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九曲虫

    进到王府之后,两队使臣分别被带到了两个房间。由淮南王的相国和近臣陪同,而刘喜自己将吴勉请到了自己的内堂。再次以师礼参拜之后,淮南王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吴勉说道:“最后几件天材地宝弟子已经让人去催了,不过那几样实非凡世之物,得到这样的宝物恐怕还需要一些时日。”
    淮南王说话的时候,吴勉一直冷冰冰的在看着他。一直等到他说完之后,吴勉突然站了起来,走到小刘喜的面前,对着他说道:“刚才在外面没有看清楚,你在这里多久了?”
    小刘喜愣了一下,不知道吴勉说的是什么意思。迟疑了一下之后刚想要询问吴勉这是什么意思,还没等他开口,吴勉再次说道:“不回答吗?那就由不得你了……”听到吴勉的语气不善,淮南王的心慌了起来,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吴勉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勉先生,你说的什么?弟子……”还没等淮南王说完,吴勉伸手电闪一般向着刘喜的胸膛抓去。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吴勉的手已经插进了淮南王的心口。刘喜就觉得自己的胸腔里面已经有了异物感,随后他的心口猛烈的揪了一下,心脏霎那间跳的紊乱起来。好在这个感觉片刻之后马上消失。吴勉将手从刘喜的心口掏出来的时候,心脏的跳动已经恢复了正常。而他的皮肤衣衫都没有一点破损的痕迹,任谁看都不相信刚刚有一只手已经伸了进去。
    这种巨大的惊吓已经让淮南王的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不过他已经猜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这个十岁的孩子看着吴勉说道:“先生,你在弟子心口取出来的东西,能给弟子看一眼吗?起码也要让我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还有,是谁在害我……”说到最后的时候,小刘喜已经恢复了他淮南王殿下的气势。
    “这是你自己要看的。”说话的时候,吴勉将刚才伸进淮南王心口的那只手伸到了刘喜的面前,在他的面前摊开手掌,开始他的掌心还空空如也,不过转瞬之后,吴勉掌心的位置突然传来几声嚎叫,随后一个不断扭动好像蚯蚓一样的东西出现在吴勉的手心里。
    这恶心的东西差不多有一根筷子粗细长短,浑身上下都被一层粘粘的液体包裹着。它在吴勉的手心里面不断的扭曲翻滚着,时不时的就发出一声一声低沉的吼叫。这虫子两头尖,不停的要往吴勉掌心的肉里钻,无奈吴勉已经在掌心加了术法,这虫子试了几次无果之后,低吼的声音也开始越来越大了。
    看到吴勉在自己的心口掏出来这么一条恶心的东西,淮南王小刘喜便觉得一阵阵的恶心。他脸色发白的后退了几步,好容易止住了吐意之后,淮南王对着吴勉说道:“先生,这么恶心的虫子是冲我的心口取出来的?这是什么虫子,为什么他在我的心口里,我却没有一点感觉?”
    “不是从你心里取出来的,还是从我心里取出来的不成?”吴勉用眼白看了小刘喜一眼,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这条虫子叫做九曲,算是应该是妖的一支。它经由人的七窍、血脉进入到心脏。最后挂在你的心脉上,只要放九曲的主人起了害你之心,这九曲虫就会在把你的心脏绞碎。”
    这个白头发的方士没有理由骗自己,当下淮南王的脸色变得雪白。眼睛死死的盯着吴勉手心里面的虫子,看着淮南王有些呆楞的样子,吴勉突然想到了什么,在小刘喜的脸上看了一圈之后,要淮南王将手掌摊开。这时的小刘喜已经对吴勉深信不疑。当下依着他的要求,将手掌摊在吴勉的面前。
    看着刘喜的小手掌中有一个绿豆大小的黑痣,问了之后知道这颗黑痣是最近才长出来的,之前小刘喜都没有留意到自己的掌心还有这么一颗黑痣。
    “那就是这里了”这就话说完,吴勉冷不丁的将自己手心里面的九曲虫扔在了刘喜的掌心里,还没等淮南王反应过来将九曲虫扔到。那条虫子竟然钻进了他掌心的黑痣当中,小刘喜吓得大惊失色,想伸手抓住尾巴将这条九曲虫拉出来的时候。那条虫子已经“嗖!”的一声钻进了他的手臂当中。
    随后就见一个细长的凸起出现在了刘喜的手臂当中,刚才那条九曲虫似乎已经进了刘喜胳膊的血管,看样子这条虫子已经是向着心脏的方向游走。之前这条虫子已经被惊觉了,这次应该不是单单挂在心脉上那么简单了。
    就在那条九曲虫经过了手肘,身子有一半到了上臂的位置之后,吴勉突然伸手在九曲虫前进的位置之前点了一下,随后刘喜胳膊上面的血管被这瞬间切开。这是条大血管,被切开之后鲜血瞬间就涌了出来。伴随着流出来的鲜血,还有那条刚刚钻进去的九九曲虫。
    再次将九曲虫控制在自己的掌心之后,吴勉才在淮南王的伤口抹了一下。本来还喷涌而出的鲜血瞬间便止住,不过这个时候,淮南王的半个袖子已经被鲜血染透。对吴勉这种捉弄人的举动,小刘喜虽然心中不喜,脸上却丝毫没有带出来。还在吴勉后面的话,算是打消了淮南王心里这一点点不悦。
    吴勉一边看着掌心里不断翻滚的九曲虫,一边对着淮南王说道:“你手心里面的黑痣,是为了九曲虫开的九曲道。如果这条九曲虫是从你的七窍进到心脏的,日后就算再遇到这样的虫子,也不会再有什么大碍。不过这条九曲道就麻烦一点了。以后再遇到这种虫子,它会自动的钻进九曲道。是吧,你是谁,和淮南王一个十岁的孩子有什么仇?我在问你话,不要装作听不到……”
    最后一句话是吴勉对着手里的九曲虫说的,看着像是在自言自语,不过他说完之后,本来还在吴勉掌心不断翻滚的九曲虫竟然好像一根棍子一样的站立了起来。它尖细的头部慢慢开始分开,露出一个喇叭一样的器官。随着这个器官一张一合,一个尖厉的声音响了起来:“淮南王死……你死……所有的人都要死……”
    这个声音听着就好像一个牙齿都掉光了的老爷爷说出来的一样,听到了这话之后,吴勉冷笑了一声,随后说道:“看来你真的是不打算说了……”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吴勉突然将手紧紧的握了起来。重新伸开手之后,掌心里面出现了一团好像浆糊一样的东西,那个九曲虫活着的时候就不好,现在死了好像浆糊一样更加难看。
    接过淮南王递过来的锦帕,吴勉皱着眉头将掌心里面的虫尸擦掉。小刘喜也真沉得住气,看到吴勉擦好之后,才说道:“先生,这九曲道有没有什么办法消掉?还有,能不能查到是谁要谋害本王的?此人不除,弟子坐立难安。”
    “你说的是一件事。”吴勉看着淮南王那条满是鲜血胳膊,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找到刚才那条九曲虫的主人,刚才他已经借着九曲虫看到了我们这里的情况。为了能操控这条虫子,他的一条心脉和九曲虫连在一起了。现在去查你的王府里,看看谁刚才突发急症,那个人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