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孙瞎子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上官羊背后的冷汗瞬间又冒了出来。好在他的定力足够,好像没有听懂似的向着仇力侧了侧脑袋,说道:“仇力先生,你说的是那屋子的朝向吗?如果看上我那屋子,尽管换去就好。我也没有什么家当,想换的话现在就可以对调。”
    上官羊说话的时候,仇力一直在冷冷的看着他。一直等到这位邻居说完之后,他开口说道:“上官先生装傻的本事比昨天的幻术还要高深,既然这样,上官先生就继续装傻。不过仇某有件事要奉劝上官先生,箭以离弦,不管是朝里还是楼里,都阻止不了它射中靶心。”
    说完之后,仇力行了一个半礼。没等上官羊还礼,他已经头也不回的向着中庭的方向走了过去。看着仇力的背影,上官已经猜到了这个人的来历。等到仇力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他才喃喃的说道:“想不到一个小小的招贤馆,竟然藏龙卧虎。不过算起来还应该有一个人没有露面……”
    仇力的出现反而让上官羊紧张了一晚上的心情淡定了不少,他避开了仇力的方向走到了下宾馆驿里面。还没等进到馆驿,就在空气当中闻到一股火燎皮毛的味道。这可能是有修士在练习控火之术,上官羊也没有怎么在意,直接走进了下宾馆驿。
    由于昨晚差点被雷劈,这让下宾馆驿的修士有些拿不准上宾馆驿中的那三人和上官羊什么关系了。本来以为那位叫吴勉的大方士和上官羊有过节,不过昨晚他又替这个变戏法的出头,这让以为有便宜占的修士们彻底看不懂出了什么状况了。
    看着这些修士都以一种戒备的目光看着自己,上官羊也有些无趣。本来以为进来之后,就会有看他不顺眼的修士过来找茬。不过上官羊走了这一圈,瞪着他的人确实不少,不过要过来找麻烦的人却一个都没有。换成自己主动去找茬挨打,明眼人马上就看出有不对头的地方了。
    上官羊臊眉搭眼的在下宾馆驿里面走了一圈,刚刚起了心思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闻到这馆驿的后面冒出来一股烤肉的香气,上官羊心里好奇,走出馆驿之后,绕到了香气冒出来的地方。就见在房子后面蹲坐着三个人,三个人当中摆着一个小小的炭盆,正在烧烤着昨天被自己用幻术换掉,又丢在这里的大燕。
    现在这只大燕已经拔毛去了内脏,架在炭盆里面已经烤成了枣红色,皮脂烤熟之后滴落在木炭上的油脂散发出来一种让人食指大动的奇香。听到有脚步声响,正在烧烤野味的三个人齐刷刷的回头冲着他看去。三个人本来都是一脸的谄笑,不过看到了来人是昨天那个变戏法的上官羊之后。其中两个人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只有坐在最后一个眼神不太好的修士笑脸说道:“三爷,您老回来的巧,大燕刚刚烤熟,您闻闻这味道,给昨晚的猪肉都不换……”
    坐在他旁边一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修士呸了一声,冲着那个眼神不好的说道:“孙瞎子,你好好看看。人的模样看不清,个头也看不清吗?你看看这个变戏法的像是一个六七岁的娃娃吗?”
    “我就说回去拿酒的这一会功夫,怎么还长个了?”那个被称为孙瞎子的修士眯逢着眼睛,好容易看清上官羊不是自己要等的那个人之后,用轰苍蝇的姿势摆了摆手,冲着上官羊说道:“去去,没什么好看的。回到你的中宾馆驿去吃大鱼大肉吧,这里的东西不是你们中宾修士吃的。”
    还没等上官羊说话,他身后响起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那么是不是我这个上宾吃的?中宾吃不了,那么我呢?”说话的正是昨天第一个拆穿上官羊把戏的小任叁,上官羊回头的时候,正看见这个小家伙带着自己的两个小丫鬟,那两个叫做绿萝和云溪的小丫鬟人手抱着一个大大的酒坛。小姑娘的年纪太小,就几步路的距离已经累的香汗之流了。
    “就说我替你们把酒搬过来,你们非要自己动手,看看,累了吧?”小家伙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随后将目光看着那三个正在冲他谄笑的修士。小眼睛一瞪,说道:“你们三个大老爷们儿,就这么干看着吗?还不快点过来替姐姐们把酒坛子接过去吗?”
    这句话说完,出了孙瞎子,那两个修士陪着笑脸小跑过啦,从两个丫鬟的手上接过酒坛。随后两男两女众星捧月一般的将小任叁送到了炭盆前。
    上官羊看到小任叁到了之后,也跟着陪着笑脸凑了过去。没想到小任叁反而皱了皱自己的小眉毛,冲着身边三个修士说道:“不是说就你们几个吧?谁又把这个变戏法的叫来了?总共只有这么一只大燕,现在这么多人,你们自己说,谁吃谁不吃!”
    “任三爷,谁也没请他,这个变戏法的是不请自来。”那个眼神不好的孙瞎子瞪了一眼他压根就看不到的上官羊之后,继续陪着笑脸对小任叁说道:“在您老人家的面前,那里有我们的饭碗?能给您老人家烹制菜肴,已经是我们着几个小小修士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您只管吃喝,我们在一边伺候着已经是您给我们天大的面子了。”
    “这不太好吧,传出去会不会说我们人参没有规矩?”小任叁看了一眼那只被烤得油亮的大燕,随后回头对着自己身后的两个小丫鬟说道:“两位姐姐,你们俩受累,帮我分分这只烤大燕。这么大我一个小孩子也吃不来,你们把头和爪子掰下来给这三位修士。怎么说这大燕也是人家烤的,我自己都吃了不合适。绿萝姐姐……我是让你把大燕头掰下来,你从脖子掰干嘛?脖子上面连皮带肉的那么多,他们三个能吃完吗?云溪姐姐,大燕爪子你可以大一点掰,只要不碰大腿就行……”
    三个修士忙活了一早上,分到了大燕头和两只爪子。不过在小任叁的心里,这样也让他们感激涕淋了。随后,一个修士拍碎了酒坛上面的泥封,看到小任叁和两个小丫鬟都没有带碗。正打算去厨下借几个酒碗的时候,却被小任叁拦住:“喝酒又不是喝碗,有酒就好了,这点酒怎么都能喝下去。”
    说完之后,小家伙直接一头栽进了酒坛中,直喝的小肚子都鼓起来之后,他才从酒坛里面露出了脑袋。随后将烤熟的大燕一分两半,自己抓着其中一半大嚼起来。将另外一半丢给了那两个小丫鬟,嘴里呜哩呜图的说道:“那半只两位姐姐的,你们俩快吃,不用看他们,爪子和头够他们吃的了……”
    上官羊在一边实在插不上话,好容易等到个机会。忙不迭的陪着笑脸说道:“这烤大燕就着美酒是不错,不过看着好像还差点什么。我看昨晚只是把猪肉分了,内脏都被厨子藏私了。我去厨下看看,让厨子做一碗猪杂汤。拿来给任三先生下酒最好。”
    从昨天起,小任叁就对上官羊没什么好感。不过他到底还是小孩心性,听到这个之后,嘴里叼着那半只大燕,两只油腻腻的手拍了几下。说道:“听着好像不错,快去快去。回来我把大燕的屁股留给你。”
    上官羊笑了几下之后,说道:“能给任三先生端汤已经是天大的面子,怎敢再贪图其他。任三先生您稍等片刻,我去厨下稍后就回来。”
    “你把两位丫鬟姐姐给忘了”那个眼神不好的修士,站了起来。摸索着墙走了过来。随后说道:“我也去搭把手,随便看着厨子,别让他们偷嘴吃。”
    另外两个修士哈哈一笑:“孙瞎子,就你这眼神,站在你面前都分不出来男女,还去防着厨子偷嘴……”
    回头和两个修士说笑了几句之后,孙瞎子和上官羊从屋后绕了回来。走了没有几步,孙瞎子突然低声在上官羊的耳边说道:“上官羊先生,你到底是楼里的,还是那七国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