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金蟾血

    直到左慈等人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之后,吴勉才回过头来,伸出来手掌对着归不归说道:“拿来……我看见了……”
    老家伙干笑了一声,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张巴掌大小的毛皮,交在吴勉的手上。回头看了一眼周围有些胆怯不敢太靠近的官兵,顿了一下之后,笑嘻嘻的在吴勉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吴勉对归不归说的并不在意,看了一眼怀里面还在瑟瑟发抖的小任叁之后,转过身子看着那一队还有些惊恐的官兵说道:“这孩子病了,宵禁中也有急症就医这一条。那位官长可以指条路,让我们去找大夫。”
    吴勉说完之后,归不归拿着做派跟着说了一句:“各位官长,我们都是陛下请来的方士,我们家大方师是这次祈福法会的盟主。如果这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戾气冲撞了法会的祥瑞之气,陛下怪罪下来,我们在场的人都承受不住。”
    两个人说完之后,几乎所有的官兵都将目光转到带队的长官身上。那位官长犹豫了一下之后,叫过来手下一名军士:“你带着两位方士大人去东街找王郎中,我儿子的肠症就是王郎中治好的……”
    “不用找王郎中了,你的断头之症要吴大夫来会治……”说话的时候,吴勉的身上同时出现了四条雷火之龙,这四条龙瞬间就扑到了给他们带路的军士身边。四条雷火之龙只是围绕在军士的身边游走,时不时发出嘶叫之声,却没有扑上去将他分食的意思。
    就这样,那军士也吓得脸色煞白,身子不停的打着哆嗦。一脸惊恐的看着归不归和吴勉两个人,由于惊吓过度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
    其他的官兵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异象吓了一跳,“哗”的一声都退出去几丈之外,生怕被那四条恶龙误伤。他们的官长首先反应过来,强忍着心中的怯意对面前的两个方士说道:“二位方大人,你们这是做什么……”
    他口中两位方士大人没有理会这位官长,两个人的目光都盯着困在雷火之龙阵中的军士。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如果刚才没有对你们长官使眼色的话,把你挖出来还真的有点麻烦。防着你突然发难,当时候说不得也要这些官兵一起受点皮肉之苦了。别在演戏了,你演戏的天赋比不上老人家我。没完了是吧……点你一个破绽,一般人见到这阵势不是尿裤子,就是一屁股坐地上了。站了这么长的时间,你的定力也算不错了。”
    归不归说完的同时,被雷火之龙围在中间的军士停止了颤抖,脸上惊恐神色也跟着消失的无影无踪。冲着归不归诡异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我混在这队伍中七天了,见过的修士上百人。其中也有出名的大修士,他们都没有发现我,你们俩是怎么发现的?”
    “因为这孩子一直都没醒”吴勉看了怀里抱着的小任叁一眼,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困在雷火之龙阵中的军士继续说道:“你们妖类胆子大的有些过分了,竟然敢混在巡城的官兵当中。看来是我把这次的法会想的太简单了……”
    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接着吴勉的话,继续说道:“妖和人不同,人轮回了大不了从头再来,运气好点还能投胎个富贵人家。可你们妖就不一样了,成百上千年的修行化为乌有舍得吗?转世投胎还不一定投成什么,一旦运气不好成了牛羊,任人宰食受得了吗?”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被困在雷火之龙阵中的军士脸上出现了一丝犹豫不定的表情。他不同之前和归不归相斗的妖类,只是被人派来混在巡街的军士当中,妖法低微根本没有本事和吴勉这样的方士动手。现在他的同伴大都聚集到了皇宫,短时间无法过来救援。
    当下,看到了军士的反应之后,吴勉又加了把柴火:“说出来皇宫里面怎么回事,我就把你放了……”
    “找个没人的大山继续修炼,过了千八百年之后,你就是大妖。”好像和吴勉商量好了一样,他的话一停顿,归不归马上就开口接上了。冲着军士笑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现在轮回可就什么都没有了,现在流行活烤羊羔牛胎,弄不好轮回之后就直接上餐桌了。左边是大妖,右边是待宰的羔羊——你自己选……”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围在军士周围的雷火之龙开始慢慢的向里面收紧。军士脸上再次显出一丝惊恐的表情,黄豆粒大小的汗珠一个劲的往下掉落。眼看着雷火之龙就要接触到他外衣的时候,军士突然大叫了一声:“收了你的术法,想知道什么,我说……”
    见到军士松口了之后,归不归嘿嘿的一笑,说道:“这就对了……”
    老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在吴勉准备撤掉术法的时候,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一阵破空之声。伴随着响声两条雷火之龙突然发出一阵惨叫声,随后化成无数个电火花消散在黑夜当中。就在同一时刻,四五颗漆黑的铜针钉归不归和吴勉的前胸。不过两个人好像没有感觉到一样,反而将身体当在军士的面前。
    可惜两个人的动作还是慢了半拍,就在他们俩挡住军士面前的前一刻,那军士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和二人胸前一摸一样的铜针。军士大叫了一声之后,将铜针从脖子上拔了下来。铜针离体的同时,一缕黑色的血液从伤口里面流了出来。黑色的血液好像止不住一样,源源不断的从针眼里面流出来。
    军士大骇之下,急忙用捂住了伤口。片刻之后,军士的脸变成了黑紫色,七窍中缓缓有黑紫色的鲜血流出来。他的身子倒在地上,浑身上下的毛孔中都有黑色冒出来,看着他好像裹了一层黑油一样。
    “没救了……”归不归拦住了想要过去查看的吴勉,将自己身上的铜针拔出来,说道:“涂了金蟾的血,我们是拖了不老药的福气,要不然现在我们三个已经躺在一起了……”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看了一眼已经气绝身亡的军士,随后有些很恨的说道:“可惜了,就差那么一点……”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沉着脸看向发射铜针的方向。不过刚才的铜针是同时从四个方向发射过来的,现在那四个位置都是死一般的寂静,看不到有任何异样的迹象。
    半晌之后,吴勉转回身来,将身上的铜针拔出来,看了一眼之后交给了归不归。刚刚还有一颗铜针是奔着吴勉怀抱的小任叁去的。如果不是之前的破空之声让吴勉警觉,最后一颗用身子护住了小任叁,那个人参的精灵就要和军士一个模样了。
    “你的兵士死了,不说两句吗?”当下还有最后一条线索,当下吴勉直接向着这对官兵的官长走去。刚才的雷火之龙已经震慑到了这些官兵,见到吴勉走过来之后,急急忙忙都散开,将一脸惊恐的官长留给了吴勉。
    当下官长也是怕了,哆哆嗦嗦的说道:“这个人是七天前太子殿下的内侍带来的,说是……”刚刚说到这里,之前的破空声再次响起。吴勉冷笑了一声:“还敢再来!”第一个字喊出来的同时,四面火墙凭空出来,将他和官长两个人护在当中。七八枚铜针穿过火墙的时候,瞬间被化为铜汁溅落到了地上。
    吴勉不理会火墙外面的状况,对着官长继续说道:“你还没说完……”
    官长已经吓瘫,哆哆嗦嗦的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在这个时候,火墙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大方师到了,请师祖收了术法……”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