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倒戈

    说这句话的时候,坐在大殿里面的年轻人纷纷站了起来。这些‘人’很自觉的退到了殿后,那个提着大酒壶的汉子临走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他先收拾干净了三张品字型的相对的桌子,看到三个人坐好之后,这才准备起身告退。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百疆叫住了这汉子,说道:“你留下,这里也要一个提壶倒酒之人……”
    没有想到的是,这人听到之后脸色大变。当下“扑通”一声跪在了百疆的面前,结结巴巴的说道:“百疆大人,小的家里面上有六旬老母,下有还在吃奶的孩童。我下去轮回了,这一家子人就都要……”
    “没人要灭你的口,你一个小小的杂役,配得上我动手吗?”百疆讥讽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这人说道:“你伺侯我这么多年了,全家老少都是我在养。你有没有胆子将我的秘密泄漏出去,我会不知道吗?还是和你说好的好规矩,倒酒的手稳住,敢洒出来一滴酒,我就断你一只手。”
    这汉子擦了擦额头上汗珠,深吸了口气之后,稳稳的端起酒壶给每人都斟满了一杯美酒。也难为他,二三十斤的大酒壶,竟然一滴酒水都没有洒出来。
    “也难怪他会怕,你的同族都回避了,就把他留下来。是个人都会以为你留着就是为了灭口的。”归不归也不客气,端起酒壶来一仰脖将杯中酒喝了下去。缓了口气之后,有意无意的和吴勉过了一下眼神,随后对着百疆说道:“现在我们已经坐下了,酒也喝了,是不是该谈谈了?”
    “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上次你们没有见到我而已。”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提壶之人又过去斟满了一杯酒。百疆也不着急,看着这杯酒倒好之后,这才进入正题:“不用再说你们是问天楼的人了,我知道你们当中一个人是,另外一个人的腰牌是抢了别人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百疆将目光对准了归不归,怪异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问天楼里三十三层楼,每一层楼的主事人我都知道是谁。归先生你在里面并不是术法最高的那个人,而且之所以选你主事三十一层楼,只是当今的楼主会错了意而已。不过好在他已经将这个错误纠正了过来……”
    说话的时候,百疆从怀里摸出来一块玉牌放在自己的桌子上。三个人咫尺相望,桌子上的玉牌吴勉和归不归都看的清楚。和归不归那块一样正面刻着一座直冲霄汉的高楼。随着百疆将玉牌翻转,背面竟然也是用甲骨文刻写的三十一。
    “这块牌子现在属于我,它能证明我说的不是假话。”将玉牌放在手中把玩了片刻之后,百疆又将玉牌收好。就在他要继续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百疆手中玉牌的归不归突然笑了一声,随后抢先一步说道:“百疆先生你说是‘当今’的楼主会错了意,这个‘当今’两个字应该怎么讲……”说这句话的时候,归不归故意的在‘当今’两个字上加重了语调。
    “这个不能说……”百疆微微的笑了一下,举起酒杯浅尝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说点能说的,本来我也以为这位楼主的计划万无一失。不过就在两个时辰之前,我才发现这个计划有一个天大的漏洞,这个漏洞无法弥补。问天楼主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只要后面有人推他一把,这位楼主大人就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地。本来我还在犹豫是不是应该提醒他的,不过我发现的实在太晚了,推他入悬崖的那个人已经站在楼主的背后了……”
    百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一直就在笑眯眯的看着他。老家伙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惊讶的表情,两个人就这么一直对视着,直到百疆最后把话说完之后,归不归才嘿嘿的笑了一下,说道:“所以百疆大人你就打算弃暗投明了,是吧?”
    “弃暗投明算不上,不过问天楼的败局已定,我只是带着族人尽早的寻找一条出路而已。”说到这里的时候,百疆顿了一下,迎着归不归的目光看过去,接着说道:“我这这次带来的散仙每一个都有千年以上的道行,如果真的鱼死网破,你们修士最少也要死一半的人。这还未必拦得住我,反之如果能得到我这一族的助力,加上你们修士里应外合,从今晚之后,这世上就没有什么问天楼了……”
    百疆说完之后,没等归不归说话,一边一直没怎么言语的吴勉首先开口说道:“里应外合说的轻巧,我怎么知道你们里应起来,不会把外面的修士骗进去再一网打尽?”
    这时候,归不归也笑了一下,学着百疆的样子浅浅的喝了口酒之后,笑着对面前这位大妖说道:“百疆先生,是不是要做点什么让我们看看诚意呢?比方说带着问天楼主出来,把他交给广仁处置。要不然的话把问天楼三十三楼主事人的名单弄出来也凑合……百疆先生,你什么都不答应的话,我真很难看出来你的诚意。”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百疆一直冷笑,没有一点回应的意思。听到了老家伙的话之后,他阴冷的回答道:“让你们俩活着,就是我最大的诚意……”
    说到这里,百疆顿了一下,目光在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脸上转了一圈之后,又继续说道:“我们散仙能做到的,只是你们修士和问天楼相争的时候,反水相帮你们修士,两下合力剿灭问天楼。除此之外不要想让我们独立支撑问天楼,让你们修士坐收渔翁之利。而且我们散仙也不是白白相帮,之前问天楼答应给我们的条件,我希望修士这边也会答应,毕竟此役之后,我们散仙也是会有伤亡的……”
    “说的是裂土建国吧?想不到问天楼会给这么一个天价。”归不归嘿嘿笑了一下之后,自己又将话题兜了回来:“还有件事情没有弄清楚,百疆先生,你刚才说的发现了问天楼一个天大的漏洞。不知道这个洞漏在哪了?”
    百疆嘿嘿笑了一声,对着归不归说道:“回去问你们家大方师吧,他现在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就算问天楼现在已经控制了皇宫内外又怎么样?只是一步棋走错,结果满盘皆是输。”说后半段话的时候,百疆的语气中带着隐隐的不甘心。看来但凡还有一线转机,他都不会来找修士合作。
    百疆越是这样,吴勉和归不归二人便越好奇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起来从百疆嘴里打听出来已经不可能了,只有以后想办法从广仁那里探听了。
    现在问题纠结在裂土建国的这件事上,百疆已经说死,除非以广仁为代表的修士答应他这个条件,否则他们群妖只能保持中立。大不了现在就启程回山,现在修士和问天楼对立,凉他们双方也抽不出来人手阻拦。
    听着皇宫的方向时不时传来一阵阵的巨响,归不归和吴勉还没怎么样,百疆反而有些坐不住了。他明白时间越往后对自己越不利,现在他代表群妖还有谈条件的资格,不过等到修士和问天楼那边分出了胜负,他们连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了。当初他带着群妖说好了是奔着建国来的,现在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就算他是大妖也不好交代。
    就在百疆尝试着降低点条件的时候,归不归突然笑了一声,冲着他说道:“裂土建国别说是我们俩了,就连广仁都做不了主。不过我们可以退一步,建国不成,分界可以……”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