说道:“扫兴……”
    见到老术士变脸之后,攥着拳的术士额头瞬间就见了冷汗。当下他也顾不得面前的军士,马上转身跪在了老术士的面前,不停的磕头说道:“弟子罪该万死……扫了您老人家的酒性……弟子罪该万死……”
    这下子算是救了那些军士,脖子上的力道消失之后,他们扑通扑通的摔倒在地。只是这些军士都失去了意识,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看着还在冲着自己不停磕头的术士,老术士的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随后他做了个匪夷所思的举动,当下老术士跪在了中年术士的面前,对着他不停的磕起了头来。
    中年术士明显是被吓傻了,脑中一片空白,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正在连续不停给他磕头的老术士。旁边的术士也被吓坏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想到把老术士搀扶起来。
    半晌之后,还是中年术士第一个明白了过来。他被吓得浑身发抖,头磕在地上不在地上,嘴里颤声说道:“您老人家这是干什么?弟子我怎么担得起?您把我下一世的寿数都折光了……”
    “坐好别动,还差九个……”老术士根本没有搭理他,后继续磕了九个头之后,才起身躲到了中年术士的旁边。错开了他磕头的方向之后,老术士才说道:“和你们说了多少次了,第一,别在我的面前自称弟子,第二,别对我磕头。大家非师非友的,我不就是吃你们一点喝你们一点吗?是,我是占了你们一点便宜,不过不是教授你们术法抵饭前了吗?在我面前自称弟子,骂谁呢?刚才他对我磕了二十三个头,我还了二十四个,剩下的那个算是利息。再说最后一次,别自称弟子,别磕头。玩的这么大,这是坑谁呢?”
    这个戏剧性的变化让看热闹的人都目瞪口呆,那几个术士臊眉搭眼的相互看了一眼。随后有人将已经已经瘫倒的中年术士付了起来,不过转眼之后,老术士就像没事人一样,叫来掌柜换了一个干净的酒杯。又开始旁若无人的吃喝了起来。
    在场的术士都是存了拜老术士为师的打算,不过经过了刚才这一出之后,这几个人都是心灰意冷,没滋没味的重新坐好,不过再没有人有心情吃喝了。
    就在这个时候,官衙的人听说亭长老爷被人欺负了。拿着家伙冲了过来,见到满地昏倒的军士,和已经气绝身亡的卫尉大人之后。这些人都呆站在饭铺门口,没人敢轻易的进来。
    这时候,亭长老爷的肠子都悔青了,不就是一个小娘们儿吗?为了他弄不好自己的命都要仍在这里,想不到就为了顿饭,竟然就要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亭长老爷本来还想咬着牙站起来的,不过竟然使错了劲,这股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劲使到了粪门上。“噗!”的一声,裤裆里面一沉,一股臭气瞬间充斥在饭铺里面,亭长老爷直接吓哭了……
    “不吃了……不吃了!”老术士懊恼着将筷子摔在了地上。当下袖子一甩,捂着鼻子走出了饭铺。如果是在一刻钟之前,这个时候,几个术士已经将胖亭长乱刃分尸了。不过刚才老术士表态不会受他们当徒弟之后,这几个人也没了出头的心思,各自低着头跟随老术士出了饭铺。
    看着这些人离开之后,刚刚那一对夫妇抱着孩子急匆匆的出了饭铺。不过他们俩刚刚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面前突然行驶过来一架马车。马车停在这一对夫妇的面前,随后车帘被里面的人掀开,露出来刚刚那老术士的模样。
    “差点被你们俩骗过去,我可没听说谁家养孩子养了一个人参娃娃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