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把二十八章 只求速死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徐禄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后面的席应真身上。刚刚这些人进来的时候,他就认出来了这个和他哥哥齐名的人物。只不过心里有点疑惑归不归怎么会和这样的人物纠缠在了一起。
    现在眼看着自己的大限将至,说什么也要将手边的稻草都抓上一抓了。徐禄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冲着席应真的方向惨然一笑,随后说道:“好久不见了,大术士也是来送我最后一程的吗?不过什么时候席先生您也进了方士门,先生能弃暗投明,还真是可喜可贺。”
    “你们一个一个跟着徐福都学了什么?他的术法十成里面没有学到一成,勾心斗角、下套使绊的一个赛过一个。”席应真完全不吃这一套,他没搭理徐禄,扭过脸来却对着归不归说了一通,顿了一下之后,他才转回头来对着徐禄说道:“别动那个脑筋了,我不是奔着你来的。本来还以为你大哥在这里留了什么东西,想来开开眼界的。想不到大门一开,看见了你……呸!晦气。还连累术士爷爷输了赌局。”
    看着席应真说了一大通之后,最后才说到了点上。归不归嘿嘿一笑,也不急去理会徐禄。看着老术士说道:“您这话说的,我还有点不好意思了。要不您现在受累,把我身上的封印去了?这样的封印在您面前,不值得一……”
    “哪个王八蛋说术士爷爷我输定了?”没等到归不归说完,席应真的眼睛已经瞪了起来,盯着归不归说道:“如果这里除了徐禄之外,还能找到别的什么东西,那么怎么算?谁说监狱里面不能藏点什么宝贝?只要在这里找到一点和你们方士有关的东西,这次都算是平手。看什么?姓归的,你这个眼神好像不很满意……”
    说完之后,席应真不理会归不归和吴勉,他自己已经在这里四处转悠起来。不过也是他的运气不好,这个除了一个徐禄之外,还真的找不到一点和方士有关的东西。本来席应真打着就算只找到有术法印记的东西,他也能嘴硬的说这个是徐福留给吴勉的。不过转了一圈之后,墙上地面都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他连可以赖上方士的花纹都没有找到。最后无奈之下,他走到了徐禄的身边,开始对摆在地上的人骨发生了兴趣。
    看了一眼之后,席应真的脸色便有些难看起来。看了一眼还在低着头的徐禄,老术士回身冲着归不归招了招手,说道:“过来,给你看点好东西……”
    归不归冲着吴勉使了个眼色,随后两个人并排着走了过来。就见席应真手指的人骨上面,竟然断断续续的看到了一排牙印。这人竟然是被人吃掉的……现场只有徐禄一个人,谁干的已经不言而喻了。这个时候的徐禄再次恢复到开门时的状态,他低着头痴痴的看着地面,就好像这些人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我记得当初你失踪的时候,好像还没有秕谷……”看了看人骨的大小之后,归不归脸上嬉皮笑脸的表情瞬间消失。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默不作声的徐禄,说道:“当初和你一起失踪的,还有你儿子徐炜。这个是他吗?”
    无论归不归怎么说,徐禄都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面,连一个细微的动作或者表情都没有出现。
    “你说这副骸骨是徐禄的儿子,这个是他……吃的?”饶是吴勉这样不走寻常路的人,都被归不归的话吓了一跳。当下胃里面一阵的抽搐,好容易才将这个呕吐的感觉压了下去。
    沉默了半天之后,徐禄终于开口说话:“他这也算是尽孝了,早些入了轮回,也不需要再在这个世上受苦了……”徐禄被关押在这里之后不久,其子徐炜想方设法的打探到了他父亲的关押位置。多次搭救都被那几只上古神兽挡在了外面的吴江口,多次无果之后,他偷了方士一门中的三分龙息。利用神兽之首的气息瞒过了那几只神兽,终于赶到这里找到了自己的父亲徐禄。
    不过徐炜没有想到拴住徐禄的锁链都加了特殊的阵法,这个不是他这样的术法破解了的。就在他拼着要破解阵法的时候,一个不了心散掉了那三分龙息。这样一来,这父子二人都被困到了这里。
    徐禄之前贪恋口腹之欲,并没有修炼秕谷。他完全是凭着自己长生不老的体制,才熬到现在的。看到了最后一线希望已经破灭之后,已经被饥饿折磨多年的徐禄突然发狂。竟然趁着自己儿子没有防备的时候,突然从身后把他打晕。随后饥饿的痛苦战胜了理智。徐禄竟然生食了自己的儿子。
    虽然恢复了理智之后,徐禄近乎与崩溃,曾今几次寻死未果。之后便一直浑浑噩噩的熬到了现在,见到了吴勉这几个人之后,本来还看到了一线生机。但是现在自己已经断无生理,索性闭上了嘴巴,等着面前这几个人送自己再入轮回。
    “那你不需要再在世上受苦了”吴勉的话音未落,他的手对着徐禄一挥,一条雷火之龙从他的掌心里面窜了出来,咆哮着向徐禄扑了过去。徐禄没有任何躲闪的动作,闭上了眼睛之后,就等着自己入轮回了。
    就在雷火之龙接触到徐禄的一瞬间,这条龙缺乏出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雷火之龙瞬间化为无数个小小的电弧和火花,在地上乱窜了一阵子,片刻之后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没用的,看到了这些铁箍和锁链了吗?这些都是为了消解术法特制的,本来是为了消解徐禄的术法用的,谁能想到现在却救了他……”看着吴勉皱眉的样子,就在他准备再来一次的时候,归不归开口继续说道:“徐福给你留下储天珠就是为了这个用的。可惜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还有意无意的看了席应真一眼。
    “别看我,那是你们方士的事情,我们术士不参合。”席应真回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本来术士爷爷看他也不顺眼,不过现在赌局八成输了。我看你们更不顺眼,这件事别找我……”
    “我不相信还有死不了的人。”吴勉没理会席应真的话,这时候他全身上下都开始迸发出来夹杂着火花的电弧。看着噼里啪啦的甚是夺目。就在吴勉准备再试一次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着归不归说道:“用术法送他下去轮回,和他身上的锁链卸掉,那个更加困难一点?”
    “好像是卸掉锁链吧……”归不归干笑了一声之后,目光开始向着徐禄身上的锁链看过去。老家伙本想着消耗一下吴勉的术法,稍后自己的术法回来之后,给这个小家伙一点教训的时候,不需要太费力。
    现在被吴勉看穿之后,归不归只能在徐禄身上的锁链打起了主意。就在这个时候,徐禄抬起了头,手向着刷住自己脖子的铁箍指了一下,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把这个去掉,然后直接砍掉我的头颅就好。事以至此,我也不奢求什么全尸了,只求速死就好。”
    “这个术士爷爷我来”一直说不帮忙的席应真突然转了性,他几步走到了徐禄的身后,伸手抓住了那层铁箍,随后一用力,硬生生的将这铁箍从徐禄的脖子上掰了下来。这时候,徐禄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古怪的微笑,冲着席应真一点头,说道:“多谢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