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上官羊

    “这才叫幻术”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出现在小任叁的身边,老家伙直接蹲在地上,看着还在拼命脱衣服的上官羊,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能一下子就迷惑了这么多人,幻术还说的过去,不过就是一个变戏法的空架子。”
    小任叁有些惊讶的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老不死的,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对这么一个变戏法的舍得用术法,谁昨天说自己的术法要分成三十年用的?”
    归不归看着正在和空气做搏斗的上官羊,怪异的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谁告诉你是我老人家在整他?老人家我现在的术法何其宝贵,怎么舍得浪费在这么一个变戏法的身上。”
    小任叁眨巴眨巴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对着老家伙说道:“除了你,还有谁那么无聊?”
    “我……”小任叁的话音落下的时候,吴勉已经站在小家伙的身后了。看了倒在地上呼呼直喘的上官羊,这个白发年轻人轻轻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没什么事情可做,还真的是有点无聊了。”
    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吴勉抬手对着上官羊的位置虚点了一下。就在他抬手的一瞬间,还在癫狂中的上官羊突然安静了下来。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茫然的看了站在四周哄笑的众修士,嘴里喃喃的说道:“我怎么又回到这里了……刚才的邪龙呢?我不是被他吃了吗……刚才也是幻术?”
    除了包括仇力在内的几个修士之外,其余的人都是哄堂大笑。那位主管也是面露尴尬之色,回头看了一眼吴勉三个人,心里明白这是吴勉那三个人嫌上官羊用幻术欺人,这才给他了一点教训。不过这样一来,道法高低尽显。那个上官羊差吴勉三个人真不是一点半点。
    本来还以为来了个修成大神通的修士,结果却是一个只会玩幻术的骗子。主管都打算派人去请淮南王了,幸好给吴勉三个人及时拆穿。不过这个上官羊也算是修士,而且他的幻术几乎将除了吴勉三人之外的所有人都骗过了。怎么说也算是个人材,就算进不了上宾馆驿,去中宾馆驿陪着仇力作伴也是不错的。
    当下,主管咳嗽了一声,随后看着刚刚从幻境里面走出来,还在发呆的上官羊说道:“上官羊先生,是在下搞错了,上宾馆驿已经没有多余的闲房了。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在中宾馆驿里面给挑选一处房间。不知道您是否介意。”
    “中宾挺好,我当初就是奔着中宾馆驿来的。”上官羊有些尴尬的冲着主管笑了一下,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自己撕成了碎片。当下冲着主管施了一礼之后,上官羊说道:“主管大人,我这一身衣服怕是穿不上了。和您告个假出去置办一身衣服。”
    总管还了个礼,冲着上官羊说道:“上官先生,我们招贤馆里面已经准备下了各位的服饰,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可以挑选几件合身的。”
    上官羊苦笑了一声,说道:“主管大人有所不知,在下因为术法所限,这一身衣服必须要是定制……”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对面看眼的修士当中有人起哄道:“主管大人不用去管他,这位老兄的衣服里面都是机关,这个是他变戏法的行头。没了这身行头,下次上官兄弟的戏法就要演砸了!”这句话说完,又惹得众修士们一声哄堂大笑。
    这一下上官羊的脸色就跟红布一样,他低着头转身向着招贤馆门外走去。后面不知道那些修士又说了句什么,惹得其他人又是一阵大笑。
    片刻之后,上官羊出现在城中的一家裁缝铺中。裁缝铺中只有一个小伙计正在打盹,上官羊看都没有看他,直接进了里面的内堂。只见这里坐着一个身穿白袍的老者,看到了有些狼狈的上官羊,老者微微一笑,冲着他说道:“怎么样,见到了那个叫做吴勉的人了吗?”
    “如果不是他,我还不至于变成这个样子。”上官羊冷笑了一声之后,坐到了老者的对面。现在他脸上哪里还有一点羞臊、尴尬的表情,虽然身上只是挂着碎布条一样的衣服,但是坐在那里就像身穿华服一样。坐好之后,对着老人说道:“不知是他,那个叫做归不归的老头也不简单。到底曾经是我们的同道,楼主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说到楼主,他老人家哪里去了?”
    “说到这里正好提醒我了,你的牌子打造好了,要随身带着吗?”说话的时候,老者从怀里面掏出来一个玉牌。这块渔排的样式已经出现过了多次,正面是一座高耸入云的高楼,背面是一个用甲骨文雕刻的三十字样。
    上官羊接过玉牌在手中把玩了片刻,不过最后还是有些不舍的把玉牌还给了老者,说道:“守着吴勉和归不归那样的人,这牌子带上身上太危险。我的腰牌寄存在你这里,需要的时候还我便是。还有,今天和我一起到招贤馆的还有一个叫做仇力的修士,以前没有听过这个修士的名号。让他去打探一下,能气御飞剑的修士,不应该这么寂寂无名。”
    “仇力是吗,我记下了……”老者点了点头之后,看了上官羊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在招贤馆内诸事都要小心,楼主特意关照过不要让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发现你的破绽。如果他们起了疑心的话,万勿侥幸,及早从招贤馆中脱身为上。”
    “刚刚才对他们示弱,近几天应该没人再注意我。”上官羊笑了一下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顿了一下之后,看着老者继续说道:“让守在望天山的人回来吧,如果那里真有什么的话,现在吴勉和归不归就不是一直守在招贤馆了。我看着他们俩,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再通知你。”
    说完之后,上官羊起身,随便在对面的衣服堆里找到了一件外衫。一边穿一边说道:“按着我们说好的,两天之后你让人把我的衣服送到招贤馆去,你不要露面,谁知道归不归还能不能把你认出来……”
    大半个时辰过后,上官羊再次出现在招贤馆之中。经过刚才的折腾之后,已经没人再把这个变戏法的当个人物。一些下宾馆驿的修士还有些不忿的看着他,不明白这么一个变戏法糊弄人的骗子有什么资格住进中宾馆驿。如果不是招贤馆不许死斗,现在已经有人要去教训他了。
    这时候,主管去找淮南王复命了,一个小厮将他带到了中宾馆驿当中。在里面挑了件房子住下,上官羊正要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冷不丁感觉到背后突然出现了一阵异样的变化,有一个人已经凭空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不过上官羊本人还是没事人一眼,还是自顾自的走到了床榻边,顺势向上一趟。和背后那人打了个照面之后,好像突然被吓坏了一样,身子直接从床榻上跳了起来。指着刚刚站在他背后的那个人说道:“谁!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面前站着的正是住在上宾馆驿当中的吴勉,冲着上官羊冷笑了一声之后,看着他说道:“我刚刚在所有的修士后面都试了一下,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发现我。到底是你的术法太差呢?还是你在我面前演戏……”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