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打赌

    吴勉进到这里之后,一直感觉到有什么别扭的地方。但到底是那里不对,他自己也想不明白。现在听到了监狱两个字之后,心中顿时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下来之后就有一只神兽毕方守着,虽然依着席应真的话说,这只扁毛妖兽是几十里之外的妖兽,不过上古神兽不是一般山上的野猪野狗,它们都有一定的活动范围,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弃了自己住惯了的修炼之地。
    而且刚刚遇到了水潭,看着像是几百年间自然形成的,不过谁又敢说这不是当年有人故意利用地势修建的?毕方和白矖都是惧水的神兽,如果不是这里有着一个水潭,恐怕这两只神兽早就打起来了。两只神兽已经算是旷世奇珍了,它们本身就算是一种宝藏了,实在想不到它们看守的会是什么。
    如果真是宝藏之类的话,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只需要一个乱人心神的术法,将洞口遮挡住就成。而且徐福的性子多少有些懒惰,他之前留下来的几副地图多是借了其他现成的地方,连始皇帝的地盘,和首任大方师的地宫都跟掺一脚,就别说其他的地方了。可这里完全就是一个量身打造的所在,进来的时候还不觉得,被归不归点破,这里可不就是一座由上古神兽看守的监狱吗?
    不过席应真对归不归的话有些不以为然,他沉默了半晌之后,说道:“就凭着两只上古神兽,你就敢确定这是一座监狱?那么里面关押的人呢?当初徐福给你们地图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交代吗?”
    “时不时监狱我们一会就知道了。”归不归冲着席应真笑了一下,随后将目光对准了老术士身后的黑暗地带说道:“之前继续往前走,还能找到这样的水潭。过了水潭再遇到类似神兽……刚才我们走过来的方向是由东向南,算起来还能遇到三个水潭、两只神兽。四方阵都有神兽看守的话,这个应该算是个监狱了吧?”
    “见到你说的水潭和神兽之后再说吧”说话的时候,席应真扫了一眼吴勉,随后将目光对准了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么干着往前没什么意思,我们打个赌如何?赌俗世人的钱物也没什么意思,合阳如果前面不是你说的监狱,说不得术士爷爷就在你们俩个小家伙的脸上轻轻的拍一巴掌。如果被你蒙对了,你们俩一人给我一巴掌,怎么样?敢不敢接这个赌?”说话的时候,席应真的眼睛时不时的向着吴勉的位置瞟去。
    “打赌是没有问题。不过赌注变化一下如何?”归不归的眼睛在眼眶里面转了几圈之后,继续说道:“您看看这样好不好,这里不是关着人的监狱,您老人家打够我们一年,这一年之内那里见哪里打,我们俩不逃不躲。如果我们俩的运气好,这里真关押着什么人的话,您老人家的贵体我们也不敢作践,这样,把徐福在我身上下的封印破解了就好。怎么样?您老人家自己想那个场面,不管在哪里,只看远远的看见了。一招手,那谁和那谁谁你们俩过来。随后我们俩一溜小跑过来,把脸凑过来啪啪两巴掌,我都替您美得慌……”
    “说定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席应真的眼前几乎出现了画面。他笑的脸上都泛起了一层油光,哈哈的一声大笑,看着一眼正在斜眼瞪着归不归的吴勉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继续走!术士爷爷就不信了,看见两支神兽就算是监狱。那你去昆仑山转一圈,那里是关着西王母的监狱吗?”
    说话的时候,席应真转身继续向着前面纵深的地方走了过去。他这一路上不停的举例上古神兽盘踞的地方,说的吴勉一个劲的盯着归不归。趁着前面席应真没注意的时候,吴勉低声在归不归的耳边说道:“如果输了,后面那一年我就把你送给前面的老术士。守着他就等于补我的缺了……”
    “你们俩一个都跑不掉”吴勉的话没能逃过席应真的耳朵,当下他嘿嘿的笑了一下,继续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劝你们两个小娃娃一句,从这里出去之后,什么术法都别练了。就连脸皮就好,脸皮练的厚一点,省得术士爷爷打起来声音不脆……”
    说到这里的时候,席应真的话音突然戛然而止,就听见远处的黑暗之中,隐隐地出现了水滴落入到水面时发出来的声音。除了归不归和还在酣睡的小任叁之外,吴勉和席应真已经看到了在几十丈之外出现了一个和刚才一摸一样的水潭。
    按着之前归不归说法,水潭是为了将神兽相互隔离开。那么胜负的天平已经开始向着归不归这边倾斜,不过席应真只是微怔了一下。除非是亲眼看到有人被关在这里,否则别指望这位术士大人会认账。
    不过这次过水潭之后,席应真还是比之前那一次谨慎了很多。还是这位老术士第一个渡过水潭,归不归和吴勉守在水潭边,看着对岸的老术士快步的向着前面的黑暗走过去。等到席应真的身体再次消失在黑暗当中之后不久。本来漆黑一片的位置突然显出一道火光,随后一片大火铺天盖日的向着这边压了过来。
    就在吴勉、归不归二人条件反射向后退的时候。大火中突然现出来一个人影,这人的身子一窜,到了大火中心的位置。手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对着火焰的中心打了过去。随着一声凄厉的嚎叫声,那股铺天的大火瞬间熄灭,一只身高几丈似犬似虎的怪兽倒在了地上。怪兽倒地的一瞬间,他身边的人影也显出身来,正在刚刚消失在黑暗当中的席应真。
    “梼杌……”这次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已经抢先一步说道:“想不到还真的有人把它关在下面,如果这里真是一座监狱的话,最应该关在里面的就是他了……”梼杌是神兽中的四凶之一,本来是恶人入了魔道,死后幻化成的。想不到徐福连这样的凶兽都能捕获,更想不到席应真解决掉它竟然不费一丝气力。
    不过看到了梼杌的尸体之后,席应真再说话时的语调,明显不如之前狂妄。似乎他也感觉到了这件事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看着老术士再次远去的背影,吴勉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向着被他拖过水潭的归不归说道:“那么储天珠呢?徐福在地图中说过一定要带着它来,如果这里真是监狱的话,他让我带这颗珠子干嘛?如果说是宝藏,用来破解什么机关还能说通,不过是监狱的话,那让我干嘛?砸破监狱把里面的囚犯救出来?”
    “这件事你想的简单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摸了摸再次藏在他肉皮底下的储天珠。心里有了底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能救的话,徐福那个老东西早就把他救出去了。这次他让你拿着储天珠来到这里,绝对不是救人……”
    就在两个人一说一答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就看到席应真已经停住了脚步,站在两扇巨大的石门前。几个人走了这么久的路,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工打磨的用具。
    看到吴勉、归不归到了身后之后,席应真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不管里面有什么,我们马上就知道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