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名宿

    外面说话的是火山,他的身前就是这次祈福法会的盟主——大方师广仁,其他方士门中人聚拢在大方师的身后。其实不用通禀,这些人出现的时候,火墙中的吴勉便已经清晰的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
    撤下了火墙之后,除了广仁行了个半礼之外,在场所有的方士对着吴勉行了大礼。随后大方师微笑着走了过来,看样子归不归已经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大方师,广仁看着吴勉说道:“左慈已经这里发生的事情告知弟子了,现在众修士已经分成几路,由太尉大人派人分领,在京城大街中巡查妖类的踪迹。”
    吴勉看了一眼广仁,用他那特有的尖刻语气说道:“小时候听过一个笑话,耗子混进了一群猫当中,然后带着这群猫去抓耗子。原来这样的笑话不止是糊弄小孩子,连大人也会信。”
    “谁是耗子谁是猫,人说的才算。”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还在哆嗦个不停的官长,随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有些事情不到最后就不会知道谁会是最后的赢家,有人想用网来捕我,谁又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在我的网中央了?”
    广仁这话分明是在说自己已经早做好了准备,当下吴勉也不用多说。不过还是将燕哀候那些人失踪的事情告知了大方师,这个多少让他有些意外:“首任大方师失踪了,现在还没有打斗的痕迹……”
    说到这里,大方师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吴勉怀中开始苏醒的小任叁之后,说道:“那么地宫中有没有什么东西丢失了呢……”
    “比如说断政剑……是吧?”归不归笑眯眯的凑了过来,指着小任叁对广仁继续说道:“这个小东西下去都看过了,地宫里面的东西倒是什么都不缺。你那把断政剑也在里面,这样,这件事之后,你派人来把那把破剑带走。怎么说也是大方师的信物,回去我拉个单子,你顺便把单子上的东西凑齐……”
    “那倒是不急,我……就是问问,随便问问……”广仁和归不归相熟几百年,也知道这个老家伙的脾气秉性。防着他后面狮子大开口,广仁先一步堵住了老家伙的嘴。守在一边的广仁也知道自己师尊的心思,当下找了一个话头,打乱了归不归的心思:“师尊,今晚的吉时快到了,您是盟主,是要亲自主持法会的。”
    “是啊,快到吉时了。还有这个军官,也要带回去请陛下发落……”广仁抬头看了看月色之后,对着吴勉说道:“师祖……”
    这俩个字刚刚说出来,吴勉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当下也不管他大方师的身份,直接开口打断了广仁的话:“别一口一个师祖的,我没那个福气收这么多的徒子徒孙。叫我吴勉就好,名字叫不出口就叫吴先生……”
    “那就听从吴先生的安排”广仁没有任何迟疑,甚至都没等吴勉说完便顺着台阶走了下来。旁边的归不归表情纠结的闭上了眼睛,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才重新的睁开眼睛,嘴里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句什么。只有距离他最近的火山听清了这句话:这才当了几天祖宗?可惜了……
    吴勉放弃了‘师祖’这个称谓之后,广仁也变得轻松了不少。当下让手下的方士将军官看管好,最后带着吴勉,和众人一起向着皇宫里面走去,之前他让左慈留住吴勉,说是要和他当面说什么话。本来打算边走边说的。不过还没等大方师开口,就见对面又走过来一大群人。为首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和一个身穿内侍官服的年轻男人。
    “盟主大人,陛下让我来问一下,你门下弟子禀告的确有其事吗?”老远见到了大方师之后,那个内侍模样的男人扯着嗓子对广仁继续喊道:“这长安城还从来没有听说闹过妖怪,这又不是什么山村夜店,哪来那么多的妖怪……”
    这人的语气当中透着几分不屑和语气,除了广仁之外,他身后的众方士都是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大方师的首徒面沉似水的看了那内侍一眼,替自己的师尊说道:“总管大人,你想见妖类吗?这个好办,只要我略施法术,就能让整个长安大街上爬满了妖类。不过请神容易送神难,想要清除这些妖类,就只有请陛下迁都了。”
    对面走过来的内侍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方士敢跟他如此说话。当下刚想要发作的时候,跟着他走过来的中年男子,在内侍的耳边低声的说了几句什么。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不过这几句话说完,内侍强压住了心头的怒气,没有理会火山,再次对着广仁说道:“盟主大人,你们方士的调调我也不懂,什么鬼啊妖啊的,你还是亲自去回陛下的话吧。”
    “原本就不敢劳烦总管大人。”广仁微微一笑,就好像没有听出内侍话里的讥讽之意。他也不理会这位内侍和中年男人,点头示意之后带领众人继续向着皇宫的位置走去。连最基本的为吴勉引见一下都没有,不过走远了之后,他还是开口向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刚刚见到那人是宫中的侍应总管,和他一起的是黄老之流的修士。”
    广仁的话刚刚说完,一旁的归不归笑着说道:“想不到你也有主动去得罪的人,要不是亲眼看见,老人家我自己都不信。大方师你会得罪这样的人,倒退几年,像这样守在天子身边的人你是说什么都不会得罪的。”
    “一个快死了的人,就算守在天子身边又能怎么样?”广仁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归不归和吴勉,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那位总管大人的厌气已经进了中宫,最多还有两天的寿命,这是命中注定的,就算是大罗金仙也难逃这一劫。”
    可能是刚才的妖类惊动了皇帝,越往皇宫里面走巡逻的官兵也就越多。就在皇宫门口,吴勉和归不归看到了广义和广悌两个人。他们俩带着门下弟子守在一处通道之前,见到了广仁之后才围拢过来,燕哀候的地宫一别之后,这还是第一次见面,看到了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还是有点尴尬。
    看到两个人要过来行礼,吴勉将刚才对广仁的话又说了一遍,算是大赦了这二人。
    寒暄了几句之后,广仁派人找来人太尉大人手下的军官,将带回来的官长交给了他。他们怎么处理,就不是这些方士操心的了。
    处理完了这个人之后,广仁等众方士被一名宦官带到皇宫中的一座偏殿当中。就在他们休息的时候,其他几路追查妖类的修士也陆续的赶了回来。看这些人双手空空的回来,应该也没有什么收获。
    天下修士以方士为尊,当下赶回来的修士都过来主动和广仁打了招呼。大方师也向他们介绍了吴勉,只是说到身份的时候有点模糊,含含糊糊的用了方士一门的名宿带了过去。
    回来的修士越来越多,不过归不归的那位转世多次的孽缘和席应真两个人却始终没有出现。就在众修士继续等的时候,刚刚在宫外被广仁断定还有两天寿命的侍应总管来到这里传话,马上就要到吉时了,请众修士前往为陛下祈福的阳寿宫。
    各门派之长带着门下弟子准备出发的时候,那位侍应总管大人找到了大方师广仁。假模假样的客气了几句之后,他冲着广仁说到“陛下知道方士一门的名宿到了,请这位先生和盟主大人一起为陛下祈福……”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