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一波未平

    当下,淮南王将自己王府的内侍总管唤了进来。吩咐了他三件事,第一,开始暗中排查今天有没有人突发急症的。第二,防着有人里应外合,派出亲近之人带着自己的王符去城中的校尉所搬兵,调来三千甲士将自己的王符团团围住,不允许外界和府内有任何的联系。同时将王府中的护卫抽调大半看守这座内堂,没有淮南王的王命,有擅闯者立斩。第三,将还在招贤馆的归不归和任叁两位先生请过来,虽然吴勉就在他的身边,但是事关自己的生死,还是多准备几重保障的好。
    看着内侍总管离开之后,淮南王再次对着吴勉施礼。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之余,又询问自己的处置是否得当。吴勉无所谓的说道:“怎么这里都是你的王府,你自己高兴就好。不过看在吃了你一年多饭的情份上,再提醒一句,那个操控九曲的人不除,你最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生性刻薄的吴勉能说出来这样的话,淮南王已经感激不尽了。当下对那两队使臣宣称刚刚自己在大门外受了风疾,加重了病势。等到自己稍有恢复之后再接见两队使臣,随后,淮南王赐下酒宴。派自己的相国和近臣去招待两队使臣。
    半晌之后,归不归和小任叁被内侍总管带到了王府。看了小刘喜掌心的九曲道之后,归不归咂巴咂巴嘴,对着吴勉说道:“啧啧,还真是九曲道。多少年都没有见过有人操控九曲虫了。不过老人家我更想不到你能识得这种虫子——是徐福那个老家伙留给你得典籍里面记载的吧?”
    “要我借你看吗?”吴勉白了归不归一眼,随后说道:“我知道关于九曲虫的事情就这么多,你有什么办法能消除他手上的九曲道吗?”
    归不归又看了一眼小刘喜掌心的黑痣,他的眼珠在眼眶里面转了一圈,随后摇了摇头说道:“九曲烟道已成,如果没到心脏的话。我老人家还知道怎么堵住它,可惜现在烟道已成,除了找到控制九曲虫那人之外,老人家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小刘喜的脸上流露出来一丝黯然之色。看到小刘喜的表情之后,小任叁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把心放肚子里,有那两个老家伙在,你别说是九曲虫了,就算是九曲大虫也奈何不了你。不过要是万里有一个,他们俩真的没有看住你。那什么,你那一身盔甲是不是留给我……”
    “还以为任先生你会要王府里面的藏酒”之前听惯了小任叁在招贤馆叫归不归为老不死的,也知道他是一个口无遮拦的主。当下淮南王小刘喜也不着恼,对着小任叁说道:“一副盔甲而已,任先生喜欢就拿去,也不用等到那万里有一之时了。”
    说完之后,小刘喜让人取来自己的盔甲。又找来王府中保养盔甲的工匠,将这幅盔甲改成了小任叁能穿的大小。就在小任叁穿上盔甲在内堂里面蹦蹦跳跳的时侯,王府的内侍总管回来复命。整个王府四百一十九人中,有二十一人得了疾症。为了防止有人隐疾,这位总管大人带着府内的大夫亲自去查了一遍,最后确定无误只有这二十一人身患疾症。
    现在这二十一人都集中在王府后院的一间空房里,由校尉所的军士看管。内侍总管呈上名单之后,开口询问是否要请吴勉和归不归两位先生过去甄别。没想到那个十岁淮南王的脸色一沉,看也不看面前的名单,说道:“甄别?还需要甄别什么?二十一人全部格杀,报个暴病而亡从优抚恤便是。你去监刑时侯要人头落地,查验了人头之后你再回来复命。”
    这二十一人都是淮南王府中的下人,平时也在小心翼翼的侍奉这位还没有成年的淮南王。想不到这个十岁的小孩子说杀就杀,完全不念一点旧情。
    内侍总管没有丝毫的犹疑,“诺”的一声之后转头就走。眼看着他就要离开内堂的时侯,吴勉和归不归对视了一眼,随后老家伙笑眯眯的对着小刘喜说道:“殿下,还是查一下的好。起码可以确定那个操控九曲虫的人就在这而是一个人当中,如果那个人用诡计掩饰自己的急症,并不在这二十一人之内。那么早晚还会是一个心腹大患。不过就是过去看一眼,吴勉留在这里,老人家我幸苦幸苦。”
    归不归这几句话说到了淮南王的心里,他急忙叫住了内侍总管,随后恭恭敬敬的对着归不归说道:“那就要劳烦归先生了,先生一切需要找内侍即可。贼人诡计多端,先生也要小心,切莫伤了贵体。”说完之后,又吩咐内侍总管一切都以归不归的要求为主,归先生的话就是他的王命。
    归不归客气了几句之后,跟着内侍总管离开了内堂。小半个时辰之后,老家伙溜溜达达的回到了内堂。进来之后直接冲着淮南王说道:“那二十一个人老人家我都查看了,都不是那个操控九曲虫之人。里面有人得了传染之疾,现在人我老人家已经把他们都放出去了。省的最后连累到了殿下……”
    “有劳归先生了”听到了那操控九曲虫的人不在而是一个人当中,淮南王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那么操控九曲虫之人会不会已经出了王府,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王府之内?”
    “不会,操控九曲虫的限制很多,出了王府便不在可操控的范围之内。”归不归笑眯眯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吴勉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刚才出去的时侯,老人家我还找到了几样好玩的东西,不过这玩意多少有点危险。殿下你看着就好,就不要动手触碰它了。”
    说话的时侯,归不归从怀里面取出来一个小小的布口袋。随后隔着布口袋倒出来一个黑漆漆好像棋子一般大小的石子,就这么看过去,也看不出来这石子有什么问题。不过旁边吴勉的脸色有些僵硬,看了归不归一眼,抢在淮南王说话之前,对着老家伙说道:“你在哪里发现的?不会就在内堂外面吧?”
    归不归嘿嘿一笑,点头说道:“还真被你猜对了,老人家我出去的时侯,还没看到这个小玩意。不过回来之后,就看见这个小石子被人扔到外面的花坛里面。要不是老人家我的眼力好,差一点就打眼了。”
    “来的时侯还没有……”吴勉冷笑了一声,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僵硬的淮南王之后,便不再言语。
    “殿下要问这石子的来历吧?气其实殿下不问,老人家我也会说的。”归不归呲牙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石子其实是一枚魂器,里面锁着无数的冤鬼魂魄。白天还不显,但是晚上被月光照射之后,里面锁着的魂魄就会出来。但是这些魂魄也没什么,不过如果他们占了外面那些军士的身体往内堂里面闯,这个时侯,那个操控九曲虫的人在使点什么手脚,恐怕还真的对殿下不利……”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还没等小刘喜说话。内侍总管脸色有些慌张的走了进来。对着淮南王说道:“殿下,朝廷派来的副使刚才突然暴亡,朝廷使团已经大乱。正使刘憧大人要见殿下,要殿下给一个交代……”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