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三十二楼主事人

    就在刚才四个人冲出去和广仁等人纠缠在一起的时候,还在皇宫之中的霍无为终于反应了过来。急忙指示身边众人和外面的官兵同时冲过去,不过就在他的指令下达出去的同时,被压在门口准备受刑的众修士突然起身,而那些看押他们的刽子手反而配合着这些人,将手里的兵刃和暗藏的法器交到了这些修士的手上。
    这些修士本来就被看押在宫门口,百十来人瞬间占据了正门口的位置。他们自动分成两队,其中一半人或用术法、或者直接用手上的法器解决掉占据门口的官军和修士。就在霍无为的人反应过来要强攻的同时,这四五十个修士合力施法,一个巨大的火球向着霍无为等人打了过去。这样的控火之术已经算是登峰造极,霍无为众人都不敢硬接,只能想办法躲闪。不过火球的势头太快,还是有不少官兵躲闪不及瞬间被烧成了灰烬。火球一直飞到那乘软轿之前,也没看到轿中人动了什么手脚,那个巨大的火球在接触到软轿的一刹那,突然凭空消失,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趁着里面乱起来的时候,剩下的一半修士用手上的兵刃、法器将宫门的门框卸了下来。门框里面竟然露出一个隐藏着的法阵,法阵显露出来之后,这些人开始施法催动法阵。片刻之后,法阵运行起来,以宫门为中心,左右几百丈的距离同时出现了一面透明的高墙。这面谁也看不到的高墙将广仁、霍无为两方人马隔开,除非是里面的修士停止法阵,否则不论双方谁要打破法阵冲出来,都才需要很多的气力。
    看着手下众人冲了几次法阵未果之后,霍无为的脸色已经铁青。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软轿,轿子里面传出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想不到这么快就要我出面了,这样的小杂鱼都解决不了,玄阳侯,你有点让我失望了……”这人的声音刻意的被掩饰过,好像是怕有人能听出他的身份。
    “不用,现在还不是你出来的时候。”霍无为说完之后,一把将一个刚刚从远处赶过来的随从拽了出来。有些气急的肚子对着他说道:“那位席大术士,席应真呢!不是让他准时赶过来吗?现在他人呢?”
    那个随从被他拽的有些喘不上气来,微微有些颤抖的回答道:“席大术士说他要去看看娘娘,卑职催过他几次了,席大术士让卑职不要聒噪,说他该来的时候就回来。卑职没有办法,只能先回来向玄阳侯大人复命。”
    “你这也叫复命?让你带的人没有带来,你复的哪门子命!”盛怒之下,霍无为一巴掌对着这命随从的脑袋打了过来。一声闷响之后,随从只剩下了一个腔子站在地上,首级变成了一堆碎肉飞溅到处都是。
    几乎就在霍无为打死随从得同时,外面和广仁众人缠斗在一起得四佬也发生了变化。其中一人化作一个火球,向着广仁得位置砸了下去。几乎就在这个火球飞起来得同时,一旁得广悌头发一甩,从她满头得青丝当中,闪过一片亮光。随后已经离地几丈得人型火球中突然惨叫了一声,随后火焰消失,刚才得老人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就见这老者心口得位置出现了一个碗口大小得窟窿,里面得心脏不知道哪里去了。
    四个老人四位一体,一个人身亡之后,其余三人得脸上都出现了一丝痛苦得表情。三个人手上得动作不由自主得停顿了半拍,就这一瞬间得停顿又要了三个人的命。广义手中长剑剑芒削掉了其中一老人得脑袋,另外一个人死在火山和广悌的合力一击之下。最后一人被五六位门派之长强攻,一个没有注意,被其中一位门派之长用掌心雷轰掉了他的半个身子。
    见到自己费了大心思请来助拳的四佬,片刻就丢掉了性命,霍无为咬着牙对着手下人喊道:“这阵法只有几百丈,绕出去!通知外面的卫尉,让他大军压上给我们争取出去的时间。”
    他的话刚刚说完,身边一个武官模样的人有些惊慌的回答道:“刚刚四佬冲出去的时候,卫尉的大军应该已经冲上去了。他们现在纹丝不动,不过有什么变故吧……”说这几句话的时候,武官开始慢慢的向后退去,生怕这个消息让玄阳侯恼怒,再像刚才对待随从那样,将这股气迁怒到自己的身上。
    这时候,霍无为也已经反应过来,透过宫门向着外面官军集结的位置看过去,就见那一片黑压压的足有四五千人。正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那个已经和他结盟的卫尉。正在坐在高头大马上盯着宫门前的方向,从他的目光角度来看,这位卫尉大人并不关心广仁那边的事情,他正低沉着目光向着自己这边看来。那目光就好像一只在等待命令的獒犬,只要有人向他下达命令。他就会带着兵马冲过来将自己撕碎。
    片刻之后,什么都不对了。霍无为的心乱做了一团,就在这时候,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飘来一团让人压抑得透不过来气得乌云。随着一阵电闪雷鸣之声,几十道人影从乌云中跳落了下去。这些人影跳到霍无为得周围,举起来千奇百怪得法器对着这些人砍杀起来。
    “妖!这些妖不是我们的人吗?怎么造反了!”霍无为队伍中有人认识从乌云中下来群妖得来历,当下有些惊恐得大喊大叫起来。慌忙之中,霍无为一方瞬间有百十来人丢掉了性命。
    “百疆!你敢反水,不想裂土建国了吗?”当下霍无为砍杀了一只妖之后,对着群妖之首大声喊道:“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连你们的散仙之国都不想要了吗?”
    “他们给了一个能够兑现的好处!”百疆狞笑着看了霍无为一眼,用手中的大镗砸碎了一个修士的脑袋之后,继续说道:“你们许诺的只是井中月,月亮再大也拿不到手。玄阳侯,今天我要用你和问天楼主的向上首级来换取我们散仙的清修之界!对不住了……”
    说话的时候,百疆的身体开始暴涨,瞬间变成了一个非人非兽得怪物,大叫了一声,之后举着自己得镗棒向着霍无为这边扑了过来。百疆变身之后,其他得群妖也跟着纷纷变身,刹那间,几十只面目狰狞的妖类从各个位置向霍无为这边扑了过来。
    他们动手的时候,广仁众人就在宫门外慢悠悠的看着,似乎没有向趁机冲进来的打算。,
    “席应真!你还不出来吗!”这时候,霍无为已经退到了软轿之前,就这样,他还没有请轿内之人帮手。不过这一嗓子喊出来,终于有了效果,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大笑。随后一只已经冲到霍无为身边的妖,身体突然爆裂,“嘭!”的说一声之后,便化作血雾弥漫在空气当中。
    从血雾当中传出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不是告诉你了,该来的时候术士爷爷就来了吗?不是还没死绝吗?怕什么?你那一嗓子要是把皇帝吓醒了怎么办?看见术士爷爷我在和娘娘说话,我还解释的清吗?”说话的时候,从血雾当中已经走出来一个人影,正是那位大术士席应真。在他的腰间缀着一块玉牌,上面用甲骨文刻着三十二……
    见到了席应真之后,霍无为就像见到了救星一样。指着百疆群妖说道:“既然他们都反水了,那就用这些妖的人头来稳定军心吧……”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