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又见老朋友

    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之后,淮南王派亲兵送雷被和毛周回府。他们这样的儒生,也不会对稍后的事情感兴趣。一刻钟之后,七具尸体被摆放在了内堂外面。在吴勉和归不归的陪同之下,淮南王走出了内堂。虽说这位淮南王殿下的城府超过了大部分的成年人,不过到底是孩童心性,他也好奇这七个死人能告诉他什么。
    将带着七具尸体上的白布扯开,露出来里面七个肤色铁青的尸体。见到了尸体之后,归不归微微的皱了皱眉,随后对着看过这几具尸体的内侍总管说道:“他们死的时侯就是这样吗?”
    看到了这几具尸体之后,内侍总管的眼睛就直了。“刚死之时和一般的死人没有区别,怎么这么一会功夫,身子都变青了……”
    内侍总管说话的时侯,吴勉已经走到那几具尸体的面前。翻开了其中一个的眼皮,看了一眼之后,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回头对着归不归说道:“你说的对了,他们还真的说话了。不过这话我听不懂,你来给翻译一下?”
    “就好像我能听懂似的,大家不都是瞎蒙吗?”归不归笑嘻嘻的走到了吴勉的身边,翻开旁边另外一个死人的眼皮。看了一眼之后,转头看着吴勉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个要我给你翻译?你们俩刚说了话也没有多久,怎么快你就把他忘了?”
    严格来说,吴勉和归不归都不算是看到的。当他们俩各自扒开死人眼皮的时侯,一股熟悉的气息顺着被死人的眼眶冒了出来。这股气息一年多之前他们曾经在长安感受过一次,那次的时侯,这个气息的主人经常说一句口头禅:太难看了……
    这股气息是故意泄漏出来的,明显带着挑衅的意味。不过这也符合白袍神秘人的性格,要不然一年多之前,也不会闹出那一场风波。现在白袍人卷了进来,事情便不再想吴勉和归不归之前想的那么简单。那白袍人上次出现完全就是在戏耍吴勉,凭道行术法的话,全胜时期的归不归都不敢说在白袍人之上。
    “你们不是百年不见得老朋友吗?”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以为只有你能听懂他的话,现在还是不打算介绍给我认识,是吧?什么事里都有他,这个这么难看的人这次又想干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侯,吴勉心里瞬间出现了一个念头。随后一阵不好的预感紧随其后,他猛的回过身来,对着站在他身后几丈开外,一直都没敢靠前的淮南王小刘喜说道:“退后,回到屋子……”
    “太晚了”没等吴勉说完,空气里面又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找个地方避雨吧,要不就太难看了。”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侯,躺在地面上的七具尸体突然一不可思议的速度膨胀了起来。只是眨眨眼的功夫,这几具尸体就好像是被吹气吹起来一样,瞬间膨胀了一倍有余。
    这时候,归不归也明白了过来,他的身子瞬间在原地消失,直接使用遁法要将淮南王带离这里。不过这就在归不归消失的同时,那几具膨胀到了极致的死尸突然同时爆开。七尸体一声闷响,爆裂的尸体里面好像天女散花一样,飞溅出来无数个筷子大小的九曲虫。远处的小刘喜躲闪不及,只是一瞬间,他的身上就密密麻麻的爬满了这种九曲虫。
    “葱子!”这位淮南王小刘喜瞬间喊破了音,他一边尖厉的喊叫着,一边拍打着自己身上的九曲虫。嘴里时不时的带着哭腔说道:“没你们这么坑人参的!和你们说了多少次了,我们人参最怕虫子!”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侯,‘小刘喜’高高的跳了起来。等他落地的时侯,整个人竟然瞬间钻到了地下。不过只是他的人钻到了地里,身上的衣服连同趴在他身上百十来条的九曲虫都留在了地面上。
    看到目标人物消失之后,数不清的九曲虫开始躁动起来。它们一边发出嘶吼的声音,一边不停在地面上来回游走着。就在这个时侯,地面上外围的几处位置突然火光一闪,随后“呼!”的一声着起了大火。这火山转眼间就连成了一线形成了一个大圈,将这数不清的九曲虫和那七具死尸都包裹在内。
    大火由外向内的燃烧着,触碰到火焰的九曲虫瞬间便化成了灰烬。那些九曲虫生性惧火。它们被大火赶的不停向中间位置移动,随着火势向内收敛,大火中心的九曲虫越聚越多。没过多久已经凝结成团,变成了一个直径自由一丈的大圆球。
    不过就算凝聚成球的九曲虫最终也是难逃化为灰烬的命运,火势烧到这个‘大圆球’的时侯,它们就好像被浇上了火油一般。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大火从最底部一直烧了上去。那个被九曲虫缠绕起来的大圆球变成了火光只冒的大火球,片刻之后,大火球碎裂成了几瓣。九曲虫也变成了灰烬散落了一地,防着还有侥幸落网的九曲虫,吴勉使用控火之术在内堂外面再次点起一道火墙。操控火焰将这里来回烧了几次之后,确定不会再有漏网之鱼之后。才收了火焰,回到了内堂之中。地上只剩下那七具尸体,还在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进来之后,吴勉就听到小任叁惊魂未定的声音:“你们谁说没有危险的?我们人参是木本,最怕的就是虫子。老不死的,都是你出的主意。怎么,想在我们人参的脸上看见几个虫子眼吗?”
    刚才归不归看着是想要遁法去搭救‘小刘安’,不过他的身子消失之后就没有在外面出现过,直接回到了内堂里,守在真正的淮南王小刘安的身边。刚刚小任叁借土遁回到了这里,还没来的急和他发作,只是光着屁股在一面大铜镜前面照莱照去。生怕刚才九曲虫在他的身子上留下几个窟窿。
    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找到,这时有看着吴勉回到了这里。小任叁开始对着老家伙叫骂起来,而真正的淮南王刚才一直藏在吴勉给他制作的禁制里面,算是躲过一劫。不过他还是被刚才那数不清的九曲虫吓坏了,知道吴勉回到内堂,小刘喜才反应过来,对着他说道:“刚才那幕后之人已经现声了,两位先生可否有什么头绪?如果此人在我淮南王府的话,可有方法擒获?”
    听到小刘喜询问有关这白袍人的消息,当下吴勉漫不经心的看了归不归一眼。老家伙明白吴勉让他说话的意思,当下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之后,转头便换了一副气定神闲的表情,对着淮南王小刘喜说道:“不瞒殿下,此人一年之前,我们曾经在长安城见过。不过这人太过狡猾,我与他交手八百合之后,还是被此人逃脱。事后便在没有此人的踪迹,想不到我们会在你这淮南王府再次见面,这次定不会让此人再次逃脱。”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看到小刘喜并没有怀疑的表情之后,他才有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怀疑此人再次出现,还先后解决掉朝廷和吴国的使团。用意便是将水搅混,把殿下也拉扯进浑水里,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淮南王皱着眉头说道:“现在两方势力就是朝廷,和吴国带头的七国。现在这两队使团都有人死,而且这人不论是那一方势力,都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行为……”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