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花帐

    “小娘们儿?”小任叁看了看马队消失的位置,眨巴眨巴眼睛,说道:“怎么我看着里面是个爷们儿?就是有点娘们唧唧的。”
    席应真哈哈一笑,主动给小任叁到了一杯酒,看着这个小家伙喜笑颜开的一口喝下去之后,才说道:“小家伙你不懂,有些人的瓤子里面不一定就是本人。”
    说话的时候,大街对面又走过来一队人马。为首的一人是个身穿黑衣的光头,这两位不久之前吴勉、归不归见过。正是已经被踢出方士门墙的燕劫。
    燕劫身后的马队护卫着一辆马车,看着马车表面的装饰,里面坐着的应该就是那个敢用自己做诱饵的淮南王刘长了。这队人马前行到了酒肆附近的时候,燕劫看到了归不归和吴勉二人。他似乎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会也在长安,略微的犹豫了一下,装作和身边的人说话没有发现这几个人,骑着马从酒肆旁边走了过去。
    归不归转过头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两个人都没有叫住燕劫的意思。就这么目送看着这个和徐福同时期的人物离开了他们的视线。这时候,伙计又端上来一只煮熟的羊腿。席应真直接动手撕下来一块羊肉塞进嘴里,这次羊肉的味道没有让他挑出毛病,老术士将装着羊腿的陶盆向小任叁的方向挪了挪:“吃这个,羊腿炖的肉烂又有嚼头。”小任叁已经给他们俩各自斟满一杯酒,小脸红扑扑的说道:“下酒正好……”
    那一老一少吃喝正起劲,无暇顾及他们这边的时候,归不归轻声对着吴勉说道:“本来还以为这次只有修道人的聚会,想不到燕劫和淮南王都到了,看来这次的事情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还有这位……”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席应真,
    “刚才那个是燕劫吧?”没等吴勉说话,席应真将小任叁送过来的一杯酒喝下去之后,主动对着他们二人说道:“当年在泰山见过这个家伙,后来听说他和你一样,被徐福隔出方士门墙了。这么多年自以为他早死了,不过刚才他是什么意思?明明看到了为什么装傻?”
    归不归笑嘻嘻的看了吴勉一眼,随后说道:“还不是吴勉的辈份太大了嘛,我这个当年的师叔见到他还要行礼。那么大岁数的人了还死要面子,磕个头又不能少块肉。”
    席应真嘿嘿一笑,撕了块羊肉吃下去之后,刚刚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就见一个中年术士进了这家酒肆,他一眼看到了席应真,随后快步的走了过来:“老祖,修道人已经都到齐,就等您老人家了。陛下已经两次问起您老人家,再不过去的话,就要错过吉时了……”
    “着的什么急,只要术士爷爷我在,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吉时。”席应真这才将叫过伙计,要了装满清水的铜盆洗了洗手,随后冲着小任叁说道:“小家伙,跟着术士爷爷进宫看娘娘,去不?”
    这时候的任叁已经微醺,不过小家伙的神志还算清晰,冲着席应真一通傻笑之后,冒着酒气说道:“你们大人的事情我们人参就不瞎掺和了,等到你和娘娘的孩子满月了,我让老不死的给你送喜金……”这几句话吓得刚刚进来的术士一哆嗦,现在是在京城之中,天子脚下。如果不是守着席应真不敢造次,他都想直接伸手去捂住小娃娃的嘴巴。
    “哈哈哈……”席应真狂笑了一阵,随后冲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别欺负这个小娃娃,哪天不想养了送我,术士爷爷受他当儿子。”说完之后,席应真也不再理会这两个人。起身跟着中年术士走出了酒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两个人就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席应真消失之后,归不归才长出了口气。抢过小任叁手里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喝干了杯中酒。这才对着吴勉说道:“想不到燕劫和淮南王都到了,今天这事绝对不简单。要不我们先避避锋芒,等到祈福法会结束之后我们再回来。现在京城里面都是修道人,稍有不慎就会……”
    “刚才软榻里面,那个非男非女的人是谁?”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这句话竟然让老家伙的脸色红了起来,他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正打算找别的话题遮过去的时候。一直在和归不归抢夺酒壶的小任叁也扯着嗓子喊道:“老不死的你脸红什么!那个娘们唧唧的是谁?不会是你的老相好吧?”
    这话说的老家伙脸上又添了几分红晕,看着面前这一老一少没完没了的样子,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都是小时候不懂事那会惹得孽缘……”
    说是小时候,不过按着归不归年纪的算法,那时候正是他七十大寿刚过。虽说是古稀之年的人了,不过仗着驻颜有道,看着和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也没什么区别。当时他在方士门中也有些名气,加上看在是大方师故人的份上,也没什么人敢来招惹他。
    当时,方士一门已经做大,天下的修道人时不时就会有人进门盤道。其中也不乏一些自视甚高,找机会出名的修道人。有一天,归不归跟着徐福刚刚做完了早课,正打算回到自己的住处睡个回笼觉的时候,有小方士前来禀告山门前来了几个人,说是要以术法会友。还没等门下人回禀,他们已经打伤了多人。请大方师定夺。
    这样的事情在方士门中已经习以为常,大方师身份尊贵自然不便轻易露面,徐福让身边的归不归前去处理。好好的一个回笼觉就这么毁在了这几个人的手里,当下老家伙也没好气,赶到山门口,见到是几个面罩轻纱的女人之后。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三两下之后,将这些人扔出了山门。
    为首的一个女人摔出去的时候,头上的轻纱落地,露出来倾国倾城的容貌。老家伙得了便宜卖乖,见到了女人的容貌之后嘴上还轻薄了几句。
    本来把人家扔出去还不算什么,不过嘴上占便宜就通了马蜂窝了。当下这女人指天发誓,有朝一日亲手送归不归下去轮回。从此之后,女人每隔三天两日就要杀伤山门,来找归不归拼命,不过他们俩的实力相差太远。女人使尽了手段也不能动归不归分毫。不过慢慢的,两个人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变化。
    用多少年后一个胖子的话说:人家小姑娘大家闺秀,身边都是高洁的雅士没见过流氓。见到了归不归之后,就算跳进火坑里了。
    归不归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反正两个人没过多久就凑到了一起。不过天有不测风云,两个人好上没有多久,女人的大限突至,一场急病之后竟然香消玉殒。为此归不归还着实的伤感了几年,不过十六年之后,就在老家伙八十六岁的大寿刚刚过完的时候,方士山门外突然来了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口口声声的要找归不归限续前缘……
    方士一门虽然不禁女色,娶了三妻四妾的方士也大有人在。不过像这样的事情众人还是第一次遇到。当下,山上的众方士都跟着归不归下来看热闹,老家伙哄都哄不走。
    下来之后,就见山门口站在一个长相丑陋的小姑娘。见到了归不归之后,小姑娘好像发了疯一样的冲了过来,被人拦住之后一打听,这个小姑娘竟然就是当年那个女人的转世之人。这下子,归不归傻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