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意外之客

    归不归也没有发现会有这样的变化,老家伙怔了一下之后,正打算跟着下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笑声,随后一个他最不想听到声音说道:“我就知道你这次装扮成小娘们儿的样子,不是算计我那么简单。原来这里还有这么一个好玩的地方……”
    话音未落,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术士倒背着双手,笑嘻嘻的出现在了归不归的身边,正是几天前就应该被人叫走的席应真。老术士出现之后,也不搭理归不归,直接溜溜达达的走到了黑洞边,探头向里面看了几眼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呃,这里面都是方士的禁制。小家伙不错嘛,这么高都没摔死你……”
    见到席应真之后,归不归第一个反应是拔脚就跑。不过想到黑洞里面的东西,老家伙又舍不得,谁知道里面是不是徐福留下破解他封印的法宝。就在他两头为难的时候,席应真已经回过头看,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说道:“想不到你们大方师也真下得去手,之前就听说过他把你囚了起来。想不到连你的术法都给封印了,怎么样……我想办法被你破解破解?”
    最后一句话说的归不归眼前一亮,不过转瞬之后,他就叹了口气,冲着席应真干笑了一声,说道:“您老人家有拿我们晚辈说笑了,我顺着您的路子瞎猜一下,给我破解了封印,是为了后面揍我更痛快吧?您老人家这是嫌我没有术法抵抗,随随便便一巴掌就能揍死我。解除了封印一年您差不多能让我躺上三百六十天,您还是饶了晚辈吧。现在这样就好,不解气的话随便打两下,我现在这身子骨也就能躺个三两天的。”
    “给你个便宜你不要,以后没这儿好事了。”席应真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话锋一转,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再说说下面那个小娃娃的事,他是什么来历?术法比一般人强点不过也就是那么回事。还有……”
    说到这里,席应真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异样。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之后,他才继续说道:“能一巴掌让我躺三天的,就算是你们大方师都做不到。这辈子术士爷爷都是赏别人巴掌,这还是第一次挨别人的巴掌,现在我知道那些挨了术士爷爷巴掌的醒过来都是什么样了,正正一个时辰才想起来我是谁……”
    席应真也是个人物,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点气恼的语气都没有带出来。就好像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一样,被打飞出去昏迷了三天的人是别人一样。
    “您老人家还真别觉得栽在这个小娃娃的手上丢脸,要不是当年徐福一脚把我从方士门中踹出去,现在我看见这个小娃娃,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就算我自认孙子,那个小娃娃都有点吃亏。”说完之后,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随后将吴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对着席应真说了一遍。
    这倒不是归不归有意出卖吴勉,席应真是术士门中的高手,和方士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再着就是归不归三次被席应真扇耳光,被揍的真有点怕了。席应真除了好酒好色之外,也是心思极为细密的人。因为自己哪句话没有编圆,再挨上一巴掌睡几天,实在是不合算。
    归不归说完之后,席应真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声之后,看着面前这个老家伙说道:“我现在真想看看徐福回来之后,知道这个小家伙是燕哀侯的师弟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席应真的话还没有说完,黑洞里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野兽的嘶吼声。现在的归不归已经完全感觉不到黑洞里面的气息,冷不到听到这叫声被吓了一跳。
    “没事,你们那个老祖宗一时半会死不了。”席应真嘿嘿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们大方师在里面放了个什么东西,把一百二十里地之外的一个小玩意儿吸引过来了。他们俩在下面玩的正高兴,没事别下去打扰他们。”
    席应真的话刚刚说完,黑洞里面再次传来野兽的嘶吼声,听起来好像是收到了伤害。看起来吴勉应该是得了便宜,起码一时半会的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时候,席应真站在黑洞口,正笑眯眯的探头向下看,就好像在看一场斗兽的大戏一样。趁着这个机会,归不归向着躲到一边的小任叁使了个眼色。小家伙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后身子一矮,整个人都陷入到了地下,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小家伙已经消失在了归不归的眼前。
    小任叁土遁进入地下的同时,归不归开口对着席应真说道:“不过晚辈也没有想到,一百多年不见,您老人家也开始使计了。如果知道您没走的话,不管着下面藏着什么宝贝,我们都没胆子过来找了。”
    “别把术士爷爷想的和你一样”席应真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他好像完全没有发现小任叁已经消失不见。顿了一下之后,看着面前的老家伙继续说道:“楼里出了点事,让我回去扑火。那边的事情办完就赶回来了,进镇的时候正好看见你们三个人偷偷摸摸去找亭长。动手的时候术士爷爷我就站在你们……”
    “楼里出了点事?”归不归微微的怔了一下,随后看着席应真继续说道:“什么楼着火了要您老人家亲自去扑?就算您术法高深,精通缩地之术,让您亲自回去救火也来不及了吧?”
    这时,席应真也自觉失言,当下找了说辞遮了过去:“什么楼……老东西年纪大了耳背,我说的是家里有事……”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黑洞里面再次传来一声野兽的嘶吼声,随后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喊道:“救命啊……下面这个家伙是火鸦!它们专门吃人参……”这句话说完,一股火焰从黑洞里面喷了出来。火焰熄灭之后,一个满身乌黑,头发被烧成花的小娃娃被人从下面扔了上来。
    席应真就站在黑洞口,伸手接住了人参娃娃之,刚刚想把他放在地面上。就见这个小娃娃突然紧紧的抓住了这个老术士的衣服,放声大哭道:“太可怕了……你们也不早说一声下面是火鸦!早知道是它……你们谁爱下去谁下吧……太可怕了……你们是不知道阿……它一边要吃了我,还一边骂街……说……先吃了我们俩……再上来吃你们两个老王八蛋……反正我是你们俩……忍不了啊……你们谁替人参做主啊……谁不下去……谁就是老王八蛋啊……”
    看着小任叁连哭带比划的,席应真被他气乐了:“下次挑事之前先打听清楚,火鸦、毕方这样的扁毛畜生能不能说话……”
    小任叁一点都没背席应真吓唬住,他继续哭喊道:“不相信就下去啊……当面看看火鸦会不会说话……谁骗你谁就不是人啊……”
    看着小任叁眼泪、鼻涕一个劲的往下流,席应真叹了口气,说道:“术士爷爷给你个面子……”话音未落,他的身子一纵,顺着黑洞跳了下去。看着席应真的身体消失在黑洞中之后,小任叁擦了擦眼泪,还是带着哭腔说道:“谁告诉你……我们人参是人了……”
    这时候,归不归也跑了过来,探着头想下看了一眼,嘴里喃喃自语说道:亏好这次这个老东西跟着来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