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朝里与七国之战

    古剑出鞘之后,本来黑漆漆的房间瞬间被剑光映的如同白昼一般。就在这柄古剑出鞘的一刹那,房顶突然炸裂,随后一个人影从裂口的位置窜了出去。他出去的一瞬间,后面那柄古剑也顺着房顶的裂口飞了出去。
    看到古剑飞出去之后,仇力转身向着门口的位置跑了过去。眼看着他就要推门出去的时候,背后又有一个声音说道:“仇力先生,我们的事情还没有说完,着什么急走……”
    这屋里有两个人!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仇力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瞬间明白了这两个人的企图,其中一人用自己引开飞剑,这时候,另外一个人再突然杀自己一个措手不及。这时候古剑已经飞出去了几百丈远,再想收回自救已然来不及。这时,仇力才开始后悔自己昨天入招贤馆的时候,不应该卖弄自己的古剑,被人抓到了破绽。
    这时候,后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仇力先生,我知道你是代表那七国来找淮南王结盟的。不过可惜了,收了你们钱的内侍大总管一个时辰之前已经暴毙。还有,和你一起进到寿春城的另外两个人也跟着总管大人一起去了。仇力先生,你只是一个术士。就算你修成了大神通,术法通玄今天也是无计可施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事到如今,仇力出了拖延时间等着自己的古剑回来也没有别的办法,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身后的声音继续说道:“进到这招贤馆之后,你们的人已经试探过我。如果知道我的身份,早就动手了,不会等我到这么久。”
    “不用想拖延时间了,我外面还有同伴,第一个人出去之后,整个中宾馆驿都被下了禁制。你的古剑是很锋利,不过回不来的话又能怎么样?”身后的声音讥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念在我们都是同道的份上,告诉我出了内侍大总管之外,还有谁收了你们的钱。我就放了你,修为不宜,你可要想明白。”
    “好,只要你放了我,我就……说!”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仇力猛的转身,举着手里面的剑鞘,对着站在他身后两三丈远的一个人影砸了下去。身后的人影正是白天和上官羊一起去端汤之后便没了踪影的孙瞎子。不过这时候他的双目炯炯有神,在黑暗当中还放出一丝异样的光芒,哪里有一点眼神不济的样子?
    见到仇力举着剑鞘对他砸过来,孙瞎子冷笑了一声。举着手里半截烧焦了的木棍,迎着剑鞘砸下来的位置架了一下。眼见着二人手中的家什就要撞击到一起的时候,孙瞎子突然看到仇力手里的剑鞘在黑色当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他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当下手里的木棍变线,对着仇力扔了出去。他的身子瞬间向后推出去七八丈远,后背贴到了墙才算稳住。
    孙瞎子躲出去的一刹那,仇力手里的剑鞘向着扔过来的木棍拨去。就在剑鞘和木棍接触到的一刹那,突然响起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孙瞎子扔出去的木棍被炸得粉碎。随后整个屋子里面都飘散出来一股沁人心脾的异香。
    “凤凰木?想不到你还这种仙木都能当作法宝。”仇力深吸了口气,好像要把这香气都吸进肺里一样,这口气吸进去之后,他才冲着一脸惊诧之色的孙瞎子说道:“不过就算是凤凰木,遇到了我的高离铁一样要变成一堆木头渣子。”
    孙瞎子叹了口气,看着还飘在半空中的木屑粉尘,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想不到这剑和鞘都是高离铁打造的,你说的对,在高离铁的面前,什么凤凰木的都是木头渣……”这句话说完,孙瞎子的手掌一翻,一道光亮向着仇力的脑袋打了过去。
    仇力条件反射的用手里的剑鞘拨打光芒,不过就在他的剑鞘接触到光芒的一瞬间。那道光芒突然变得无比耀眼起来,仇力的眼睛瞬间什么都看不到。不过他的反应也快,挥舞着手里的剑鞘,身子快速退到了墙边,后背贴着墙,快速且没有章法挥舞着手里的剑鞘。如果现在有人要攻击他的话,也很是困难。
    就在这个时候,仇力突然听到房顶上出现异响。这时他已经模模糊糊的重新出现了视力,就见孙瞎子根本没有趁机动手的意思,他已经纵身跳上了房顶,随后身体一跃跳到了外面的院子里。
    恢复了一点视力之后的仇力防着有人埋伏,并不敢从从房顶追赶出去,他一咬牙直接冲到了大门前。先是用剑鞘打算了两扇大门,随后身子好像一道闪电一样的冲了出去。这时候,院子里面已经站了三四个人。他们的手里拿着各种古怪的法器,看着应该是孙瞎子的帮手了。
    孙瞎子对着他的这几个铜板喊道“他手里的剑鞘是高离铁!不要掉以轻心!速战速决,不能等到他的古剑回来!”说话的时候,他从另外一个人的手里接过了一条刻满符文的铜鞭。随后第一个冲着仇力扑了过去,他动手的同时,其余几个人也举起手里各自的法器,从不同位置向着仇力扑了出去。
    他们几个人扑倒一起的时候,上宾馆驿的房顶上,吴勉三个人正坐在房顶上。三个人的身边放着干果蜜饯和一壶甜酒,一边吃果子喝酒一边对着中宾馆驿前那几个人指指点点。小任叁看着虽然被围在中心,却丝毫不露败相的仇力,说道:“怎么样,我就说这个使飞剑的有两下子吧?这么多的人打他一个都打不下来。只要那几个人有一个被仇力抹着了,剩下的人就都要悬了。老不死的,怎么样?我们人参看人还是挺准的吧?”
    “不管你平时看人怎么样,不过这次是看走眼了。”归不归笑嘻嘻的看了身边满脸写着无聊的吴勉一眼,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姓仇的小家伙是不错归不错,不过那是因为对方那几个人故意的放水。嘴里一边说着要速战速决,一边又都不下狠手。他们这么磨着仇力,应该实在等着别的什么事情,比方说还有什么人一只没有露面……”
    归不归刚刚把他的话说完,空气中传来一阵破空之声。最后一道亮光从东南的位置电闪一般的飞了回来,亮光飞回到仇力头顶的时候,瞬间黯淡了下来。随后化为一柄古剑在仇力的头顶飞来飞去……
    见到收回了古剑之后,仇力脸上顿时出现了一种胜券在握的表情。一边继续挥舞这剑鞘一边控制古剑,反过来攻击刚才围攻他的那些人。刚刚凭着一个剑鞘已经利于不败之地了,现在古剑又收回来如虎添翼,看样子局势马上就要扭转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孙瞎子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有些得意忘形的仇力一眼。迟疑了片刻之后,对着其他几个人说道:“不等他的同党了,煮熟的鸭子别让他跑了。一个就一个吧,够带回去复命了……”
    其余的几个人都在等着他的这番话,终于将这句话盼了过来。当下这几个人的身形一变,瞬间组成了一个古古怪怪的阵法,随后这几个人从一个地方,同时向着仇力攻击了过去。这几个人的攻势和刚才有天壤之别,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仇力拉向那几个人的中心位置。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