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统

    太子从小在儒家理法下长大,这还是第一次这么失态。他强忍着即将喷薄而出的笑意,用袍袖替一脸尴尬的瑞王擦了擦脸。这时,后来过来两个手拿绢帕的内侍,替太子将瑞王脸上的酒水擦干净。本来太子还能绷的住,不过看到这两个内侍之后,不知怎得又想起来刚刚小任叁的话,当下再也忍不住,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有些无礼的指着霍无为说道:“哈哈哈……玄阳侯……你的玉茎断了……哈哈哈哈……以后可怎么见人……”
    有了太子做样子,整个宫殿的修士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还对着霍无为指指画画的,无礼到了至极。本来城府极深的霍无为这时也控制不住自己,脸色瞬间变得涨红。盯着小任叁的眼睛快要冒出火来,当下,这位玄阳侯也顾不得身份,将满腔的怒火都发泄到了这个看着只有六七岁的小孩子身上。
    就见霍无为的掌心一吐,一柄明晃晃的铜剑从他的掌心中窜了出来。玄阳侯顺势抓住了剑柄,当下他也不管吴勉就在小任叁的面前,直接挥剑向着小家伙的脑袋砍去。凭着挨吴勉一下子,也要结果了这个小娃娃,以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就在吴勉冷笑着挡在任叁面前的时候,他的眼前突然一花,一个熟悉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这时,霍无为的铜剑已经到了,挡在吴勉面前那人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任由这一剑劈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一剑劈到这人身上的同时,那人还没见怎样,看人的霍无为却是一声惨叫。随后就见他的肩膀由右致左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当场喷溅了出来。霍无为可没有方士一门中白发的复原能力,剧痛之下他捂住了伤口倒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这时候,众人才看清挡在吴勉面前的竟然是传说中的人物。那位老术士席应真。之前隐约听说他和徐福三斗的事情,可也没听说过他和方士门人有什么交情。
    看到了霍无为受伤倒地之后,席应真嘿嘿一笑,冲着在地上哀嚎的玄阳侯说道:“你砍我的时候用了多大的力气,你现在就有多深的伤口。小娃娃,看不出来你的气力不小嘛。半个膀子都要被砍下来了,你还真是下死手……”
    本来还有想讨好瑞王和霍无为的修士,想上前救治玄阳侯。不过看到了和霍无为动手的是席应真之后。那些人都放弃了去救治霍无为的念想,这位老术士阴晴不定,做什么都凭着自己的好恶,为了他去得罪席应真,这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还在地面上哀嚎翻滚的玄阳侯,看清了挡在吴勉身前的是席应真之后,痛苦的脸上又多了一丝复杂的表情。最后,还是大方师广仁不想把事情弄大。让他的大弟子火山亲自过去给霍无为上了治疗外伤的灵药,一包散剂下去,霍无为的血止住了,伤口也有了慢慢开始愈合的迹象。
    这时候,有内侍过来将面如金纸的霍无为扶了下去。太子和瑞王有些尴尬的对视了一眼,还是瑞王刘安的反应快一点,他现将太子请回到了主位。随后站在太子的身前,说道:“刚才是霍无为无礼在先,席应真先生只是小小的给了他一个教训。如果真想把霍无为怎么样的话,玄阳侯不会活到现在。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想不到会变成这样子。本王在这里替玄阳侯致歉,”
    说着,瑞王刘安竟然对着下面的众修士行了个大礼。众修士见到之后,跟着起身齐刷刷的还了一个礼。宫殿之中也只有吴勉和席应真这两位好像没看见一眼,无动于衷的站在原地。
    礼毕之后,瑞王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情本来要玄阳侯来和这位修士商量的,现在既然他不方便,那么就让本王代劳吧……”
    说到这里,瑞王有意无意的拖了个长音。看到众修士都静下来之后,他继续说道:“高祖黄帝天下一统,了结上古至今三千年的乱世。至此天下百姓安居乐业,再不用受那群雄割据的战乱之苦。国家一统就有这说不清的好处,那么我们天下的修士何不放弃各自门派的成见,统一称为一个前所未有、旷古烁金的门派。那样的话,天下就只有这一个门派。再没有什么门派的分争。天下的术法,天下的修士皆可习修。这位大修士,以为本王说的如何?”
    这几句话还没有说完,下面这些修士就炸开了锅。只有广仁他们几个人相互的交流了一下眼神,之后好像没事人一样站在原地。看着样子广仁他们早就有了这方面的准备。
    半晌之后,后面的修士人群当中不知道是谁大喊了:“瑞王殿下好提议!天下都一统了,我们这个修士四分五裂的又为何来!天下的教派统一之后,再无门派、术法分争。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几百人的修士当中,这样的声音虽然只是零零星星。但是没有人喝止,也没有人又不同的意见。大部分修士都是警惕的看向瑞王和那几个挑头呐喊的修士。这些人都一些小门派的,就算他们不是瑞王事先买通好的。天下的修士门派一统之后,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影响。
    不过其他一些大门派的修士想法就不一样了,他们这些门派都是先祖经过成百上千年一点点打拼出来的。现在瑞王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要他们放弃自己的道统。先不说以后怎么样,自己门派的修士都不会统一。
    就在众人暗自打定决心不接瑞王这话茬的时候,突然后面有一个似男似女的声音说道:“此提议甚好,从今之后,再没有什么巫教,我们全部修士加入一统的门派。”说话的正是和归不归有过几世孽缘的巫教教主,他说完之后,竟然带着门下弟子,走到了瑞王的身后,有了他做样子,另外的一些小门派的修士也加入到了瑞王的身后。
    不过过去的人毕竟还是少数,还不到宫殿中十分之一的修士。看着再不会有什么人过来,瑞王当下换了个方向,冲着广仁的方向笑了一下,随后说道:“大方师,不知道你考虑的如何?如果你们进入这个统一的门派,这个门派之长还是由大方师你来担任,如果其他人都同意的话,这个一统的新门派叫做方士都没有问题……”
    广仁微微的一笑,随后冲着瑞王说道:“殿下有所不知,虽然广仁身为大方师。但是这样的大事实在不敢轻易做主,天下人都知道前任大方师徐福出海求药。如果有一天前任大方师回来,见到方士一门变成了这个样子,他老人家说不定要送我再入轮回的。这样,瑞王殿下也不要着急,等到前任大方师从海上回来,他老人家没有异议,我们马上进入这个一统的门墙。你刚刚许诺我的门派之长,可一定给我留着”
    “那我门就等着大方师了”瑞王他也不在意,客气几句之后。带着巫教教主等人回身走到了太子的身后。瑞王再太子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太子听了之后点了点头,瑞王说完之后。太子起身告假,随后带着自己的内侍和宫女离开了这里。
    看着太子完全离开之后,瑞王再次笑了一下,正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之前被人抬出去的霍无为竟然好人一样的回到了这里。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