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试探

    不用回头也知道说话的是席应真,本来吴勉以为刚才的祈福法会这个老术士也参加了。不过从归不归的嘴里得知,刚才的法会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这个老术士的身影,现在就像是突然间冒出来的一样。
    归不归拉着吴勉说话的时候,那边已经有人将内侍的死尸抬了出去。虽然已经有修士看出来内侍是中了术法死的,不过现在这里聚集的修士几百人,也不知道这个谁小内侍是得罪睡了,也没人因为一个小小的内侍得罪人。最后,这内侍被当作突发急症暴毙,拉出去草草的掩埋了。
    一段小插曲过后,各门派之长带上几个亲近的门人弟子,跟着内侍总管一行人来到另外一座宫殿之中。这时候已经过了寅时,过不了多久就要天亮。众修士都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赐宴,不过有生之年能在皇宫吃一次御宴,还有太子作陪。这都是以后和其他修士磐道的资本,别说是后半夜了,就算是再等上三天三夜这些修士也是值得的。
    由于方士一门算得上最大的修士门派,广仁等人连同归不归和吴勉,都坐在距离主位最近的位置上。西汉时期酒宴规矩是独桌分餐,当下大方师广仁坐在首位,其他的人按照辈分坐在广仁的身后。众人坐好之后,开始有内侍和宫女将已经准备好的菜肴端了上来。
    本来吴勉并不打算赏脸吃这顿御宴的,他也不想趟这个浑水,本来打算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广仁之后就走的。不过老天爷似乎不想给他这个机会,广仁身边不断有其他的门派之长过来寒暄,吴勉完全找不到单独将广仁拉出来说话的机会。
    好容易等到没人过来打扰,不过就在吴勉准备凑到广仁耳边,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他,让这位大方师早做准备的时候。宫殿外面突然响起一阵礼乐之声,随后,在一干内侍和宫女的簇拥之下,一个微胖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中年人身后跟着一个二三十岁的瘦子,和一个五十岁开外的老者。
    微胖的中年人应该就是当今的太子殿下了,他打着哈欠睡眼惺忪的坐到了主位。身后的瘦子和老者一左一右坐到了太子的两侧,随后礼乐之声停止,太子殿下站了起来,代表文帝向众修士说了几句。随后礼乐之声再次响了起来,太子殿下起身让酒,众修士行大礼谢过之后,这次御宴终于正式开始了。
    坐在吴勉身边的归不归之前在祈福法会上见过这两个人,趁着吃喝的时候,低声对着吴勉说道:“这两个人也是有来头的,看见那个瘦的了吗?他说瑞王刘安,那个有几岁年纪的是瑞王的相国——玄阳侯霍无为。别小看这个霍无为,他可是当今文帝身前的红人,就连他的主子瑞王都眼红。
    这就是瑞王和霍无为……吴勉的目光在两个人的脸上扫过,瑞王刘安一股精炼之气,虽然已经过了子夜时分,不过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倦怠的神色。比起他旁边的皇兄太子来,显得精干的太多。而他的相国玄阳侯霍无为正好和瑞王相反,这位玄阳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看着似乎人畜无害,如果不知道内情的话,任谁也不会把他和宫里三百条人命联系到一起。
    就在吴勉的目光从霍无为的脸上扫过的一瞬间,这位玄阳侯突然转头过来,和吴勉对视了一眼。这位玄阳侯就好像没事人一样,呵呵笑了一声之后,霍无为拿起自己桌子上的酒爵,站起来向着方士这边的位置走过来。走到近前之后,恭恭敬敬的说道:”刚才有幸在祈福法会当中,见到了大方师的神迹。当真让霍某大开眼界,也让天下修士为之信服。霍某敬大方师及诸位大方士一杯……“
    大方士微笑着回了个礼,客气了几句之后,和广义、广悌二人喝下了杯中酒。看着坐在广仁身后的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没有起来回礼的意思,霍无为微微一笑,让提酒过来的内侍又给他到了一爵酒。随后转身冲着正在冷眼盯着他的吴勉笑了一下,说道:”听说方士门中来了一位名宿,本来以为是归不归老先生的。后来才知道是吴勉先生,既然敬过了大方士,怎么可以不敬吴勉先生一杯酒。“
    说到这里,霍无为双手举杯,竟然对着吴勉行了一个大礼。这个动作别说是在场的众修士了,就连坐在主位上的太子和瑞王都是一愣。他们俩都想不通为什么霍无为会对吴勉这样的人物如此谦卑。
    更让众人想不到的是,那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只是慢悠悠的看了玄阳侯一眼。他连自己的酒爵都没有碰,也不说话直接将霍无为干在了哪里。就在归不归呵呵一笑,准备过去给霍无为一个台阶下的时候,趴在吴勉桌子上呼呼大睡的小任叁突然睁开了眼睛。小家伙一边抽动着鼻子,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是在做梦吗?不是虞姬在给我敬酒吗?怎么换成这个糟老头子了……糟老头就糟老头吧,看在这杯美酒的份上,我们人参不和你一般见……“
    见识的‘识’字说出来的时候,小家伙已经伸手抓住了酒爵。就在这个时候,霍无为的酒爵上闪过了一道火光,伴随着火光的是一阵巨响:”嘭!“的一声之后,就见小人参的身子倒着向后飞了出去。眼看着他身子已经离地,电光火石之间,一只大手抓住了小任叁的脚踝,生生的将他拽了回来。
    将小任叁抓回来的正是吴勉,他抓回来小家伙的同时。另外一只手已经向着霍无为手中的酒爵抓了过去:”既然是玄阳侯大人亲自敬酒,那么吴勉也就不客气了……“说到一半的时候,吴勉已经抓住了酒爵的另外一角,这时候,众人就见酒爵上面火光直闪、雷鸣之声不断。
    片刻之后,酒爵中突然发出一声巨响,最后这只青铜所制的酒器华为了碎片。吴勉和霍无为二人手上酒水淋漓,两个人的手都被酒爵的碎片划伤,不过吴勉仗着白发的体制,这点外伤转眼间愈合,只是霍无为双手满是鲜血,显得狼狈不堪。
    虽然狼狈,不过霍无为的脸上却没有一点尴尬的神情。他哈哈一笑之后,回身冲着太子和瑞王的方向行了个礼,随后说道:”惊扰到太子殿下和瑞王殿下了,刚才我和吴勉先生以术法为了两位殿下,和再坐的各位修士助酒。各位看着还满意吗?这样的术法不值得连喝三爵吗?“
    听了霍无为的话之后,太子和瑞王也是哈哈一笑。随后太子在瑞王的搀扶之下站了起来,端起酒爵对着在场众人说道:”今天见了玄阳侯和这位吴勉先生的术法,真是奇妙无比。这杯酒本太子代表皇帝陛下敬诸位大修士,愿此次祈福法会为国为民添福,为大汉的江山社稷添福……“这句话说完,太子将酒爵中的美酒一饮而尽……
    太子说话,下面自然没有人再敢私语。当场除了太子的话之外,在听不到一点声音。就在众人等着太子这口酒咽下去,然后谢恩喝酒的时候,场面祥和的气氛突然突然被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打断。”你的玉茎断了……“
    这个声音听上去格外的清晰,当下说话的太子连同所有人都愣住了。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刚刚睡醒的小孩子指着霍无为的鲜血淋漓的手再次说道:”你的玉茎断了,听说你们人的玉茎断了不能再长。唉……那你可怎么见人……“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太子再也忍受不了,”噗!“的一声,将嘴里面喷了出去。这口酒一点没糟蹋,都喷在瑞王刘安的脸上……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