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意料中的意外

    被江边的冷风一吹,归不归的头脑越发的清爽起来。他这种老人精瞬间就明白了吴勉还没有弄清楚的事情是什么。老家伙笑了一下,跟着吴勉和小任叁向着黑洞的位置走了过去。
    吴勉上来之后,将黑洞重新的封闭了起来,随后撤了上面的禁制,让乌江水重新顺着原本的河道流了下来。这时,他开始重新施法阻断了上游的江水,趁着这个时候,归不归向着身边有些紧张的小任叁说道:“人参,老人家我这次昏迷了多久?”
    小任叁想起在黑洞里面的遭遇就浑身不舒服,现在还要第二次下去。他正在纠结的时候,听到老家伙的话,有些不耐烦的回答道:“两天,在不就是三天!我刚刚醒过来也没多久,老不死的你倒是睡的舒服,我一闭眼就是这下面的噩梦。你说我们人参招谁惹谁了?还要再受二茬罪……”最后两句话,小家伙是压低了声音说的,眼角余光不停的看着吴勉,生怕他听到自己的牢骚。
    拉开拉环打开了黑洞,这两大一小轻车熟路的跳了下去。再次下来之后,已经没了第一次下来时那种惊愕的感觉。三个人原地转了一圈之后,小任叁首先说道:“不对啊,我记得这里应该有一只死火鸦的。这里是我们之前下来的地方吗?火鸦呢?我还想把它两根羽毛带回去呢。”
    “没错,这里就是我们之前下来的位置,不过好像被什么人打扫过了,打扫的还真干净……”归不归原地转了一圈之后,看着吴勉继续说道:“已经这么有意思了,还需要继续往前走吗?”
    任叁和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的眼睛还在四处看来看去。当下他对着老家伙做了一个‘笑’的姿态,说道:“最有意思的是在你晕倒的地方,不打算过去在看徐禄一眼吗?怎么说也是一起长大的,收个尸也是应该的吧?”
    归不归猜到了吴勉的反应,当下也没有不同的意见。正准备带着小任叁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就见这个小家伙“咦……”了一声,随后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有些诧异的说道:“这次怎么这么清爽,还以为又要遭二茬罪的,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
    “什么感觉都没有吗?”归不归好像想到了什么,回忆了上次小任叁的反应之后,看着这个人参的精灵继续说道:“上次是不是还心慌的厉害?感觉有什么危险就在身边,却看不到摸不着?”
    “老不死的!我就知道上次是你搞的鬼!想把我顿了喝汤是吧……”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小任叁先是怔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咬牙切齿的要和老家伙拼命。归不归退了几步之后,苦笑了一声,随后说道:“当时我老人家的术法都见底了,还能干什么?你自己想想,老人家我要是有那个本事的话,还需要你把我背下来吗?”
    小任叁眨巴眨巴眼睛之后,想起来另外一件事情:“老不死的,你还欠我五十坛酒,再不给我的话就要算利息了。”
    这个数字和归不归记忆中的对不上,当下脱口而出:“什么时候有五十坛那么多了?”
    “六十坛!”小任叁一瞪眼,奶声奶气的说道:“把嘴巴闭上,再说就一百五了。”
    吴勉没有心思看这一老一少斗嘴,没有发现什么意外的情况之后。他带着头按着上次那条路继续往前走去,除了两个水潭保持了原样之后,剩下的两只上古神兽也都不见了踪影。而小任叁也和上次下来那时完全不一样,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这个位于地下,小家伙在这里反而而于得水一样。是不是一个猛子扎到地下,半晌之后又浮现了出来。
    趁着小家伙土遁的时候,吴勉看了一眼带着微微笑意的归不归,说道:“想到什么了?是你现在就说呢?还是我再客气几句之后,你盛情之下在说?”
    “其实我早就想说了,这不是小任叁一直都在这里,怕吓着他吗。”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要是老人家我想的没错,上次应该还有一个大宗师级别的人物也跟了下来。这个人的术法远在你之上,而且这个人天生和小任叁相克,所以虽然我们看看不到他,但是小任叁的身体已经表现出来了。”
    吴勉心里也隐隐有这种感觉,当下他也没有多话,看着在地面起起伏伏的小任叁,嘴里对着归不归说道:“远在我之上,那么说你把自己择出去了。和这个人相比,你呢?”
    “术法被封印了,靠存着的这点术法,我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如果破解了封印嘛……”说到这里,老家活显摆着拉了个长音,说道:“那还真的不好说,要动次手才能知道。”
    看着归不归好像是在说废话,不过在吴勉看来,这个老家伙连吹牛的欲望都没有,看来这个默默跟随的人连全盛时期的归不归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又走了一段时间之后,三个人终于到了那两扇石门前。吴勉记得清楚他走的时候,因为两只手空不出来,并没有关上石门。不过现在这两扇石门却是牢牢的闭合着,吴勉和归不归相互对了下眼神之后,还是吴勉将两扇石门重新推开。不过石门打开,见到了里面的情况之后,两个人却不约而同的愣了一下。
    就见石门之内,一个没有脑袋的腔子坐在地上,几条锁链紧紧的拴在他的四肢上,一个脑袋脸朝上正是几天前死在吴勉手里的徐禄。吴勉和归不归算好了里面不会再有什么尸体,见到了尸体还在原地之后,两个人都很是意外。
    “现在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看着地面上的尸骸,吴勉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要不要说两句?”
    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围着这具人头分了家的尸首转了一圈。看了看脖子上面的伤口之后,冲着吴勉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我也盼着不是徐禄,不过尸首就在这里摆着,我被席应真一巴掌打倒之前,记得清楚徐禄都是这个姿势的。”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放弃了再去查看徐禄的尸首,他绕过了尸骸之后,继续向前走去。一直走到了底部的山墙前,才开始动手在上面摸索起来。这个动作看的归不归愣了一下,随后他眼前一亮,快走了几步凑到了吴勉的身后。
    归不归笑嘻嘻的看着吴勉在山墙上摸索,顿了一下之后,他开口说道:“还以为你回来只是为了查看徐禄的尸首,真是想不到,你把我和席应真都骗过了。徐福那个老家伙倒地怎么和你说的?”
    “地图上没有标注这里还有人,只是提示这面墙有问题……”吴勉说话的时候,手里不知道触碰到了什么,随后听到:“嘎巴”的一声响,整面山墙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吴勉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了一步,就在这个时候,山墙开始龟裂出来无数道好像蜘蛛网一样的缝隙。片刻之后,成面成面的墙体开始倒坍,露出来里面黑漆漆的一个所在。
    “原来打赌输的那个是我……”归不归看到之后,先是叹了口气,随后回头看了一眼尸首两分徐禄,说道:“你哥哥还真是节俭,能用的东西绝对不浪费。他没告诉你把破解我身上封印的宝贝放在什么地方了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