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长安妖夜

    左慈完全不是当初在燕哀候地宫里面那时候的样子,对着归不归和吴勉毕恭毕敬。当下陪着小脸说道:“进宫之后,各门之长都被叫去恭聆圣训去了,我们都在宫外等候,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那位大术士席应真到了,还是他和大方师说在大街上见到了祖师和归先生。大方师才托内侍告知我们,让我们务必留住祖师和归先生。”
    没有听到关于里面的事情,归不归显得多少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将左慈看到的事情打听了出来,那些修士不必多说。不过刘姓王可不止一个淮南王刘长,除了前几日暴毙的齐王刘肥之外,其他分封在外的刘姓王现在都已经聚集在了皇宫。
    祈福法会的正日子定在三天之后的子夜时分,现在众修士正在商量一个最佳的方式能融合所有门派的术法。左慈出来的时候,听到宫里面的内侍说,众人已经推举大方师广仁为本次法会的盟主,在法会期间所有修士都要听从盟主的调度。
    “当年徐福任大方师的时候,还没有盟主这个头衔。想不到广仁把方士的面子挣到了天上。”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一眼也有些兴奋的左慈。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么广悌和广义他们俩呢?他们家怎么说也是和盟主平辈的人物,不会和你们一起守在外面吧?”
    “两位师叔陪伴在大方士左右。”说到他的原师广义的时候,左慈的表情显得有些不太自然。干笑了一声之后,他接着说道:“各门之长都可以带两个门人进宫,由于大方师贵为盟主,为显示和其他的人不同,陪同之人多加了一位。除了两位师叔之外,还是火山师兄陪着大方师。”
    “说的那么起劲,还以为陪着广仁吃御膳的是你左慈。”归不归嘿嘿一笑,正想要打听一下巫教那边情况的时候。黑暗中的大街上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众人听到马蹄声之后脸色都是一变。长安大街已经宵禁,这个时候不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谁敢骑马在长安大街上飞奔。
    众人自觉分成两边将街道上了出来。听着马蹄声越来越近,已经有和左慈一起出来的方士在议论,是不是前线有什么十万火急的战报送回来。不过等了半晌,马蹄声音越来越近,就好像有匹马一直在围着这些人绕圈一样。
    “怎么这么冷……”就在众人不解的时候,小任叁突然怀抱着肩膀开始打起哆嗦来,他的头发、眉毛已经挂上了冰霜。如果不是吴勉一把将他抱起来,小家伙这个时候已经瘫倒在地了。
    “装神弄鬼!”一边的左慈大吼了一声,两只手在空气中摆动了一下,他手指尖划过空气的时候,无数个小火苗出现在左慈刚刚划过的空气当中。随着他一口气吹出来,这些小小的火苗好像蒲公英一样散落空气中。
    无数个小火苗飘散了一会之后,开始缓缓的降落。就在这个时候,火苗当中突然有人影闪过。左慈见状之后,掌心中吐出来一个火球,向着人影出现的位置打了过去。还没等其他的方士反应过来,火球“嘭!”的一声好像打中了什么,伴随着一声巨响,空气中传来一股焦臭的气味。
    火球消散的时候,左慈之前放出来无数个火花也慢慢的全部熄灭。虽然打中了那个看不见的影子,但是除了那股皮毛被烧焦的味道之外,再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见到自己拿手的术法没有什么效果之后,左慈皱了皱眉头。正打算再用其他术法试试的时候,突然听到归不归的声音:“小娃娃闪开!”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身体已经在原地消失,还没等左慈做出来反应。一个巨大的火光突然在他面前两三丈的位置闪过,一股夹杂着热浪的冲击力瞬间将左慈连同他身边的几个方士一起打倒。
    还没等左慈爬起来的时候,刚刚闪过火光的位置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刚才消失的归不归,站在老家伙对面的是个身穿黑衣的男子。男人胸前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殷红的献血将他前心的衣服染湿了一大片。
    看着黑衣男人胸前已经止不住的鲜血,归不归怪笑了一下,看着黑衣男人说道:“我说为什么小任叁那么怕你呢,原来那天在吴江下紧紧跟着我们的根本就不是人,是一只妖兽……”
    “纠正你一下,是妖,不是兽。兽再厉害也修炼不出人型。”黑衣男人也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有将目光转移到了还抱着小任叁的吴勉身上。看着这个白头发的男人,黑衣人嘿嘿又笑了一声,随后又继续说道:“好像你们知道的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多一点。除了知道我在乌江江底跟着你们之外,还知道什么了?”
    “现在知道什么都无关紧要,因为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吧我们想知道的一五一十说出来。说过平妖阵法吗?”归不归抢在吴勉的前面说完之后,冲着已经将随身法器都拿出来的左慈众人说道:“要活的,一会老人家我还有事情要问他……”
    归不归的话音刚落,就见左慈这些人手拿着法器已经向着黑衣男人扑了过去。起初,黑衣男子并没有拿这些小方士当回事。想不到的是,这些小方士所摆出来的阵法完全是针对着自己的。所有对他的攻势都是一波接一波的,而黑衣男子的妖法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一样,十成的妖法拼了命也只能施展出来两三成。
    左慈等人施展的是徐福所创的平妖阵,当初世间群妖横行。只有大神通境界的修士才能收复,不过这样的修士凤毛麟角。后来徐福自创出来这套法阵,由多名术法不算高深的方士法阵运行起来。不管对方是多大的妖怪,它们的妖法被束缚住之后,最后死在这些术法并不高超的方士手上。
    现在黑衣人遭遇的就是这种情况,最后在无奈之下,黑衣人突然一声长啸,左慈等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手上的阵法慢了半拍。就这一瞬间的功夫,黑衣人的身体腾空跳了起来,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黑衣人的身体突然消失。随后空气中死一般的寂静,就在左慈等人做法想要继续寻找黑衣人踪迹的时候,对面大街冲过来一队官兵,将众方士的法阵冲散,这才将黑衣人捡回了一条命。
    官兵老远看到火光出现,当下一股脑的冲过来。搅局之后,再也找不到那个黑衣人了。
    就在众方士和官兵争吵的时候,抱着人参娃娃的吴勉默不作声的看了归不归一眼,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刚才没动手拦截,是想就这么放了他吗?”
    “你一直没动手,就知道瞒不过你”归不归嘿嘿一笑,眼睛转来转去的四下看着,说道:“老人家我可不信就这么一只妖,不管是抓了还是杀了都麻烦。都会有更大的妖来就他或者替他报仇,现在它自己跑了,烦心的事情就让别人操心。反正有盟主大方师在,我们还怕什么?”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左慈和官兵也争辩完了。当下左慈对着吴勉施了个半礼:“祖师和吴先生稍等片刻,我要向大方师报告……”说完之后,不再看这两个人,左慈带和他一起出来的方士,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