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个消失了的人

    淮南王说话的时候,外面稀稀拉拉的下起了小雨,将外面的大火渐渐压灭。使团之事已经折腾了一天,此时天色擦黑。内堂外面的火焰被雨水浇灭之后,更加显得阴森恐怖。
    之前归不归有意将那七具尸体放进来,本来是打算将用九曲虫谋害淮南王的幕后人引出来。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竟然和那个白袍男人有关,好在之前归不归多了一个心眼,以防万一将小任叁和淮南王刘喜对调。凭着他连席应真都看不破的易容术,连白袍男人都骗过了。
    刚刚验尸之前,刘喜已经打发走了聚在门口的侍卫。这位少年淮南王治家甚严,没有他发话,就算内堂被一把火点着了,守在远处的侍卫都不敢过来救援。看到半晌都没有异常之后,那位守在这里的内侍总管请示刘喜,是否可以调内侍进来将内堂外面的虫尸和尸体。
    没等刘喜说话,旁边一直没有说话,只盯着外面焦尸的吴勉终于开口说道:“它们好端端的躺着,招你了还是惹你了?活着的时候冤死,死了还要被你欺负,还有天理吗?”
    淮南王以师礼待吴勉,内侍总管自然知道这个白头发男人的分量。当下诚惶诚恐的退到了一边,而一边的淮南王刘喜虽然对内堂外面的尸体有些厌恶,不过听了吴勉的话之后,知道他另有打算,当下止住了内侍总管,让他派人准备晚饭。
    本来以为归不归或者小任叁当中会有一人去盯着晚饭出炉,不过让淮南王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几个人都没有去的意思。当下小刘喜只能自己吩咐内侍总管亲自守着厨下,要他亲眼看着饭菜做好之后亲自一路送过来。总之,目光不能离开饭菜的范围。
    就在内侍总管走后不久,本来还端坐在蒲团上的吴勉突然站了起来。他的目光已经从那那几具焦尸身上挪开,转移到了那无尽的夜色当中。这个时候,归不归的脸色也变了,这个老家伙顺着吴勉目光所及的位置看过去。两个人好像一直都在等着什么,现在正是这等待有了结果的时候。
    差不多一被热茶汤的时间过后,吴勉突然回身看着归不归,伸手对他说道:“拿来……”
    在淮南王所看不到的黑暗当中,一个身穿白袍被斗篷遮住面容的男人从隐身的地方走了出来。他最后看了一眼远处内堂的方向,随后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向着王府外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惜了,这一身的皮囊经不起雨淋。要不然的话还能多玩一会,不过这还是刚刚开始,吴勉,你可是他选中的人。如果撑不了多久的话,拿他可就太难看了……”
    说话的时候,白袍男人慢慢的走着。不过诡异的是,偶尔有王府的内侍和护卫从他身边经过,都好像没有看到这个人一样。就连天上掉下来的雨点都没有一滴落在他的身上,也不知道他刚才说的皮囊经不起雨淋是什么意思。
    走出王府之后,外面的大街上满都是五步一岗五步一哨都是带着枪戟刀剑的士兵。白袍男人当着这些士兵的面一路向着城外走去,这些士兵没有一个人感觉到身边刚刚经过了一个人。这时的城门早已经关上落锁,不过白袍男人竟然直接‘穿门而过’。走出了城门之后,继续不紧不慢的向着远处走去。
    走了不久之后,白袍男人突然停住了脚步,他慢悠悠的转头向着路边一人多高的野草丛望去。顿了一下之后,突然怪异的笑了一声,对着他看着位置说道:“想不到这样的小地方会有你这样的人,不用怕,我不是鬼。出来吧,也许我还能给你一点吃的东西……”
    白袍男人说完之后,草丛里面发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随后一个二十多岁,衣衫褴褛的年轻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出来之后,他有些恐惧的看着白袍男人,深深的吸了口气,镇静了一下,随后对着白袍男人说道:“就算你是鬼也没有什么,只要能让我吃饱了。然后你在吃了我都无所谓,不过要想吃我,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
    看到了这个男人之后,白袍男人略带吃惊的愣了一下。随后他马上反应了过来,好像小孩子看到了一件新玩具一样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咯咯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想不到还有只吃了一半不老药的人,说说看,你是怎么得到的不老药,又为什么只吃了半颗?”
    年轻人已经饿的直打晃,擦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之后,对着白袍男人说道:“能边走边说吗?我三天没有吃饭了,这么说下去怕坚持不到你给我吃的时候了。当然,如果你身上有麦饼的话,我也可以一边吃一边说。”
    白袍男人哈哈一笑,转身继续顺着这条路向前走去,嘴里说道:“跟我走吧,吃的管够。看着你也不像是汉人,先说说你叫什么名字吧,以后我也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你。总不能一直叫你‘喂’吧,那就有点难看了。”
    年轻男人迟疑了一下之后,脚步踉跄的跟在白袍男人的身后。一边走一边有气无力的说道:“我叫杨枭,夜枭的枭……”这个年轻人正是多年前和吴勉有过恩怨的林火地外甥——杨枭……
    小半个时辰之后,这两个人进了寿春城外的一座小村落里。两个人进了村口之后,白袍男人的身后便凭空的出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这老人的身上带着一个小小的铃铛,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在这夜色当中听的格外清晰。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有些微微驼背的老者竟然是一年多以前突然从招贤馆里面消失的上官羊。
    上官羊的出现吓了杨枭一跳,不过那位白袍男人却没有一点吃惊的意思,他好像未卜先知一样,在上官羊出现的一瞬间,头也不回的说道:“那七国的事情怎么样了?”
    上官羊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属下已经将吴使在淮南王府毙命的消息传到了吴都广陵,吴王刘濞震怒,不过看起来还是楼主预料的对,吴王现在全力联合其余六国,无暇对应淮南王这里。等到日后和朝廷分出了胜负之后,难免会再来找刘喜的麻烦。”
    “刘濞——他没那个机会了。”白袍男人讥笑了一生之后,继续说道:“刘邦的一个侄子,就算排队造反也轮不到他。事情做的太难看了,痴人说梦……”
    说话的时候,村子里面所有的房子里面瞬间都点亮了灯烛。白袍男人本来向着最大的一座房子走过去,不过走了一半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自己回来的路上还捡回来一个人。当下回头冲着有些不安的杨枭招了招手,随后对着上官羊说道:“给他找点吃的,有肉最好。稍后我还有话要问他,别慢待了我的这位客人……”
    听到了白袍男人的吩咐之后,上官羊恭恭敬敬的带着杨枭去了旁边的一处房子。找到了麦饼和一些风干的腊肉,杨枭已经等不及上官羊替他加热了。当下抓着麦饼就往自己的嘴里塞,就在他拼命大嚼的时候。又有一个人顺着杨枭和白袍男人进来的位置,走了进来。
    雨夜当中天空中闪过一道闪电,将这人的面容显露了出来。这人一头雪白的头发,从头到脚一身白,正是不久之前还守在淮南王身边的吴勉。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