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软轿之内

    席应真到了之后,霍无为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这个老术士是他最后两张王牌之一,不到万不得已,软轿上面的那个人不可以露出来。不过就算只有席应真自己,也足够扭转乾坤了。
    不过这个老术士好像完全没有把这里当回事,他左右看了一眼之后,有些不耐烦的对着百疆带领的群妖说道:“术士爷爷我没时间,刚刚娘娘在跟我讲她六岁吃鱼卡鱼刺的事。我还要赶回去听最后怎么把鱼刺拿出来的,你们几个小妖过来对面站成两排。听术士爷爷的号令,一二三,你们用自己手里的家伙朝对面那人的头砸……”
    之所以百疆带着群妖这么晚才现身,就是为了顾忌这个老术士。他带着群妖藏匿与乌云当中,本来打算着等到广二和席应真两败具伤的时候,再出来捡个现成的便宜。没想到席应真一直都没有出现,而霍无为这边开始出现了败势。再不出来的话,广仁就要反攻到皇宫里面。大局已定自己带着族人出现反而是画蛇添足了,当下百疆带着群妖杀了下来。如果早知道席应真会出现的话,他绝对不会选择现在这个时候,出来趟这个浑水。
    不过现在说别的已经没用了,百疆冲着席应真冷笑了一声之后,回头对着广仁喊道:“大方师,现在我们联手如何?你我联手的话,就算大术士又如何……”
    百疆说话的时候,席应真的脸色越发的不耐烦起来。没等百疆说完,他的身子突然消失。就在席应真消失的一刹那,群妖集结的位置突然发出一声巨响,随后站在那里的三五只妖突然突然消失在一团血雾当中。席应真从血雾当中走出来,一边走一边对着百疆说道:“你们说你们的,不用管术士爷爷。慢慢说,不急。在这些小妖死光之后能说完就成,也不知道那根鱼刺是怎么拿出来的。”
    见到同族惨死之后,百疆的眼睛当时就红了。当下在顾不得广仁,他对着已经面露惧色的群妖大声喊道:“杀掉霍无为,他是这里的主事之人,杀了他席大术士就能回去陪娘娘聊天了。”亲眼见到同族死在了席应真的手上,不过就这百疆也不敢直接对着这个老家伙去。最后也只能召集人马去杀掉霍无为,希望这个人死后,没有人发号施令,席应真也就不会难为自己了。
    当下十几只妖向着霍无为的位置冲过去,防着席应真回去救援,百疆亲自举着镗棒过去拦住了他。冲过去的一瞬间,百疆的身体连同手里的镗棒一起变得近乎于透明,他身上的妖气内敛。如果只是一半的修士都感觉不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妖气。
    看到了百疆身体的变化之后,席应真嘿嘿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才有点意思嘛,术士爷爷看你能坚持多久……”这句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席应真迎着百疆冲过来的方向慢悠悠的走了过去。眼看着两个人就要接触到一起的时候,百疆手里的镗棒对着席应真的脑袋砸了下去。
    这一镗棒竟然带着龙吟之声,附近一些修为差一点的修士已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们紧紧的护着正在“砰砰”乱跳的心口,似乎心脏马上就要跳出来一样。
    看着镗棒对着自己砸下来的时候,席应真没有一点要躲闪的意思。他笑眯眯的看着表情已经扭曲百疆,说道:“术士爷爷来试试你的气力……”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众人就听到“嘭!”的一声巨响。最后漫天的妖气从两个人的位置并发出来,这妖气实在太浓烈,好像浓雾一样两个人完全遮挡住。
    “不错,有点力气……”浓雾当中传来席应真的话,随后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慢慢的显出身来。出来的竟然是百疆,不过这时候他手里空空如也,那只镗棒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颤抖,七窍不断有黑紫色的鲜血流出来。走了出来五六步之后,百疆的身体一晃轰然倒地。看着他还有微弱的气息,应该只是昏迷了。
    百疆倒地之后,妖雾当中再次现出一个人影。这人影手里提着百疆的镗棒,正是刚刚挨了百疆一镗棒的席应真。说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挨打的还好端端的站在地上,举着棒子打人的却倒在了地上……
    席应真从妖雾中走出来之后,本来打算将围攻霍无为的群妖一举解决。不过出来之后才看到玄阳侯的身边已经没有还能站着的妖了。
    就在刚才妖雾迸发出来的时候,几十只妖已经向着霍无为扑来。如果只有一两只妖,玄阳侯还有能对付的可能,不过这么多的妖一起扑上来。而且那几个有修为的修士距离自己这边太远,他除了等着被撕成碎片,就只能等着奇迹的发生了。
    就在霍无为一剑砍翻了第一个冲上来的妖之后,他身后软轿的轿帘突然无风摇晃了一下。随后已经冲到霍无为身前的几只妖突然惨叫了一声,随后他们的身体七零八落的碎了一地。他们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在场众人竟然谁都没有看到。
    “轿子里面有古怪!”后面冲上来为首的妖,正是之前在大殿中被百疆教训的休醚。他大喊了一声之后,闪身躲开了软轿前的位置。随后身子高高跃起,举着一个不知道什么动物的腿骨,对着软轿的顶部狠狠的砸了下来。
    就在众人都以为休醚就要得手的时候,软轿的轿顶突然自己爆开,随后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休醚的身体吸了进去。还没等其他的妖反应过来,从软轿里面传出来一股血腥之气。片刻之后,轿帘再次摇晃开,一个被碎成八九块的妖尸一块一块的被丢了出来。
    这时候,后面的群妖也已经到了软轿之前。看着地上无数快碎尸,这些妖也是倒吸了口凉气。第一只妖反应了过来,不在继续扑向软轿。嘴里一阵呜呜的声响之后。他转身沿着宫腔一路向北门的方向逃了下去,不敌即逃本来就是这个妖的天性。有一只妖做出榜样,其他十几只妖也跟着逃了出去。
    再说宫门外的广仁这边,席应真出现的时候,大方师便皱起了眉头。本来打算向百疆提议的那样,趁着里面大乱的时候让门口的修士撤了禁制,自己带着众方士和那几位门派之长冲进去。仗着自己这边人多,和百疆一起合理围攻席应真。
    不过就在他要只是门口修士撤掉禁制之前,突然看到了刚才群妖惨死的那一幕,软轿轿帘晃动的一刹那,广仁隐约的看到了软轿当中他人的相貌。虽然只是一瞬间,也把大方师吓得冷汗之流。本来以为自己将计就计万无一失,想不到这个时候,那个人会出现在霍无为的身边。这一瞬间,广仁竟然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
    这个时候,手里提着镗棒的席应真看到霍无为那里无碍之后。开始慢慢的向着宫门前法阵的位置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法阵摆的不错,不过试试看能不能禁得住术士爷爷这一下……”
    这几句话说完,法阵里面的百多个修士脸色瞬间煞白,眼看着席应真已经走到了法阵之前,正要举起镗棒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皇宫里面传来一阵孩童的啼哭声:“救命啊……有人要吃人参了……还有王法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