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谜底

    广仁宣读他手上那封圣旨的时候,吴勉正站在他的身后。看到圣旨上面的字迹极为潦草,甚至圣旨上面都没有加盖玉玺。本应该是印玺的位置,只有一个朱砂手印。
    “你这也叫圣旨吗?”将军冲着广仁一阵狂笑,随后打开了自己的圣旨。就见上面写着皇宫重地,如有擅闯者斩的字样,正中央加盖了一方鲜红的玉玺,看着应该是赐给皇宫侍卫的制式圣旨。
    “廷尉大人,你真的不认为这个是圣旨吗?”这时,广仁身后的官军中,出来一位骑着马,怀抱节令的将军。他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对面拿着圣旨的那人继续说道:“存位府有陛下的掌印,你用不用派人取来。左右一印证就知道这是不是陛下的掌印,盖着玉玺的叫做圣旨,那么印着陛下掌印的又叫做什么?”
    廷尉没有丝毫犹豫的神情,冲着马上的将军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卫尉大人,在下只认得盖着玉玺的圣旨。如果虽然盖上掌印就叫圣旨,那么还要玉玺做什么。”
    “明白了……”卫尉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随后转头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请稍后,我等给你开出一条路来。”说完之后,卫尉高举节令高呼:“禁军将士听着!跟随我击杀逆贼!”他这话说完,身后五千人的队伍齐声回应:“诺!……”
    对面的廷尉眼角的肌肉一阵没有规律的跳动,他急忙后退回己方的阵营当中。被自己的军士团团围住之后,才沉着脸对卫尉说道:“真的要这五千将士和你一起赔上性命吗?”
    “卫尉大人动手,是想你们的人伤亡少一点……”广仁微微一笑之后,不在理会廷尉众人。他也没有和卫尉商量,直接对着身边的大弟子说道:“火山,不劳烦卫尉大人的军士了,你来开路……”
    “是……”轻轻的答应了一声之后,火山身上突然冒出来熊熊的火焰。就在他身边的军士纷纷躲开之后。火山突然一声大吼,随后身体好像闪电一般的向着玄阳侯逃走的位置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之后,那些拦在他身前的廷尉属下,瞬间好像天女散花一样被撞飞出去百十来人。这些军士被撞的骨断筋折,落地之后痛苦的在地上呻吟。这还是火山手下留情,否则这些军士已经被大火烧成灰烬。有了火山开路之后,火山才带着众修士继续向着玄阳侯逃走的方向继续追去。廷尉手下的军士反应过来在想要拦截的时候,卫尉带着的五千人马已经冲了过来,两支御林军瞬间混战在了一起。
    虽然廷尉一个劲的指示手下军士去阻拦追赶玄阳侯的修士,不过刚才火山已经吓破了众军士的胆。他们宁可去纠缠卫尉的人马,也不敢去招惹那些修士。转眼间,现场只剩下两支汉军混战,已经看不到还有修士的影子。
    有火山开路,这一路上虽然又遇到几波拦截他们的官兵。不过看到一个火球一样的男人在前面飞奔,这些官兵都没胆子阻拦。只是装模作样远远的对着后面赶上来的众修士比划了两下,其中有一次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官军骂了什么脏话。一个不知道什么门派的修士气的一声大吼,随后一个急转向着这些官兵的方向冲了过来。这些官军完全想到这名修士会冲过来,当下官军们一哄而散掉头就跑。这一个修士追着其中人数最多的一支人马,竟然差点将几十名官军追出皇宫门外……
    没过多久,众修士已经远远的看到了玄阳侯的背影。这个时候一直跟着玄阳侯逃窜的修士们已经都知道大事无望,见到后面广仁众人已经追过来之后。有一部分修士已经从另外的方向逃走,跟随霍无为的修士当中,突然有一人高声喊道:“跑不掉了!大家伙都醒醒吧!玄阳侯,大家都是都是被你拖下水的。今天大事无望了,只能用你的人头来换大家的平安了……”
    说话的时候,那人的手一抖,手里的铜棒幻化成一条蟒蛇对着玄阳侯扑了过来。玄阳侯的随从见到之后,纷纷拔出兵刃、法器向着蟒蛇打了过去。就在他们击打蟒蛇的时候,又有修士反应了过来,手中的铜剑脱手,电闪一般的向着玄阳侯的脖子飞去。
    剩下的修士也分成了两派,杀玄阳侯和保霍无为的人混战到了一起。比起后面两队官军的厮杀来看,这些修士之间的厮杀要好看的多。当下,玄阳侯的四周火光雷电之声冲天,片刻功夫便有十几位修士倒在了血泊当中。
    看到玄阳侯这边窝里斗之后,广仁他们反而放慢了脚步。这些修士围成一个大圈,慢慢的向着玄阳侯这边靠拢。这时候,霍无为的身上也挂了彩,他的胸口不知道被什么打倒。露出来一个深可见骨的伤口,反手一铜剑砍死一个冲上来的修士之后,霍无为脚步踉跄的回过头来,看着广仁说道:“大方师,想要霍某的项上人头吗?一个人头而已,您过来拿走便是。今天这事我败了,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希望你可以劝说皇帝不要株连,所有的事情皆是霍某一人所为,不干他人的事……”
    玄阳侯说话的时候,身边又有几个不知名的修士惨死在曾经的同伴手上。直到这里还站着的人不到四五人之后,广仁才淡淡一笑,开口对着霍无为说道:“那么问天楼呢?这个也是你一个人创建起来的吗?你的腰牌是三十,那么掌管三十三楼的人是哪位?”
    听到广仁提到了问天楼,玄阳侯脸上的表情变的怪异。不过他深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大方师说道:“三十楼的主事人是我,三十三楼的主事人也是我。一人分饰两角,这有什么不可以吗?”
    “三十三层楼的主事之人是你,那么他又是谁?”说话的时候,从远处走过来一支七八个人的队伍。这几个人正是偷袭了玄阳侯手下,随后潜匿进了皇宫的几个人。在这个队伍的中间。竟然是昨晚还和和太子一起招待人家瑞王刘安。
    见到了瑞王刘安之后,霍无为的脸色大变。看他的样子是想要过去打救瑞王的,不过身上的伤势太重。当着众人的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眼前一黑昏倒在地。现在留在原地没走的,都是霍无为的死忠,当下急忙有人过来将玄阳侯救醒。“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广仁看着已经面色发青的霍无为。就在这个时候,瑞王刘安已经到了大方师的身边。押着他的人手一松,刘安就瘫软到了地上。看到了瑞王之后,大方师不再理会玄阳侯,看着自己的大徒弟在瑞王的身上摸来摸去。片刻之后,一块玉牌出现在了火山的手中。
    这玉牌和其他的有些不同,正面本来应该是直冲云霄的高楼已经消失不见,上面只是雕刻着几块祥云。在背面用甲骨文雕刻着三十三……那位和玄阳侯霍无在文帝面前争宠的瑞王刘安,竟然就是问天楼的楼主。
    这位瑞王的身上看不到有一丝一毫术法的影子,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坐上问天楼楼主的位子。不过大方师的脸上却没有一点诧异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他看在还在地上微微发抖的瑞王刘安说道:”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是叫瑞王呢,还是叫问天楼主?“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