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火中取栗

    那股力量瞬间形成一个磁场,仇力用手中的剑鞘被吸住之后脱手,消失在了那巨大的吸力当中。无奈之下。仇力只能召回那柄一直在头顶上盘旋的古剑,不过就在他抓住古剑的一瞬间,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他就好像是一个被狂风吹起来的落叶一样,被吸进了那个巨大的磁场当中。
    仇力被吸进磁场之后,短暂的失去了意识。等到他明白过来之后,几件法器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只要仇力稍加反抗,他脖子以上的部位就会消失在空气之中。这时,孙瞎子将一个早已经准备好的罩子扣住了那柄古剑。罩子落地的一瞬间,仇力便彻底的失去了和古剑之间的联系。
    看着还有些不甘的仇力,孙瞎子冷冷一笑,随后说道:“仇力先生,如果你还想妄动的话,我不介意斩掉你的手脚。但是你选择合作的话,我不敢保证你跟我们回去之后会怎么样,但起码这一路上你不会受苦。”
    仇力闭着眼点了点头,说道:“随你吧,不过这场大戏还没开始,希望你们不要把事情做绝。”
    看到仇力妥协之后,孙瞎子冷笑了一声,招呼自己同伴将此人带走。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他才对着空气说道:“主管大人及各位同修,让各位受惊了。在下几人和仇力久有私怨,这次只是了结私怨。无意惊扰主管大人和各位同修,还有上宾馆驿中的三位先生。失礼之处还请各位先生勿怪罪……”
    说到最后几句话的时候,孙瞎子做了个四方之礼。随后,带着同伴和仇力向着招贤馆外走去。眼看着他们就要走出大门的时候,突然大门外传来一阵嘈杂之声。随后数不清的军士从大门外两侧快速冲了过来,将大门口堵住之后张弓搭箭对着孙瞎子几个人。
    随后,在军士们的身后,响起来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各位大人真的当我这淮南国是无人之境吗?到招贤馆里抓人,一不知会当地的官府,二不理会我这个小小的淮南王。请问几位大人,我大汉律法里面,那一条写明抓捕人犯,无需告知当地官府和封国诸侯王的?”说这话的时候,堵在大门口的军士自动分开,全身披挂战甲的淮南王刘喜从里面走了出来。四周的军士将盾牌架在这位淮南王殿下的面前,放着孙瞎子那几个人偷袭。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谁也不会相信这样话会从一个只有八九岁的男孩嘴里说出来。小家伙的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孙瞎子几人,竟然让这几个术法高强的修士心里有些发寒。当下,孙瞎子对着淮南王的方向行了一个大礼。随后恭恭敬敬的说道:“殿下误会了,我等虽然都是公人,不过这次对仇力却是私怨。他和我们几个人积怨已久,这次只是为了报私仇,无关我们几个公人的身份。”
    “私怨……那你们就更加无理了!”刘喜的小脸蛋绷得紧紧的,指着孙瞎子说道:“私怨就可以在我淮南王的都城掳人吗?尔等的眼里还有大汉的律法吗?这招贤馆如同我的淮南王府,你们在这里放肆,当真就不怕我的王法吗?”
    这时候,坐在房顶看热闹的三个人对着淮南王小刘喜的表现都有些吃惊。归不归喝下去一杯甜酒之后,看了一眼扮大人的刘喜,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小任叁:“啧啧,看看人家八九岁的孩子已经指挥千军万马了。再看看咱们这儿活了上千年的孩子……我说人参,你八九岁的时候发芽了吗?”
    “老不死的,你八九岁的时候还在吃屎吧?”对上归不归,小任叁从来不肯吃亏。一句话将老家伙堵了回去之后,他也看着大门口对峙的位置,说道:“看着还真是像模像样的,那一身盔甲看着威风。你们说,我去问他借这身盔甲穿两天,他会借吗……”
    说话的时候,小任叁转头看着吴勉。不过那个白头发的心思不在这里,他的目光盯着淮南王刘喜背后的位置,那里都是身穿盔甲的军士。不少人的脸上还带了护着面部的金属面罩,冷冰冰的面罩里面只露出来两只眼睛。
    “嘿嘿,你也看出来了吗?小家伙的背后也有高人……”看到了吴勉目光所及的位置之后,老家伙笑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慢悠悠的继续说道:“看着这次得了便宜的就只有我们这位淮南王殿下了,不过这样如同火中取栗一般。弄的不好一下子得罪了两家,处理的不好可就要灭国了。”
    吴勉淡淡的笑了一下,看着小大人一般的淮南王,说道:“就算后面有人在指点,这孩子的胆色也比他父亲强了不少。管它是朝里的也好,七国也罢。我的长生丹药未成,鬼门关也没有打开。这里就乱不了……”
    吴勉的话还没有说完,大门口那里已经发生了变化,孙瞎子身后一人有些急躁。开口打断了正在和淮南王周旋的孙瞎子的话:“你和一个小娃娃啰嗦什么!我们是在替朝廷办事,一个小小的淮南王咱们敢拦截我们。玄成兄,我们就从这里出去,看看这些凡夫俗子凭什么拦住我们几人!”
    这句话说完的时候,孙瞎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懊恼,就在他准备申饬此人的时候。对面的淮南王冷笑了一声,对着他们几个人说道:“那就让你们尝尝这个小小淮南王的厉害……众将士!”
    小刘喜的话音刚落,门口几千人的军士同时大喊:“诺!”听到了这异口同声的回答之后,小刘喜向后退了一步,指着大门口有些呆住的孙瞎子众人,喊道:“放箭!”这两个字出唇的时候,他身边已经搭好箭的军士们同时放箭,几百支箭矢同时向着孙瞎子几个人射了过来。
    那几个人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娃娃说动手就动手,当下各自手忙脚乱的施法拨打或躲避箭矢。就在他们侥幸躲避了这满天的箭矢之后,还没等这几个人喘过气来。身后突然无声无息的窜过来十几个人,这些人好像排练过多少次了一样。分别站在这几个人的四周,同时使用术法对着这几个人设下了禁制。
    霎时间,孙瞎子几个人就好像被人用牛筋大绳困住了一样,浑身上下丝毫动弹不了。这时候,他们才看到将自己这几个人制住的,竟然是和孙瞎子一起住在下宾馆驿中的几个修士。其中两个人正是给广仁指点过术法的,和差点被始皇帝请去撒豆成兵的那两位。孙瞎子之前一直那他们俩当作小丑,现在看起来被蒙在鼓里的自己才是一个笑话。
    见到治住了孙瞎子几个人之后,堵在大门口的众官兵才冲了进来。用提前准备好的铜锁链将连同仇力在内的所有人锁好,随后装进了停在招贤馆外面的囚车之中,有专门的军士看守。一切收拾好之后,淮南王小刘喜就在大门口,在从人的服侍之下脱下了盔甲。换好了他的王袍之后,才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进了招贤馆。
    进来之后,这位淮南王殿下直奔上宾馆驿。站在房前对着还坐在房顶上喝酒的吴勉三人行了一个师礼,随后说道:“打扰三位先生的清梦了,那些人都是当今朝廷和吴王等王叔的属下。他们知道弟子重开了这座招贤馆,过来打探消息的。其中还有同党在我淮南王的属下合纵联合,左右不过是为了之后的大事做准备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