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夙愿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从吴勉的手心爆发出来一股巨大的力量。站在他身后的白袍男人身子瞬间被炸成两截,看着两截死尸上面不断有活人的生气在消失,吴勉悬着的一颗心才算落地。不是之前在长安见到的死人傀儡,这个应该是白袍男人的本体了。只是可惜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人的底细。
    吴勉这才最后看了一眼不可能再复生的白袍男人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自己手心里面扣着的一颗赤红色的珍珠上。
    这颗珍珠一样的珠子正是他从归不归手上要来的储天珠,一开始老家伙说什么都不肯给他,一副珠在人在,珠亡人亡的架势。不过后来吴勉只用了一句话就让他乖乖的将这颗珠子送到了自己的手上:“你有两个选择,要么你那珠子去追踪那个穿斗篷的。要么你把珠子给我,我替你去。两条路你自己选择吧……”
    之前检查尸体的时候,吴勉就发现了死人身上这些不属于他们的气息有些怪异。从眼睛里面冒出来之后。竟然就聚不散。当下扣了一丝气息,等到九曲虫之乱结束,淮南王小刘喜安全之后。他才把这丝气息放了出来,想不到的是这气息一直在内堂外面徘徊。直到白袍男人离开淮南王府,那丝气息才飞回到了他的身上。就是靠着白袍男人术法的特殊性,吴勉才能一路追踪到这里来了。
    本来吴勉计划着是一场恶斗,他心里明白自己的术法不及白袍男人。凭着自己白头发的不死体制耗下去,只要这个穿袍子的男人有一点破绽,自己就用这颗储天珠轰他。不过这次顺利的让自己都有些意想不到……
    看着还站在面前,那些一动不动的傀儡。吴勉开始继续寻找能操控这些傀儡的人,这些傀儡不是那死掉的两个人就能操控了的。这附近一定还有他们的同伴隐藏在什么地方。这些人不除掉,早晚也是个祸害。
    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杨枭和上官羊所在的这间屋子。里面有两个人的气息,其中一个是和白袍男人一起回来的那个人。另外一个人的气息吴勉很熟悉,是失踪一年多的上官羊。上官羊真实的术法虽然可以在招贤馆的中下馆驿称雄,不过和自己动手的话,吴勉还是有把握他在自己的面前走不上一个回合。
    这时候的杨枭正努力的将嘴里的麦饼咽下去,上官羊站在门口,扒门缝盯着外发生的一举一动。他堵住了门口,除了能外面的声响之外,杨枭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间屋前也站在一个没有一点生气的白袍男人傀儡,吴勉看了傀儡一眼之后,抬手轻轻的敲了敲门,说道:“变戏法的,一年多没见了。你不打算开门见见我……”
    吴勉的话只说了一半就停住了,他的目光从大门转移到旁边的白袍男人傀儡上面。就见刚才看过去的时候,这傀儡的表情木然,但是就在他敲门的时候,傀儡的身子却轻轻的颤动了一下。吴勉对着上官羊说话的时候,傀儡甚至已经转过头来,看见吴勉正在注意他的时候,藏着斗篷里面的脸发出来一阵熟悉的笑声,说道:“刚才大意了,差一点阴沟里翻了船,那么好的皮囊都毁了,真是太难看了……”
    这时候,吴勉的身体都凉了。刚刚白袍男人的身体已经被自己的储天珠轰成两半,那个绝对是活人的身体,不可能会是面前的这种傀儡。
    看着吴勉惊愕的样子,白袍男人嘿嘿的笑了一下,随后说道:“很奇怪吗?我没有和你说吗?这里每一个你认识是傀儡的身体都是活的,谁告诉你只有死人的骸骨才能做傀儡的?我可没说过……”
    现在那颗储天珠虽然还在吴勉的手里扣着,不过刚才他已经将里面存储的术法都释放了出去。现在这个就是一颗普通的珍珠,除非有人蓄力,否则再也不会有刚才那种威力爆发出来了。
    “你用活人的身体给你做傀儡……”吴勉反应过来之后,看着面前这个不停在活动身体的白袍男人,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现在明白当年你是怎么从徐福的手下逃走的了,任凭徐福的术法比天还高,找不到你的本体,也是枉然。是吧?问天楼楼主……”
    “呃,这么块就看出来了?我还以为要等几年,你才会反应过来。”白袍男人嘿嘿的笑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真的不是归不归告诉你的吗?那么你是怎么知道的?说说看,我不着急,还有很久天才会亮。时间,你和我都有的是……”
    吴勉扫了一眼剩下的那几十具傀儡,见到他们没有复生的意思之后,才后退了几步,一边后退,一边盯着面前这白袍男人的眼睛,说道:“你就当是归不归告诉我的,你曾经招纳过他进问天楼。那是个老狐狸,可能不去查问天楼和你的底细吗?”
    “这个我不信……”后面一个一摸一样的白袍男人走过来,挡在了吴勉的身后。他笑嘻嘻的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这个世上的确有知道我底细的人,但是很遗憾那个人不是归不归。我想你除了猜到我是问天楼主之外,别的也猜不到什么了吧?”
    这时,吴勉左边走过来另外一个‘白袍男人’,本来看着动弹不了的傀儡眨眼间便有三个已经将吴勉围了起来。和刚才中‘白袍男人’异口同声不一样,这次品字型将吴勉困在里面的三个傀儡各说各话,而且其中一个傀儡说话的时候,另外两个傀儡也还是活动自如,完全就好像是三个人在说话一样,只不过这三个人的语气、语调完全就像是从同一张嘴里发出来的一样。
    这三个人说话的时候,已经对着吴勉下了禁制。让他无法使用五行遁法离开这里,现在吴勉的储天珠已经变成了一个空壳。除了用术法硬冲出去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就在吴勉准备放出雷火之龙拼一下的时候,身后突然听到有人说道:“问天楼主,你真的决定要和我们方士一门死拚到底吗?上任大方师百年之前,一念之仁将你放走,你现在就打算这么报答吗?既然这样的话,上任大方师百年之前做的事情,我说不得也要再做一次了……”
    不用回头去看,就知道大方师广仁到了。除了他之外,这座小村落的四外也都有方士自己人向着这里快速的靠近。感觉这些人的气息,就知道广义和广悌和他们的门下弟子到了。不过他们俩不是和大方师广仁一直不和吗?上次是接了皇命,这次又是为什么,才把这二位也搬过来了。
    看到了大方师广仁之后,白袍男人嘿嘿一笑,随后几十个已经固定‘白袍男人’几乎咋同一时间突然恢复了自由。随后这些人都集中在吴勉的身体四周,几十个‘白袍男人’一起看着广仁,说道:“想不倒大方师也到了,怎么,是归不归包的信,还是大方师你们为了别的事情,路过这里?”
    “我们是来为上任大方师了却心愿的。”广仁微笑着看了一眼白袍男人,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楼主,百年前你和方士一门的恩怨,今天应该有个了结。如果不嫌弃我等的话,请说出来埋葬你最理想的地点……”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