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太难看了

  一个隐住了面容的白袍男人站在吴勉的窗下,看到吴勉个归不归一前一后出现在窗口之后。白跑人淡淡的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吴勉说道:“想不到徐福会把种子交给你,不过看着你的术法和种子有些不大相配,这可就有点难看了……”
这几句话说完之后,白袍男人又对着归不归说道:“不归兄,百年不见了,你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徐福的不老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百年不见……怎么最近遇到的人都是这样的开场白?”归不归嘿嘿一笑,扫了一眼正在冲着窗外冷笑的吴勉之后,老家伙继续对着窗外的白袍男人说道:“你不把脸露出来让老人家我看看是谁,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百年不见了?”
白袍男人冲着归不归摆了摆手,说道:“一百多年不见了,在下的面容变化太大,不归兄不看也罢。”
没等归不归搭话,吴勉抢先说道“难看不难看,不是自己说的。也许我最喜欢看死人脸呢……”话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的身子一闪消失在了窗口。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吴勉已经站在了白袍男人的身前。抬手向着白袍男人脸上的雾气拍去。
“太心急了,吴勉先生,初次见面就这样,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说话的时候,白袍男人的身体后仰,双脚同时一蹬地。整个身体几乎贴着地面‘滑’了出去,瞬间出去了五六丈之后才重新站好,冲着吴勉呵呵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这次我只是来拜访一下徐福大方师的传人和百年不见的故人,并没有冒犯的意思。如果你们不喜欢隔着窗户说话,那么下次我走正门好…….”
白袍男人的话刚刚说了一遍,身子突然轻微的颤抖了一下。随后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就有点难看了。”他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看到小任叁从白袍男人脚边的地面上探出来那个身子,小家伙已经死死的抱住了白袍男人的小腿。扯着嗓子喊道:“吴勉,这不是好人,揍他!”
就在小任叁拽住这人大腿的时候,吴勉已经到了白袍男人的面前。再次抬手向着他脸上的雾气抓去,这次白袍男人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任由吴勉的手抓在了他的脸上。几乎同一时间,还趴在窗户上看热闹的归不归突然喊道:“我想起来了,别抓他的脸……”
归不归喊话的时候,吴勉已经收不住手上的动作。他的手接触到白袍男人的同时,已经使用术法,震碎了这男人脸上的雾气。随后一个让人惊愕的脸孔出现在吴勉的面前,这是一张已经开始腐烂的脸。两个眼窝里面只有一只眼球还挂在上面,另外一个眼窝里面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蛆虫。一个鼻子已经烂掉了一半,上下嘴唇也烂了大半,露出来里面残缺的七八颗牙齿。上下颚一张一合的说道:“太难看了,真是太难看了……”
如果说还有什么比看到这样一个腐烂的死人脸更惊恐的事情,就是看到这副面孔的时候,已经亲手撤掉了半张脸的烂肉……
吴勉无比恶心的甩掉了手上的烂肉,回头瞪了老家伙一眼之后,说道:“你敢不敢说的再慢一点?我开始怀疑你是故意的了。”说话的时候,吴勉还是忍受不了手上残留的腐烂味道。当下竟然适应术法瞬间将自己的手烧的皮开肉绽,感觉到那些味道已经被烧掉之后,这才收了术法。仗着自己白发的体制,片刻之后他把烧掉的那只手又恢复了原样。
“这不是刚刚想起来吗?唉……年纪大了,反应慢。”看到了吴勉的反应这么大之后,归不归马上把脑袋又缩回到了屋子里,生怕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用他来撒气。
不过这个时候吴勉也没有心思对他怎么样,他回过头来倒退了一步之后,看着站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白袍死人脸说道:“傀儡术不错,面对面的站在我的面前,我竟然都没有发现在你是个傀儡。说吧,你来这里到底想干什么,不是就想恶心我的吧?”
吴勉震掉白袍男人脸上雾气的时候,被他隐藏起来的死人气息瞬间冒了出来。把小任叁恶心的重新钻回到了地下。片刻之后,就听见客栈的房间里面传来他对归不归说话的声音:“老不死的,快给我弄一缸酒,我去去晦气……”
那一老一少在客栈里面折腾的时候,白袍傀儡对着吴勉‘惨烈’的笑了一下,随后带着讥讽的语气说道:“刚才你不是说喜欢看死人脸……”白袍傀儡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对着他伸出了手掌,掌心窜出来一条雷火只龙。两个人距离太近,白袍傀儡没有躲避的机会,身体瞬间被雷火之龙咬成了两截。
不过这并不影响白袍傀儡后面的话,他上半截身体倒在地上。有些哀怨的叹了口气,随后说道:“这下子更难看了,要不是赶时间过来,我就找一具新尸了。”他说话的时候,吴勉的手又隐隐的泛出来雷火之光。看这样子第二条龙马上就要出来,白袍傀儡这才换了话题,嘿嘿一笑之后,说道:“我没有恶意,只是本体在疗伤,实在是不合适亲自看拜望你和不归兄的。你也看到了,这副皮囊实在不适合白天出来,不是有意要惊吓你们的……”
“说了这么多,还是没说你倒是谁。”吴勉冷笑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对着倒在地上的半截死人傀儡继续说道:“还要我继续往下猜吗?”
“早点说嘛,我叫……”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白袍傀儡的话音突然变得含糊了起来。吴勉皱了皱眉头之后,不由自主的向前了半步,就在这个时候,傀儡突然大笑了一声,说道:“你太难看了……”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他的半截身子突然爆开。早就腐烂多日的碎肉向外四溅。
吃了一次亏的吴勉已经在提防着类似的情况,几乎就在白袍傀儡自爆的同一时间,吴勉的身体突然消失。等到死尸爆裂完之后,他才远远的出现在自己屋后的窗前。看着那一地的碎肉,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还真是又难看又无聊……”
重新回到了屋内之后,吴勉也不说话,只是用他特有的表情盯着归不归。老家伙被他看的心里发毛,干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我真是不认识他。我怎么说曾经也是方士一门的名宿,怎么可能结识这么无聊的人?我都说了不认识这个人,你也别这么盯着我了。好,你容我想想我那会还有什么控尸制作傀儡的大家,能活到现在的……”
想了半天之后,归不归还是摇了摇头,看着吴勉说道:“干这种活的都不是什么大门派,而且常年接触尸气,别说活到一百多岁得了,他们的大限都在三十左右,能活到四十就算是高寿了。我实在是想不出来还有谁了,还说一百多年不见了,你说这是哪个王八蛋和我老人家开这种玩笑?”
就在这个时候,屋门外突然想起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有人一边用力的拍打他们的门板,一边大声说道:“里面的人都给老爷出来!你们的案子犯了,竟然敢在宵禁之时擅自出街!都出来,跟老爷们到衙门里走一趟!”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